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04-20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马思敏
      【摘要】多丽丝·莱辛的代表作《野草在歌唱》与弗吉尼亚·伍尔夫的《达洛维夫人》都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两部作品虽有着不同的时代背景,但从女性主义视角出发,二者折射出女性所面临近乎相同的生存困境。本文通过对《野草在歌唱》与《达洛维夫人》的比较研究,探析不同时代背景下的女性对现实的反抗斗争,以期鼓励更多的女性积极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与社会地位。
      【关键词】《达洛维夫人》;《野草在歌唱》;女性主义;自我觉醒
      【Abstract】Doris Lessing’s masterpiece The Grass Is Singing and Virginia Woolf’s Mrs. Dalloway achieved great achievements worldwide. Although these two works have different historical background,, they reflect similar existence dilemma of women. This thesis attempts to apply comparative analysis to interpret The Grass Is Singing and Mrs. Dalloway to analyze women in the different background fight with the reality and to encourage more women to strive for their social status and gain their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Key words】 Mrs. Dalloway; The Grass Is Singing; feminism; self-awakening
      【作者简介】马思敏(1997.10-),女,江苏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一、女性的生存困境
      女性主义的观点认为女性应被视为独立的个体,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女性通常被视为男性的附属品。女性不仅仅面临着物质层面的困境,还面临着精神层面的困境。物质层面,父权社会对女性的角色期待是家庭私人空间里的贤妻良母, 男性是公共空间里赚钱养家的劳动者。(李慧红,2017:94-97)因此,女性在结婚后,大多因外力的原因不得不回归家庭,失去经济独立的机会。达洛维夫人在婚后成为一位家庭主妇,她的经济来源来自她的丈夫。因此即便在婚姻中感受不到爱的存在,达洛维夫人还是选择保持现状。《野草在歌唱》的女主人公玛丽一生都在忍受清贫的生活。婚后,因丈夫的无能,玛丽只能过着像童年时代一样清贫的生活。在她尝试重新逃回城市寻找一份工作时,社会因她的已婚身份而拒绝了她。从物质层面来说,女性已婚的身份宣告着失去了经济独立的机会,她们的生活层次完全取决于她们的丈夫。精神层面,无论是达洛维夫人抑或是玛丽都被旧有的男权社会的枷锁所束缚。达洛维夫人在物质方面有极大的满足,但精神愈发空虚无聊,她对自己的生活有种难以言说的绝望。(张红丽、程远蝶,2016:76-78)而玛丽因周围人的闲言碎语而选择结婚,她和迪克的婚姻源于社会的舆论压力而非真正的爱,因此玛丽婚后的生活毫无幸福可言。对于玛丽而言,原该幸福的婚姻却像牢笼一般将她紧紧束缚住,让她失去精神层面的自由。
      二、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
      《达洛维夫人》与《野草在歌唱》这两部作品均折射出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一是女性寻求自我存在的价值。达洛维夫人通过举办舞会找到了生活的快乐所在,举办舞会寓意达洛维夫人对个体独立精神的追求,是她对自我存在价值的追求。《野草在歌唱》的女主人公玛丽有过两次“逃离”现实的经历。第一次是她逃离原生家庭,寻求一份独立的工作。对于女性而言,拥有一份工作意味着经济的独立,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第二次是逃离她和丈夫迪克的家庭,重新回到城市寻求一份工作。敢于逃离家庭意味着玛丽勇敢争取自己经济独立的权利,积极寻求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的价值。二是女性对婚姻生活的重新审视。达洛维夫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回想起与初恋情人的种种美好,达洛维夫人对初恋情人的回忆是对现实婚姻的不满,也是作者对男权社会一种无声的反抗。(赵晶,2015:41-42)而对于玛丽而言,她同丈夫迪克的婚姻毫无幸福可言。在黑人摩西的身上,她却感觉到激情。在和摩西接触后,玛丽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在同摩西接触的过程中,玛丽的性意识逐渐被唤醒。
      三、女性的“重生”
      《達洛维夫人》中在举办聚会的过程中出现了塞普蒂斯自杀事件,这对达洛维夫人产生了一定的冲击。然而在经历恐惧后,塞普蒂斯的死引起达洛维夫人对死亡的思考,让她重新获生活的勇气,重获“新生”。(刘娜,2017:183)《野草在歌唱》以玛丽的死为结局,然而对于玛丽来说,死亡并非为一种悲剧而是一种救赎。玛丽的死意味着她的“重生”。玛丽无法从丈夫迪克处感受温暖和爱,然而她和摩西的爱又为社会所排斥,在这种背景下,死是最好的解脱。 达洛维夫人和玛丽最终还是未能获得真正的个体独立,她们的反抗均以失败告终,但与同时代大部分选择默默忍受现实的女性相比,达洛维夫人和玛丽都已做出了巨大的进步。
      四、结束语
      伍尔夫的《达洛维夫人》与莱辛的《野草在歌唱》均折射出女性所面临的生存困境以及女性为寻求独立而采取的反抗斗争,表现了两位作者对女性命运的关注。达洛维夫人和玛丽同现实反抗的失败为人们敲响警钟:女性不应默默忍受现实,而应积极同现实展开反抗斗争,只有越来越多的女性积极争取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合法权益,女性才能拥有自己的话语权。达洛维夫人和玛丽同现实反抗失败的结局证实了女性意识觉醒的基础性和必然性。
      参考文献:
      [1]张红丽,程远蝶.达洛维夫人中的“死亡意识”研究[J].阿坝师范学院学报,2016(33):7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