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0-10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随着英语在日常会话中的广泛使用,学习者更加注重口语尤其是发音的学习。而母语负迁移对语音学习造成的影响不容小觑,认识这种影响并采取对策是本文讨论的重点。
      【关键词】母语;负迁移;语音学习
      【作者简介】王姝月(1992.04-),女,陕西汉中人,西安欧亚学院,助教,硕士,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教学。
      语音是语言学习的起点和关键,很多英语学习者追求完美发音(Perfect pronunciation),即流利标准英音RP(Received Pronunciation) 和美音GA(General American)。但汉语和英语分属不同语系,在发音部位和发音方式上存在巨大差异,因此掌握地道英语口音并不容易。本文将探讨母语负迁移对大学生英语语音学习的影响,并对教与学提出建议。
      一、语言迁移简述
      原有知识对新知识学习产生影响的现象称为迁移(Transfer)。当掌握母语(L1)再进行第二语言(L2)的学习时,运用母语知识来学习第二语言,这一过程被称为语言迁移(Language transfer)。语言迁移主要有两种:正迁移(Positive transfer)和负迁移(Negative transfer)。正迁移是指学习者可以利用母语知识促进第二语言的学习。相反,负迁移意味着母语的使用会干扰第二语言的学习。语言迁移出现在第二语言习得的各个方面,由于口语在日常交流中至关重要,语言负迁移对语音学习的影响就尤为显著。
      二、负迁移对语音学习的影响
      英语和汉语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在语段音位(Segmentals)和超语段音位(Supra-segmentals)方面有各种差异,负迁移在这些方面均有体现。
      1. 负迁移在语段音位的体现。英语语音系统包括二十个元音和二十八个辅音,而在汉语拼音中,只有六个元音(a,o,e,i,u,ü)和二十五个辅音。英语中的很多发音在中文中并不存在。比如,在中文中没有像[o?],[a?],[??]和[?]的元音,也没有像[?] ,[θ]和[?]的辅音。当中国学生学习英语元音和辅音时,很难记住所有音标,就会使用相似中文发音代替英文发音,从而导致发音错误。例如,清辅音[θ]发音错误非常普遍,因为中文没有摩擦音,而汉语里“思”的发音听上去与[θ]相似,很多學生会把 [θi?k]中[θ]发音为[si?k],把单词从think读成sink,导致歧意发生;浊辅音[?]发音错误也很普遍,中国学生倾向于用[‘m?z?]来代替[‘m???],[lez?]来代替[le??]。此外,英语中音节多以辅音结尾,以元音结尾的偏少,而中文只有少数是以辅音[n]来结尾,通常以元音结尾。所以学生在英语发音时常会省略最后的辅音。例如,tool [tu:l]读为two [tu:]。也有学生在读以辅音结尾的英语单词时,习惯在最后的辅音后面加上元音。例如,将quit[kwit]读为[kwit?],将good [ɡ?d]读为[ɡ?d?]。辅音连缀也是英语中的常见特征,表示同一音节中,两个或两个以上相邻辅音结合在一起,一般会出现在词首和词尾。例如,blue [blu?]和sixth[s?ksθ]。但是,汉语的辅音都是单独出现的,因此许多中国学生在读辅音连缀时,会在辅音连缀中加元音。例如,将[blu?]读为[b?lu?],将[siksθ]读为[sik?sθ],添加一个额外的[?]。
      负迁移还会出现在元音学习中。汉语元音没有区分长元音和短元音,而英语中长元音、短元音的发音代表不同单词。很多中国学生在听英语时无法分辨长、短元音,例如, 无法分辨[i:]在sleep中和[i]在slip中的不同。在发音练习时,大部分中国学生对长元音 [i:] 的掌握较好,因为汉语中“一”的发音和 [i:]相似,而汉语中没有与短元音[i]相似的发音,因此很多中国学生在练习短元音[i]时,还是会用“一”来发[i]音。例如,会把ship[??p]读成sheep[?i?p]。 在双元音方面,英文有集中双元音 [??] [e?] [??]和合口双元音 [ei][ai][?i][au][i?][ε?][u?]。中文中虽然没有元音发音与集中双元音相似,但是这三个双元音容易掌握,而合口双元音很难掌握。例如,How的发音,经常会被错误发成汉语拼音中的“hao”,而正确的发音是 [ha?]。
      2. 负迁移在超语段音位中的体现。首先是语调上的体现。英语是语调语言,语调的变化主要体现在超音节范围内整体音域的高低升降变化。而汉语是声调语言,每个字都有固定的声调。英语的上升和下降语调会在对话中表现出不同功能,例如态度功能(表达情绪)、口音功能(引起注意)、语法功能(询问或陈述)和话语功能(区分新旧信息)。而中文的声调是区别单个字的含义,例如mā(妈)、má(麻)、mǎ(马)、mà(骂)。因此,中国学生说英语会忽略语调,这也是以中国式语调说英语会让人感到乏味,缺乏感情表达的原因。
      同时,重音在英语发音和汉语发音中也有显著差异。由于中文是一种声调语言,因此不同的声调会突出不同的信息。英语的发音有强有弱,当有重要的信息需要强调时会重读。而不做特别强调时,虚词会弱读,而实词要重读。由于中英文的重音模式不同,许多中国学生在读英语时会将重音读错,尤其是读短语和句子时。例如,Bian(2013)研究发现,中国学生倾向于将“`sports ground”读为“sports  `ground”,,重音从sports,移到了ground,而将“`English teacher” 读为“English `teacher”,因为中文里的名词短语重音模式通常是弱强,但在英语中名词短语重音模式通常是强弱。
      由此可见,母语负迁移在语段音位和超语段音位方面都有体现。面对母语负迁移带来的干扰,教师和学生在教学中都需采取对策。
      三、教学建议
      英语教师应注重语音培训。从自身做起,掌握正确英语语音,避免在授课时出现语音不良示范,尽可能从根源上减少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产生不良发音的情况。对于英语专业教学,教师应设定较高的教学目标,在课堂中用英文进行讲授,给学生建立正面语音示范。同时要求学生用英文互动,以便随时订正学生的语音错误。教师应鼓励学生设定更高的学习目标,激励学生付出更多努力。在进行大学英语教学时,教师应该考虑到学生的现有学习水平和学习需求,设定更合理的教学目标。如果学生只希望进行顺畅沟通或者满足简单工作需要,那么优先考虑达到可理解性(Intelligibility)目标,特定英语语音RP或GA发音则不必要求。同样,对于基础薄弱的学生,可理解性目标切实可行,他们不需要掌握所有发音要求,只需在交际中让对方理解自己的表述即可。
      学生要了解母语负迁移,因为这是二语习得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当学生了解负迁移对语音学习的影响,就能更全面认识两种发音系统,区别相似发音之间的不同,从而提升辨音能力,达到准确发音的目的。同时,学生通过对母语负迁移的了解,具体分析在负迁移方面所出现的问题以及面临的障碍,就能更有针对性地学习,纠正以及训练自己的发音,从而克服发音困难,解决发音问题。
      参考文献:
      [1]Bian, Fuying. The Influence of Chinese Stress on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and Learning[J].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2013,6:11.
      [2]Ellis, Rod. The study of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3]Jenkins, Jennifer. The phonology of English as an international language[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