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12-1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人文性是大学英语课程的重要性质之一。人文性源于人文主义教育思想,其主旨是注重个人理性修养和道德品质形成,培养学生健全人格。我国外语课程历来有重视人文教育的传统。大学英语课程人文性的实现首先要坚持“立德树人”教育宗旨,还要挖掘教材人文性内涵和开发人文性教育资源。此外,教师也要不断提高自身人文素养。
      【关键词】大学英语;人文性;人文主义;内涵;传统
      【作者简介】殷刚魁(1973.9-),男,汉族,甘肃金塔人,西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外语教育、教师教育。
      2020年教育部颁布的《大学英语教学指南》指出大学英语课程兼具人文性与工具性的性质,其人文性是指大学英语课程重要任务之一是进行跨文化教育,培养学生跨文化交际能力。人文性的核心是以人为本,弘扬人的价值,注重人的综合素质培养和全面发展。[1]这一定性既体现了课程育人的基本目标,也和新时代立德树人的教育思想不谋而合。因此,教师要充分挖掘大学英语课程丰富的人文内涵,实现工具性和人文性的有机统一。然而,近年来,随着学术英语的兴起,众多研究人员多次撰文提出要培养大学生的学术英语能力,各类学术英语教学改革也应运而生,大学英语教学中的人文主义受到了严峻挑战,一线教师对此莫衷不已,充满困惑。
      一、人文性的内涵
      课程的人文性源于人文主义教育思想。人文主义教育思想在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教育中就已萌芽,其时的人文主义教育集中体现在以人文学科训练、培养“全面的人”,例如,古希腊的教育以人文学科为主要教育内容,教育目的是培养身心平衡发展而健全的个人;古罗马教育重视利用文化来陶冶一个健康的人的理念。进入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教育思想渐成雏形。新兴资产阶级在反封建、反教会斗争中倡导以人道反神道、提出身心和人格和谐发展的培养目标,在教育内容上,反对“神道”之学,提倡人文之学,尤其是注重希腊、罗马的古典文学与作品的研究,并将“完美人性的形成”和“人的潜能的充分发展”看作教育的最终目标。20世纪六七十年代,现代人文主义教育思潮在美国兴起。现代人文主义教育思想继承了西方人文主义教育传统,以人的“自我实现”为教育目标,注重课程内容思想性与情感性的统一,提出了适应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教育教学方法。进入21世纪以来,各种人类问题和世界危机日益凸显,,教育面临空前挑战,人文主义教育复兴渐成趋势。当代人文主义教育倡导把价值教育放在整个教育的首要地位,将人性教育贯穿于教育的全过程,主张加强文学 、艺术、伦理、社会、历史、地理等人文学科的教学。纵观人文主义的发展历程,人格完善始终被视为教育的最高目的,重视科学人道主义教育、培养学生树立运用科学服务于人道目的的价值观念一直贯穿其中。注重个人理性修养和道德品质形成的同时,强调关心他人、社会及人类的利益是人文主义教育在道德价值观上的新发展。
      二、我国大学英语教育中的人文主义传统
      我国大学外语教育的人文取向传统可以追溯到西南联大时期的外语教育。西南联大的英文课以欣赏英语范文、品味西方经典、提升英语阅读技能为途径,向学生传递深切的人文关怀和高尚的道德情操,从而使学生语言技能得以加强、健全人格得以培养、精神世界得以升华。[2]从這个意义上来说,西南联大时期的外语教育既是一种通识教育,又是一种博雅教育。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受西南联大外语教育传统的影响,人文教育在我国外语教学中一直占有主导地位。季羡林、范存忠、王宗炎等老一辈英语教育大师都从自身外语学习的经历倡导阅读经典,夯实基础,发展技能,开阔视野,塑造高尚情操和健全人格[3]。束定芳主编的我国老一辈外语名家外语学习与教学的回忆大都强调外语教育的首要任务是阅读经典,塑造灵魂[4]。21世纪以来,随着学术英语、专门用途英语等外语教学思潮的引入,我国大学外语教育的人文教育传统受到了一定冲击。为了捍卫大学外语教育的优良传统,众多学者撰文发声倡导坚守大学外语教育的人文性本质。束定芳指出语言不仅是人类生存和交往必不可少的工具和手段,它还是人类思想的载体,人文主义传播的手段[5]。同时,语言也是塑造人的灵魂、情操和思想的重要手段。张冲认为外语教育是一种人文通识教育,通过大量深入地研读、修习以英文撰写的历代经典文本,培养学生对人类文明的深入认识,熏陶出良好的人文素质、较强的创造力与思辨能力,尤其是在跨文化背景下的沟通、表达、交流等综合能力。[6]周燕认为语言学习不仅是要掌握一门与人交际的技术工具,更重要的是通过语言的运用和交流培养跨文化的意识、掌握先进的技术、理念和文化资源。贯穿始终的核心目标是培养和完善人的综合素质。[7]王文斌从大学外语教育的本质出发,指出大学外语教育的首要任务是育人,即,为培养人格健全、品德高尚的人才服务。[8]强调外语教育的人文特质并非中国特色,美国哈佛委员会认为作为人文教育的外语教育,语言不应当仅被当作工具,而“必须通过语言进入另一个文化的视野,了解他们的思想历史发展过程,发掘出一些有深度的、有生命力的作品和思想”。[9]欧洲理事会文化合作教育委员会2008年制定的《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学习、教学、评价》指出,外语教学要关注培养国际化领导人素质,使我们的学生具有国际视野、跨文化沟通能力,“能清楚、详细地谈论广泛领域的话题,能就时事发表自己的观点,并能对各种可能性陈述其利弊”。[10] 欧美的这些主张和我国学者的观点有很大共通之处。
      从以上文献不难看出人文教育的首要任务就是培养情操,塑造人格,其途径主要是阅读经典、品味经典。然而,近年来随着学术英语、专门用途英语等强调语言工具性特质的课程兴起,很多院校将工具性外语课程作为大学外语教学改革的重点,大学外语教育的人文教育特质与大众教师渐行渐远。因此,如何秉持我国外语教育的人文教育传统,培养大学生的高尚情操,塑造大学生的健全人格,促进大学生语言综合能力发展就成了大学英语教师思考的话题。
      三、大学英语教育中人文性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