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19-08-28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李未妍
      【摘要】《理智与情感》是英国著名作家简·奥斯汀的处女作,在这部女性巨著中,奥斯汀以19世纪女性的爱情婚姻生活为基本触角,通过对主人公择偶过程所经曲折的工笔细书,展示了西方世界萌芽状态的女性主义意识,为21世纪女性主义的崛起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思想引领作用。本文主要从“压抑”和“觉醒”两个层面出发,探讨《理智与情感》中反映的女性主义意识。
      【关键词】简·奥斯汀;女性主义;女性观;女权意识
      【作者简介】李未妍(1999.02-),女,汉族,四川遂宁人,重庆市南岸区重庆交通大学,本科在读,研究方向:工程翻译。
      简·奥斯汀是英国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著名女性作家,其作品大多基于中产家庭女性择偶经历与婚姻生活,以爱情、青春、婚姻、家庭为主要写作基点,深得主流社会认可,其中显现的女性主义意识萌芽对后世女性主义与平权运动崛起亦有深刻的思想引领及意识启蒙作用。《理智与情感》虽为奥斯汀首部作品,却已折射出奥斯汀纯熟的人物刻画技巧与极高的思想升华水准。此书看似仅着眼于女性生活、内容略显平淡,但在当时男权主导、男尊女卑的社会背景下,此书实为极具创造性与时代性的女性主义先锋作品。奥斯汀笃信,家国持重,家庭是国家的微观体现,,国家是家庭的宏观表达,因此,奥斯汀笔下的家庭女性社会价值、个人价值极高,无异于十九世纪地位尊荣的牧师、战士或重臣,而非诸多现代读者误解下的普通家庭妇女形象。
      一、压抑
      1.社会之压。19世纪英国社会性别认知主导思想为“男性治人,女性治于人”,此种思想也充分体现于继承法制订、女性财产管控等方面。简言之,女性从属于男性,女性所拥有的一切财富、社会地位、个人价值等均取决于男性,女性择佳婿恰如慧鸟择良木而栖,社会对女性的爱情、事业、个人能力等方方面面进行剥削与施压,女性在文学、政治、经济等诸多领域明令禁入,这也是小说情节发展的大背景。本书主要叙述主人公的择偶之路,看似内容平淡无奇,其中体现的自由意识、平权意识恰恰是为对这种社会之压的最佳反叛。书中主张实为对于平权的追求以及女性自我意识的逐渐觉醒,并摒弃社会强加于女性的男权依赖,最终走向女性的自我认同、自我完善、自我发展。
      2.家庭之压。除社会固化思想之外,家庭也是妨害当时女性追求自我实现的一大因素。在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英国,对于女性而言,家庭理念的主导内容仍为:女性社会地位的上升、财富的积累、个人人生轨迹的改变完全由其所依附的男性决定。因此,女性所接受的父母教育与家庭熏陶也相应以择取良婿为主,这种家庭理念无疑是物化女性、剥夺女性自我价值、禁锢女性自我实现的家庭重压。两位女性主人公所在的家庭亦仅关注主人公结婚对象的财富与社会地位,在主人公自己的命途轨迹、人生大事中完全不顾其内心世界與个人感受。虽承受种种家庭重压,但不管是理智矜持的埃莉诺还是浪漫放达的玛丽安,都是挣脱桎梏、勇敢逐爱的新女性形象。奥斯汀充分赞美了主人公不为家庭陈旧观念左右、坚守内心、坚持自我、捍卫自身价值的珍贵品质,同时以辛辣讽刺这一典型奥斯汀笔锋来与物化女性、贬低女性的传统守旧思想形成对立。两位女性主人公敢于在家庭思想上挣脱牢笼、逆风追梦,更是书中所述女性意识觉醒的最佳体现之一。
      3.个人之压。当时,主流婚姻观只以门第为重,女性姻缘只为累积财富、提高社会地位,不掺杂任何情感因素,此种有悖人伦的思想主导了女性的爱情、婚姻与家庭生活,因此,女子在择偶过程中不仅被他人当作等价交换的货品,甚至因为社会舆论与家庭熏陶的影响,自己也将自己视作椟中之珠、坐待高价,所以在当时女性承受的重压之中,除社会之压与家庭之压之外,更有来自自身的思想重压。而在本书中,奥斯汀恰恰抓住了这种女性个人重压,并将其和两位女性主人公在此方面的不群进行比较,由此达到对比衬托、思想升华、情感启迪的作用。
      二、觉醒
      1.思想觉醒。本书主导理念之一即为在男权社会中追逐自身价值、实现女性意识觉醒,这种觉醒首先体现在女性主人公的思想之上,在埃莉诺与玛丽安的逐爱之旅的种种思想转变中皆有所体现。例如:玛丽安原本将自身幸福全然寄托于威勒比,“女附于男”,但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她逐渐意识到幸福只能依靠自身,渐渐摒弃需求与依赖,自身谋求幸福,这种思想转变看似是向男权现实妥协,实则是在理智中寻得真我的女性主义思想觉醒,亦昭示了当时女性由依附转向独立、由被动转向主动、由从夫转向从己的深刻思想觉醒,
      2.行为觉醒。由于位处劣势,当时女性在实现思想意识的觉醒与独立之后,行动从心亦为难事,要想求得个人幸福,在很大程度上仍只能倚靠婚姻,但奥斯汀恰着眼于此,通过女主人公的行动觉醒寄托其希望女性实现行动觉醒甚至行为独立的美好愿望,在弱势地位中重拾行动主权、将自身由弱转强,就要从根本上实现行为的觉醒与蜕变,本书的故事情节也可从宏观上理解为两位主人公重得人生自主权与实现人生觉醒之路。
      参考文献:
      [1]Duckworth A M. The Improvement of the Estate: A Study of Jane Austen’s Novels[M].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P,1994.
      [2]杨宪平.女性主义视角下的《理智与情感》解读[J].文学教育:中,2012(1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