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9-2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本文主要采用问卷、访谈和资料调研的方式对于本校疫情防控期的大学英语教学情况进行全面了解,一方面希冀发现其特征、模式与问题;另一方面,也希望为笔者后期的混合式教学研究提供数据参考,为本校后期信息教育技术与传统教学融合发展提供实践依据。
      【关键词】大学英语;在线教学
      一、研究背景
      自2020年1月起,延续至2020月3月底 ,意在隔绝病毒的传播源头,最大限度地支持国内抗疫统一指示,春季学期,根据各地高校疫情前的安排,拟于2月底或者3月初陆续开学,即实践实体课堂教学,而此开学日期正好处于疫情防控期,因此,教育部统一部署安排实施在线教学,践行“停课不停学”的目标。本校积极响应、贯彻执行国家的号召和政策,各个学院的各个学科,包括本科生教育、研究生教育、本科生毕业答辩、研究生毕业答辩,甚至各类教学比赛、学科竞赛都采用了线上模式。由于国家抗疫获得了阶段性胜利,2020年的秋季学期,全国各类别学校分批、分期、分层得以陆续返校,重启实体教室的学习。历经大半年的线上学习与生活,学生是否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学生对于疫情防控期的线上教学反馈如何?学校对于线上教学是否有进一步的举措?带着这些问题,本研究采用了资料调研、访谈、问卷相结合的方式来寻找答案,以期对疫情防控期的大学英语线上教学进行全面了解,以及对于线上教学模式在后疫情时期的深入发展提供依据与启发。
      二、国内研究现状
      本文在开启自己的研究前,梳理了一下国内在本论题方面的研究。首先需要阐明,国外的研究状况未被纳入梳理范围,主要因为截至笔者撰写此文时,国外的疫情仍十分严峻,政府的抗疫政策、公民的抗疫实施情况较为复杂,这些组合因素不同程度地影响在线教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因而本研究暂将国外研究状况延迟到笔者的后续研究中。
      本研究为校级教研项目,于2020年9月立项。提笔书写项目申报书之际,即2020年6月中旬,国内的研究基本围绕以下主题:实施在线教学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疫情防控期在线教学分析及策略,在线教学对后期混合式教学的启示。这里,我引用邬大光(2020(4))的话来总结目前我国的教育技术发展状况:“基于计算机的现代教育技术进入我国大学约有 30 年时间,利用 PPT 组织 教学约有20 年时间,利用网上教学约有 15 年时间,利用智慧教室进行‘翻转课堂’教学只有5年时间,这就是我国大学教育技术演进的基本轨迹”。
      三、研究目的、方法与过程
      本研究涉及疫情防控期(2020年2月至2020年6月)这一个时期,教师、学生与信息技术平台这三个平面因素以及教学资料调研、问卷和访谈这三种研究方法。
      本研究主要采用资料调研、问卷和访谈的方式,意在了解本校大学英语于疫情防控期在线教学的状况和师生反馈。资料调研范畴主要包括本校疫情期间校教务相关文件,如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教学文件与通知等。问卷和访谈内容主要涉及教学平台、软件、设施、网络、授课方式、互动效果、学习效果、测试方式、个人主观感受及建议等方面。资料调研主要向学校及学院的教务部门和人员进行申请、请求协助完成资料的调研;问卷采用腾讯问卷进行发放、收集,通过任课教师在自己班级群里发放问卷链接的方式,共计发放人群约3000人次,回收有效问卷2200份。访谈则根据调研资料以及回收统计的问卷对访谈对象和内容进行针对性地挑选,内容也相应进行了针对性调整。
      四、研究结果与讨论
      本校大学英语在线教学在疫情防控期的实施状况将分别从四个方面来阐述:在线教育技术、实施者(教师)、受用者(学生)及教学反馈。
      1. 在线教育技术方面。通过资料调研发现,学校对于在线教育技术给予了最大程度的鼓励与支持,如主要教学平台(学习通、雨课堂、企业微信、中国大学慕课、钉钉等)的购买和投入使用。教师也各显其能,持续并且创新性地利用了现有教育技术平台,如学习通、QQ视频、QQ班级群、腾讯课堂、腾讯会议、U校园、企业微信、中国大学慕课、中国高校外语慕课、钉钉等。同时,这些教育技术平台根据国家教育部门的号召和要求,结合自身技术平台与优势进行了深度开发,以求更加切合特殊时期的特殊教学要求。如U校园平台为疫情防控期大学英语教学所需要的在线资源进行全免费提供以及随时响应的技术支持。另外,一些直播软件和录播软件在防控期的中后期得到了应用,通过对部分教师的访谈发现,一方面出于教学需求,另一方面是教师积极适应和调整在线教学策略的结果。
      2. 实施者方面。实施者在本文中主要定义为在线教学活动的实施者,即教师。教师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和所掌握的资源以多种形式开展在线教学,主要为同步直播教学(利用腾讯会议、腾讯课堂、QQ视频、钉钉等平台,保持与学习教务部门的课程安排同步)、异步教学(利用录播、慕课资源等开展自学为主、课堂集中答疑式的教学模式)、在线混合式教学(采用直播+录播+慕课+电子课件+在线答疑讨论的模式,灵活开展教学)等。总体来看,教师对于在线教育技术的掌握情况并不同步、出现了层次较为分明的差别。甚至有教师由于自身所处环境或者其他原因,,而无法如期开展在线教学,因而申请延期完成所担教学任务。
      3. 受用者方面。 通过问卷统计,对此线上教学满意的同学占比78.3%,非常满意的占比12.6%,其余则为不满意和非常不满意,其中非常不满意的占比达6%,笔者从四种满意程度中各挑选了2%左右(问卷统计结果继续针对性筛选的比例)的同学进行了访谈。结果发现受用者对于学校软件环境的建立和支持、相关在线教学政策的实施与及时反馈很满意;对于相关软件平台的免费使用、及时升级与技术支持满意;对于软件的實际使用效果、教师的课堂实操、教学效果等方面基本满意;对于课堂管理效果、自我监控、考核方式等不太满意;对于自我监控和自主能力、自身所处的在线教育环境(网络、设备、学习环境等)非常不满意。可以看出,在线教学的受用者对于本校的教学政策、软硬件技术支持、教师的教学效果持满意态度;对自身所处的在线环境、学科测试方式、在线课堂管理等方面则持保留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