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3-14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科幻小说在文学流派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全世界拥有大量读者。科幻小说产自西方,有关科幻小说的翻译研究在我国较少。文章以著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Isaoc Asimov)的《基地》(Foundation)小说为例,从德国功能主义学派的目的论角度对两种译本中生造词的翻译进行对比研究。针对不同读者,译者会选用不同翻译策略以达到翻译目的。由于科幻小说中大量的想象引发文化差异,拥有不同文化知识背景的读者会需要翻译者采用不同的翻译策略以达到翻译目的,而这在案例研究中得到了体现。因此,功能主义目的论对科幻文学的翻译具有指导和启示意义。
      【关键词】功能主义;目的论;科幻小说;文化差异;生造词
      【作者简介】李宛蔚(1989-),女,汉族,辽宁沈阳人,东北大学,国际处助理翻译,硕士,研究方向:翻译。
      一、科幻小说的翻译及相关研究
      西方科幻小说在中国的翻译历史较短,自晚清至今约100年。20世纪90年代科幻小说翻译出现井喷,多家出版社出版了新的科幻翻译作品,《科幻世界》杂志还向读者推荐了西方科幻杰作《安德的游戏》(Ender's Game)、《沙丘》(Dune)、《光晕》(The Fall of Reach)等作品。中国大陆至今已从英国、法国、美国等国翻译科幻小说2000余种,,其中美国是最大的译入国。
      在我国,系统性的科幻小说翻译研究著作较少。郭建中教授在2004年发表了《科普与科幻翻译:理论、技巧与实践》,书中探讨了科幻小说翻译的技巧,重新定义了归化/异化和直译/意译,郭教授将归化/异化限定在语言形式,直译/意译定义限定在文化内容上,并且将科幻小说的翻译标准确定为:文学性、科学性、通俗性。
      二、德国功能翻译理论及目的论
      20世纪70年代,德国功能翻译理论出现并一直修正发展至今。功能翻译理论代表人物凯瑟琳娜·莱斯(Katharina Reiss)等学者不再将“对等”作为翻译的追求,他们更关注翻译的目的而不是个别词汇是否从原文本中被忠实地翻译出来。莱斯的学生汉斯·弗米尔试图缩小理论和实际中的差距,他认为翻译是将语言和非语言符号转换为另一种语言,是人类在特定情境下有目的性的行为。决定翻译策略的是译文的功能和目的,翻译作品应针对预期的读者,由此形成了目的论(Skopos theory)。原文的地位在目的论中远低于在等值理论中的地位,目的论中决定翻译目的的最主要因素是读者,读者可能有其特定的文化和知识背景,有对文本的期待和交际需求。20世纪90年代,为矫正极端激进的功能主义,克里斯蒂安 ·诺德(Christimare Nord)将“功能+忠诚原则”引入功能主义目的论中。
      目的论解决了翻译应使用直译还是意译的终极难题,一个特定翻译目标可能需要直译、意译或介于两者之间的翻译方法。
      三、《基地》译文介绍
      分析选取的中文译文分别为2005年叶李华翻译,天地出版社出版的版本[3](下文简称译文1)和发表于2004年《科幻世界译文版射手号》,由许东华翻译的版本[4](下文简称译文2)。两个版本的译文均成功获得了目标读者的喜爱。译文1第二版于2012年4月发售第一天即卖出3000本;译文2尽管发布于杂志上,仍有许多科幻爱好者推荐并怀念该翻译版本。
      四、目的论视角下的科幻小说翻译
      目的论视角下翻译科幻小说的目的主要有两点:娱乐读者;满足读者的预期。由于读者对科幻小说的知识掌握程度不同,译者需要分析目标读者对译文的预期和他们的文化知识背景,从而选择适合的翻译策略。阿西莫夫(Eoac Asimov)《基地》(Foundation)小说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宏大的想象,小说设定在跨越浩瀚宇宙的银河帝国,作者带领我们探索无尽的时间和空间,在他创作的未来世界中,有不同的种族、信仰、生活方式和文化,但这也给翻译带来了困难,因为文字世界和源文化,源文化和目标文化间存在巨大的文化距离。
      科幻小说的翻译目的决定了译者是否要保留文字世界原封不动,进而通过文化距离获得特殊的异域特色。由于翻译科幻小说的目的主要是娱乐读者,因此分析目标读者的知识背景和预期极为重要。下文中翻译策略均采用郭教授有关归化/异化,直译/意译的定义。
      译文1的读者是普通大众,他们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科幻小说的背景知识,因此译文1的译者需要考虑目标读者的理解能力和预期,既要保留小说中的异域风情,又要保证即使第一次接触科幻小说的读者也能看懂,因此译者可以考虑采取异化的语言形式保留异域特色,而在文化层面采取意译的方式将文字世界转化为目标文化,翻译目标为:保证目标读者能够理解;体现异域风情。
      译文2的读者大部分是《科幻世界》的忠实读者,他们已经阅读了大量科幻小说并且拥有充实的知识背景。因此他们可以比第一次接触科幻小说的读者理解更多的科学和文化内容。他们的阅读预期是体验源文异域感和神秘感,因此針对这部分读者,译者不需将所有文化元素转化为目标文化,应该适当保留源文的原汁原味。译文2译者可以采取异化加直译的方式进行翻译,翻译目标为:体现异域风情;使译文流畅易懂。
      科幻小说由于通常设定为未来世界或外星世界,作者为了使小说更加真实丰满,会创造出许多新的词汇,这些生造词是小说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和目标读者文化距离的存在,生造词必然会在中英翻译过程中出现碰撞,如果译者不能选择合适的翻译策略,必然会影响译文的文学性和可读性,影响读者体验科幻世界的美妙。
      五、科幻小说中生造词翻译对目的论的遵从
      由于异化翻译策略体现在句子中的语言形式上,在生造词的翻译策略上仅分析文化层面能够区别的直译和意译选择。下表展示了出现在《基地》中的生造词及在两个版本译文中的翻译。
      从表1可以明显看出两位译者采取的不同翻译策略。译文1的目的是保证读者能够读懂,因此采用了意译的方法增添解释细节、删减部分内容或使用源自中国文化的词组来翻译,这样译文表述更清楚,更流畅,使文字世界与目标文化贴近,有利读者理解。译文2主要采用了直译的方式使文字世界远离目标文化而保留异域特色,以达到目标读者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