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3-29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PBL模式作为一种高效的教学方法,关注学生在教学期间的主体地位,并基于具体任务或者问题开展综合教育评估,不过于看重考试成绩。将此模式应用到听障学生大学英语教学中,有助于增强听障学生对英语课程的学习兴趣和积极性,并以此为基础提升英语教学成效。为了充分发挥PBL模式在听障学生大学英语教育中的重要作用,本文结合PBL模式的概述,深入研究听障学生大学英语课堂中PBL模式的应用。
      【关键词】听障学生;大学英语;PBL模式;应用研究
      【作者简介】王梦颖(1982.09-),女,汉族,江苏连云港人,,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英美文学、英语教育研究。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8年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资助项目“‘互联网+’背景下多通道听障学生英语语言能力培养研究”(项目编号:2018SJA0670)的研究成果。
      一、 前言
      PBL模式是将问题作为学习导向,通过协作学习方式帮助学生提升学习能力、掌握学习技能。将该教学模式应用到听障学生大学英语教学过程中,有助于激发听障学生的英语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逐步提升英语教学效果。为了使大学英语教育者更有效地运用PBL模式对听障生进行英语教学,有必要对听障学生大学英语课堂中PBL模式的应用进行深入研究,为相关教育者提供一定参考,促使听障学生大学英语学习能力与水平有效提升。
      二、 PBL模式的概述
      PBL教学法是将学生当作教学中心,将具体任务或者具体问题当作学习导向,以全面评估的方法开展教育活动,不过分关注学生的考试成绩。将PBL模式应用到英语教学中,可使学生在知识理解前提下实现知识输入和知识输出,把学生所学语言技能及语言知识再生成自然语言。以PBL模式开展的英语教学,经教育者的一定引导,使学生可以对学习情境进行自行设计,以独立方式解决问题,并逐步提升学习兴趣,获得突出的学习成就感。PBL教学法的理论基础是构建主义学习理论,该理论认为学习并非是对知识的强化记忆、反复练习与被动吸收过程,而是基于学生既有经验与知识,在个体和周边环境发挥相互作用过程中进行意义的主动构建。PBL模式应用中,学生具有更多发现问题并对相关问题进行解决的机会,看重提升学生的实际能力,对促进英语教学水平的提升意义重大。
      三、 听障学生大学英语课堂中PBL模式的应用研究
      1. 研究背景。近年来,针对听障学生开展的英语教学研究越来越多,并且相关研究越来越深入,结合有关研究分析,证实PBL教学模式应用到听障学生英语教学中具有良好的可行性。听障学生作为一类特殊人群能进入到本科实现学习的人数并不多,而听障学生在接受义务教育期间,相关教育阶段不够关注对听障学生进行英语教学,而是比较侧重于生活实践相关联的一些科目内容的教育。同时,义务教育阶段在对听障学生进行英语教学期间,其教学模式大多还是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学模式,并且教学目标主要是单招考试,这种纯应试教育会使听障学生觉得英语学习较为枯燥,难以提起浓厚的学习兴趣。因此,大多数听障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为薄弱,在英语学习中没有良好的学习能力。另外,在听障学生进入大学学习后,大學开展的英语课堂教学对PBL模式的应用目前还比较少,缺乏丰富的实践经验。PBL模式作为一种以问题或者任务为驱动,关注学生获得元认知发展和自主学习能力发展的有效教学模式,近年来在普通大学英语教育中具有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并在实际应用中不断证实着该教学模式的有效性。基于此,本文结合实际观察和数据分析,探索听障学生大学英语课堂中应用PBL模式的有效性和可行性。
      2. 研究目的。本文拟通过研究,了解大学英语课堂中应用PBL模式期间听障学生有怎样的看法,以及以PBL模式开展大学英语教学是否会对听障学生的英语学习产生影响。
      3. 研究对象。从某特殊师范学院的2017级和2018级选择两个听障班,一共140名学生,在自愿前提下参与到此次研究。其中,将2017级1703班和2018级1803班当作控制单元组,班级学生分别是34人、36人;将2017级1704班与2018级1804班当作对照单元组,每班学生为35人。对照单元组在英语教学期间,以PBL模式开展教学活动。在课堂教学前,师生之间共同进行问题的设计,课堂环节关注问题解决过程,课后则通过小组合作学习形式对新发现的问题进行相互探讨。控制单元组在英语教学期间,以传统教学模式开展教学活动。课堂教学中,关注课文、语法及单词的讲解,课后以期末考试相关重点为中心布置课后作业。两个单元组保持一致的教学进度,整个研究周期都是大学一年级完整学年。
      4. 研究工具。为了研究听障学生对英语教学应用PBL模式具有什么态度,本研究通过广义态度量表进行分析,并结合语义区别法,按照相对原则设置6组形容词,同步对应设置7个分值,实现定量的描述学生所保持的态度。另外,研究还利用基本要素分析法,对比听障学生在一学年英语教学中使用PBL模式和传统教学模式的学习成效存在怎样的差异。基于普通大学在实际英语教学期间运用PBL模式所获得的成效,证明该方法在英语教学中具有突出可行性,不过相应体现出来的成效主要表现在师生个人主观层面,未体现到科学性强的评估量表当中。而通过运用基本要素分析法,可以基于师生之间的相互沟通与交流,不断完善与补充量表的各项基本要素,促使教育者可以从更客观、科学的角度了解每个基本要素中学生的实际发展水平。研究不仅实现了定量分析,还对实践教学课堂进行多角度观察,对学生的平时学习情况进行动态记录,并在课余时间通过1对1形式对学生进行访谈,实现定性分析。
      四、 研究结果
      1.听障学生对PBL模式具有较高接受程度。根据广义态度量表中的相关数据,可对PBL模式下听障学生所保持的态度进行描述性分析。此次研究中,以对立原则设立6组形容词,听障学生可通过对相应形容词进行打分来表达对PBL模式所保持的态度,打分区间为1分至7分。形容词中对应的削弱选项有harmful, negative, unfair, foolish, wrong, bad;对应的促进选项有beneficial, positive, fair, wise, right, good。若听障学生保持强烈支持态度就勾选1分,若保持强烈反对态度就打7分,2分至4分是支持态度逐渐减弱,从4分至6分是反对态度逐渐增强。听障学生在对相应形容词进行打分期间,促进选项具有越低分数,就证明听障学生对PBL模式保持赞成态度,相应的削弱选项具有越低的分值,就证明听障学生对PBL模式保持反对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