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2022-11-18 所属栏目:优秀论文 点击:

      摘 要:英语课堂是培养学生学科核心素养的主阵地,活动又是课堂的基本组织形式。新课标突破了以往将教学活动与评价活动割裂的二元对立理念与做法,提出了指向学生学科核心素养发展的英语课堂活动应当是融教、学、评于一体的。评价是课堂活动的重要环节,评价的激励作用和促学功能能够很好地反拨教学。本文将以北师大版(2019)高中英语必修一第二单元的读写板块(writing workshop)为例,探究如何在核心素养背景下的高中英语课堂中实施教—学—评一体化教学模式。
      关键词:核心素养;教—学—评一体化;高中英语教学
      作者简介:朱兰婷,莆田第一中学。
      基金项目:本文系福建省教育科学“十四五”规划2021年度教改专项课题“核心素养背景下高中英语‘教学评’一体化教学模式研究”(项目编号:Fjjgzx21-254)的研究成果。
      一、问题的提出
      英语是一门兼具人文性与工具性的学科,肩负着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文化意识、思维品质和学习能力,即英语学科核心素养的使命。为了有效实现英语学科育人目的,新课标提出了六要素整合、指向学科核心素养发展的英语学习活动观。英语课堂教学的实施是以英语学习活动为基本组织形式的,设计与实施指向学科核心素养发展的英语学习活动对新时代的高中英语教师提出了新的挑战与要求。传统的英语教学将教学与评价割裂开来,将评价与考试等同起来。新课标指出,完整的教学活动包括教、学、评三个方面。在实际教学中,教师应当处理与平衡好评价与教和学的关系,推动教、学、评一体化实施。此外,评价与考试也并非同一概念,考试是评价的一种途径,评价活动应当以学生为主体,以培养学生英语学科核心素养为主导,采用形成性评价与终结性评价相结合的多元评价方式,引导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学会自我反思与自我调控,实现以评促学、以评促教的目的,将学科的育人价值落到实处。
      二、关于新题型和读写课的思考
      福建省高考自2021年起正式使用新高考Ⅰ卷,英语试卷中增设了读后续写题型。该题型要求学生阅读一篇350词以内的语篇,基于对语篇的理解以及所给的两个续写段落的段首语,展开合理想象,完成一篇150词左右的续写短文。该题型充分体现了对学生英语学科核心素养的考查以及英语学习活动观落地课堂的决心。反观目前的高中英语读写教学,笔者发现:
      (一)从旧教材到新教材:机遇与挑战并存
      新教材的编写体现了新课标的理念,也顺应了新题型的要求。福建省自2020年9月起停止使用2003版旧教材(以下简称旧教材),正式启用人教版或北师大版高中英语新教材(以下简称新教材)。以人教版为例,对比两版教材涉及写作的模块,笔者发现,二者都强调整合学生的语言技能,培养学生的综合语用能力。例如,旧教材中与写作相关的模块有reading and writing、writing、speaking and writing等,而新教材专门设置了reading for writing和reading and writing的模块。笔者认为,reading for writing模块是新教材的一大亮点,这一命名明确了这一模块的主要任务是以读促写。读为写提供语篇结构、言语和内容的支架,写是读的目的,学生在教师的指导和引领下进行以写作目标为驱动的高效而有针对性的阅读。在传统的教学活动中,阅读教学与写作教学通常是割裂开来的。而在新教材中,,写作的主体地位更加突出,对于写作过程的指导也更加系统,这为教师突破备课过程中所面临的无法对阅读材料与写作任务进行有机整合的困境提供了思路。新教材充分体现了大单元教学的理念,在单元主题的引领下,每个模块层层递进、相互关联,形成一个有机的知识体系。虽然新教材中并没有与读后续写直接相关的内容,但reading for writing模块的理念与这一题型的理念不谋而合,都体现了“以读促写,读写结合”。这一模块对于学生写作的指导也更为具体,体现了较为完整的以读促写过程包括:(1)理解文本内容;(2)分析文本结构与语言特点;(3)设置写作情景,完成任务;(4)展示写作成果。其中,(1)(2)一般为学习理解类活动,引导学生获取与梳理、概括与整合文本的浅层信息与深层信息,培养学生的理解能力和分析能力。(3)(4)一般为应用实践类和迁移创新类活动。学生在理解阅读语篇内容以及内化其语篇结构和语言特点的基础上,运用所学完成与原文相关联的新情景下的写作任务,并通过自评与互评的方式,提升写作效果。这一过程既符合布鲁姆提出的认知能力六层次,即记忆、理解、应用、分析、评价、创造,又促进学生的思维从低阶向高階发展,从而实现以读促写的教学目的。
      (二)从教学到教学评:让学习真正发生
      传统的写作教学多以教师讲—学生写—教师评的流程展开。教师讲,讲什么?教师讲授的内容以写作技巧指导和语言积累为主,整个教学过程缺乏有效的师生互动,使学生成为被动的接受者。学生写,怎么写?学生基于按照教师给定的较为宽泛的写作情境,通过机械地套用教师所给的“优美词句”和“高级模板”来完成写作任务。教师评,如何评?评价的主体是教师,评价的方式是几句简单的点评或是直接给出一个分数。由此可以看出,学生在这个过程中未能自主地建立起所学与所产出内容之间的有效关联,评价主体与评价方式较为单一,学生未能参与到评价活动中,也未能在评价活动中反思自我、相互学习、共同提高,造成高投入低产出。
      相较于旧教材,新教材reading for writing模块对于评价环节的设计更加精细化,对于每一个评价活动都给出了具体的评价标准(checklist)。评价维度包含内容、结构、语言。这一标准从本质上而言,就是检测学生是否达成预期学习目标以及是否取得预期成果的工具。它不仅适用于同伴评价,也能够运用于学生修改自己的作品,培养他们的修改意识与反思意识。另一方面,根据逆向教学设计的理念,课堂教学活动应从预期想要达成的学习成果中产出,即教学目标。评价标准作为检测是否达成预期学习目标与成果的工具,也为教师设计课堂活动提供了有益参考。从教学到教—学—评一体化,教师教学、学生学习、课堂评价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课堂评价不再局限于教师针对学生的表现所作出的即时性、终结性评价,教师点评也不再是评价的唯一方式,而是鼓励学生不仅成为学习的主体,也要成为评价的主体,借助评价这一手段开展自主学习、合作学习与探究式学习,让学习过程真正发生在课堂上,实现以学习为中心。

    gzslib20221110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