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19-12-24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陈艳清 马骞
      【摘要】考试与评价是教师日常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构成各语种、各层次语言教学过程的基本要素。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已成为信息过剩、数字化迅猛发展之不可逆趋势。在海量的大数据中,大学一线的外语教员应如何理解评价素养及其对专业发展的启示,将是教师职业生涯不可不重视的议题。本文从理解美国提出的测评素养这一概念及内涵出发,以国内外有关的研究为基础,探讨大数据背景下普通外语教师的语言测评素养发展的可选策略,以期为广大一线外语教师以测评素养发展为重点的自身专业成长与发展提供有意义的方向指引。
      【关键词】测评素养;一线外语教师;可选策略;专业成长
      【作者简介】 陈艳清(1976-),女,云南财经大学国际语言与文化学院教师,副教授,研究方向:外语教师专业发展,,跨文化交际;马骞(1979-),男,云南财经大学国际语言与文化学院教师,讲师,研究方向:外语教师专业发展。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8年中国外语测评基金项目:大数据时代的外语教师测评素养研究(项目编号:ZGWYCPJJ2018116A)部分成果。
      引言
      2012年以来,大数据(big data)一词的使用越来越多,这是信息爆炸时代的产物,这是对海量数据及其重要性的代名词。基于海量的数据和分析来做决策,越来越被各行各业所重视。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因其数据量大、数据类型多(如网络日志、音视频、图片等)、价值密度较低等特征,给广大的教育者及受教育者既带来更多的工作、学习便利,也给各级各类教师带来更丰富的专业成长契机和内容。
      有关研究表明,需要了解测评素养的人员其范围和数量正处于上升趋势,比如大学招生部门有关人员、政策制定者、政府部门、专门负责测试与评价的专业人士、普通教师,命题者,一线教员,学校行政人员,语言测评专职人员(Fulcher,2012;Giraldo, 2018)。既然分工不同的教育相關人士也应了解语言测评,那么为什么我们要重点关注一线大学教师的测评素养情况呢?
      江进林(2018)对2006-2017年间外语测试实证研究述评指出,仅有少量研究关注教师群体的测评素养现状,测评素养的研究在中国也尚处于萌芽阶段,他搜集到的有关研究中仅有一篇是关于测评素养,关注点是在职中小学英语教师测评素养的发展途径。大学的外语教师虽不是考试的主要受用者,但各类考试直接关系到教师的教学工作性质,所以有必要了解自己的工作如何受各类考试要求或标准的影响。此外,在少量地对高校教师测评素养的研究中,寇平(2019)认为教师的评价素养会影响教与学效果,他对高校教师评价素养的量化研究发现“被调查的教师其评价素养的整体水平不高,教师的职前测试相关知识学习、在职科研与命题经历是影响教师评价素养的主要因素”。因此,对高校庞大的英语教师这个大群体的测评素养亟须重视。教授语言的教师如果对考试与评价有知识性的学习和理解,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测评素养,能更有效地通过考试与评价使自己成为学习者学习的助推者(Fulcher, 2012),在识得学习者对课程有关知识和技能掌握不到位的地方及其原因后,及时找到教与学过程中的痛点和难点,方便我们有针对性的指导学习。
      一、测评素养的内涵及一线教师测评素养发展的可选策略
      测评素养(assessment literacy),这是近年来应用语言学领域一个内涵较大,且仍在不断发展和日益受关注的构念(Giraldo, 2018)。最早由美国教师联合会AFT、美国国教育测量委员会NCME、美国教育协会NEA在Standards for teacher competence in educational assessment of students一文中提出,只是当时并未作为专门的测试学术语在使用(Fulcher 2012:3)。在国内的公开发表文献中,因其概念宽泛和中文用词与用意结合的特殊性,不同研究者在措辞上有细微差别。有的研究称之为(语言)评估素养(如林敦来、高淼,2011),有的用评核(杨惠中,2015),有的用语言评价素养(金艳,2018),有的称语言测评素养(江进林,2018),有的是“教师的评价素养”(寇平,2019),但其概念一般理解为:教师是否明白考试是测什么、怎么测、为什么测(林敦来、高淼,2011),以及如何从所考所试中窥到学生之已学得、当学得及学得程度。
      虽然语言评价素养是一个多层面、多维度的概念,外语教师应根据评价活动类型有所侧重的发展评价素养(金艳,2018)。首先,Xu&Brown (2016) 认为教师的测评素养应包括以下三方面:1.基本掌握教育评价知识,包括测什么、为什么测和怎么测三方面的基本原理;2.有一套内在的关于测、教、学之间的关联的知识、技能;3.对测评过程及其作为测评实施人的身份有自主意识。有的研究者认为,就测试而言,教师应明白知识和技术两个层面的东西。其一,测试基础知识方面,教师应理解信度及不利于信度的东西,试题的内容效度,公平性,封闭与开放式题目,其他替代性的测试手段(如档案袋、形成性评价、学生考试准备、英语学习者评价)的运用。其二,在技术层面上,教师应懂得一些相关的试后技术分析手段及操作,能使用技术对考试结果做相应的数据分析和解读(比如,会使用社科分析软件SPSS,能用Excel做描述性统计或者信度等基本操作,会合理使用网络资源服务自己的特定测评需求)(Giraldo, 2018:190)
      那么高校的一线外语教师如何提高自己的测评素养及能力呢?对此,徐鹰等对大学英语教师语言评估素养的问卷调查研究建议,可以从加强教师在职的语言测试相关课程培训、增加教育测量学和心理测量学方面的内容、丰富教师评估培训的手段等多种方式,来提高大学英语教师语言评估素养(徐鹰等,2016:66)。这些建议可成为培训者和一线教师习得和提高自身测评素养的有效参考,不过针对数一几十万计的一线外语教师群体,还应有更多提高教师测评素养的可选策略。因此,一线教师测评素养的提升途径,可从教师个人兴趣和常执教的课程出发,将测评素养的提升纳入教师个人自我专业成长与发展结合起来,循序渐进,在实践中不断反思自己的测评理论能力、实际运用能力。具体而言,可参考以下四方面的策略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