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08-28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 以故宫线上线下展出的陶瓷、青铜器、玉器三类文物英译语料为研究对象,从归化异化角度深入分析博物馆文物英文翻译问题,并利用归化异化翻译理论提出相关优化建议,旨在提高外国游客对文物英译版本的接受程度,助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向世界。
      【关键词】 故宫;归化与异化;英译;文物;中华文化
      【作者简介】崔蓝月,董瀚予,杨涵羽,大连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
      当今,世界各国愈发注重传统文化,继承发展传统文化的方式也愈发丰富。其中,博物馆是继承传播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国内外均有大量历史悠久,藏品多样的博物馆在保护和发扬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面对如今的全球化趋势,各大博物馆也在面临一个同样的难题——如何将本国文物的名称准确翻译成外语,以供外国游客参观了解。本文旨在通过分析故宫所藏陶瓷、青铜器、玉器三类文物的英译语料,结合前人研究理论,总结特点和规律,并将研究成果推广,修正规范中国博物馆文物英译,使中国文物英译工作不仅达到“信、达、雅”,而且贴合外国人的思维模式,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传播贡献微薄之力。
      对中国知网收录的文献进行统计发现,目前国内学者针对博物馆文物英译有较为丰富的研究,包括研究国内典型博物馆的文物英译情况(吕莎、邱大平,2019;杨红英、马海滢,2012);探索文物展品的翻译理论,提出相关翻译策略的研究(郦青、胡雪英,2011;乌永志,2012);外宣翻译原则对文物翻译的借鉴意义(黄友义,2004;蔡威,2017)。其中北京和沈阳故宫博物院的藏品品类繁多、数量巨大、质量上乘,是集中展现中华文化的代表。但迄今为止,有关两座故宫文物名称及解说词英译的研究并未受到学者广泛关注,并且相关研究大多侧重于罗列译文问题与不当之处,少有上升到理论层面的分析,尤其是针对博物馆翻译适用的归化与异化理论,因此该课题值得深入探索。
      美国著名翻译理论学家劳伦斯·韦努蒂(Lawrence Venuti)曾于1995年在《译者的隐身》中提出归化与异化的翻译策略。在翻译中,对于原文特有的文化信息,一些翻译家建议删除这类特殊的文化差异,或将这些文化差异转变为读者熟悉并和原文对等的目标语言中的文化现象;另一部分翻译家则提倡保留原文语言,以使读者感受原汁原味的文化特色,因此出现归化与异化之分。具体来说,归化即把源语本土化,以目标语或译文读者为归宿,采取目标语读者所习惯的表达方式来传达原文内容;异化即译者向作者靠拢,以源语文化为归宿,采取作者所使用的的源语表达方式来传达原文内容。结合搜集到的约300条陶瓷、青铜器、玉器三类文物英译语料,笔者进行归化与异化翻译策略分析如下:
      一、归化异化指导下文物英译分析
      通过分析故宫文本翻译语料,发现文物英译版本中存在相似规律;同时也发现相似或同类文物中存在不同结构模式的英译版本,而这些英译版本区别的根源是对于归化异化翻译策略的应用情况不同。因此,针对不同类型文物可以研究出适合其名称英译的翻译策略,并寻找到模式化规范化的译文结构,使文物英译更加准确统一。
      1. 故宫博物院文物英译名称对比分析。
      北京故宫博物院将带有“官”字的文物英译为“Official”,若简单将其音译为“guan”无法将其文化价值中体现特殊地位的信息在英译中表达出来,因此归化译为“official”以表示与民用瓷器的不同。针对“唐三彩”这一体现中国文化特殊性的文物,将“三彩胡人骑驼俑”译为“Tricolor Pottery Figurine of a Central Asian Man Riding a Camel”,通过归化用“tricolor”体现其颜色特点。
      北京故宫博物院院也有部分文物采用异化策略。如:“玉辟邪”这种极具代表性的中国元素,由于知名度较高,无须注释。因此译者直接使用威妥玛式拼音法将其译为“Jade Pi-Hsieh”,充分体现中华文化的独特色彩。
      对于“夔纹”这一具有特殊外观的文物,将其译为“Kui-dragon pattern”。“夔”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龙形异兽,凡是一足的、类似爬虫的物象都为“夔”。对“夔”的英译是其音译“kui”与其文化概念的结合,实现文物外观归化和音译异化的统一。
      沈阳故宫博物院将文物中的“霁青”未直译为“blue sky after the rain”这样与本意相近的表达,而是归化译为“cobalt blue”,不仅使英译表达更加简洁,而且更符合受众的语言习惯。
      沈阳故宫博物院部分文物采用了异化的翻译策略,如将如意枕音译为“Ju-i Pillow”,由于“如意”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特色意象,英文无对应表达,因此采用音译异化。部分文物的异化英译也导致理解偏差,如“御正卫簋”译为“Gui food container of Yu-zheng Wei”,仅看此英译,受众无法区分“Yu-zheng”“Wei”及其中的官职意义。
      归化与异化相结合的英译策略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也有体现。对玉器英译既保留其原本的礼器名称,又加以简单形状描述。如“Jade Gui Tablet”玉圭, “Jade Cong Tablet” 玉琮。“Gui”的加入使器物在用途上有区分,并保留传统中华文化;补充形态描述有助于外国游客理解,是归化异化相结合的范例。而玉辟邪的英译中,利用“auspicious beast”進行补充,说明“辟邪”的含义即“吉祥兽”,让文物信息表述更加清楚。
      2. 归化异化指导下文物英译名对比分析。
      以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文物“白陶刻几何纹瓿”为例,将“瓿”音译异化为“Bu”,并未在后面增加实际意义“容器”的翻译,仅做到尊重源语言的翻译原则;而在类似文物“龙山文化红陶鬶”中将“鬶”这一容器译为“Gui Vessel”,是翻译中归化与异化相结合的体现,进一步解释“Gui”的实际含义。同理,,沈阳故宫博物院将文物“白陶鬶”中的“鬶”译为“Guei-Pitcher”也是采用归化与异化相结合的方法,在尊重源语言的同时,将其实际含义翻译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