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2-08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由于英语目前作为国际语言(EIL / ELF),因此在使用英文沟通时实现国际互相可理解的目标被提倡,特别是在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英语为第二语言)或EFL(English as Foreign languag,英语为外国语言)国家/地区。 所以,诸如接近本地语言水平或传统标准英语等教学模式的地位逐渐被撼动和质疑。 本文笔者旨在讨论以国际沟通可理解为目标的情况下,英语发音教学法中坚持标准英语教学的优点和缺点,且认为在后者胜于前者。
      【关键词】国际相互可理解(international intelligibility);标准英语口音优势、劣势;非母语人士(NNS,non-native speaker)
      【作者简介】徐潺(1993.02-),女,汉族,贵州瓮安人,黔南民族师范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外语教学。
      一、前言
      克里斯特尔(Crystal,2000,p6)指出,世界是“三英世界(a tri-English world)”,即“三个层次的英语共存”的世界,第一层级为英语国家内的各种地区族群英语方言,第二层级为各种英语国家国语(如英国标准英语,美国标准英语),第三层级为国际标准英语。在本文中讨论的标准英语(SE, standard English)定义为第二层级。文章以下内容旨在讨论在英语作为外语或第二语言(EFL / ESL)的环境中,在英语教学中坚持以标准英语为教学目标的教学模式的利弊端。值得注意的是,,在英语发音教学中,将国际沟通可理解性置于优先目标,并不意味着完全忽视使用传统语言标准教学模式的优势,而是指人们需要意识到在国际背景下弊大于利。
      二、利端
      遵循传统英语语言标准有两个明显的优点。首先,英语语音教学中的传统语言标准模型是标准化模型,这对于学习者和教师都十分便利。由于标准化模型的规则经过了精心挑选、编纂,并且长时间内具有稳定性(Trudgill&Hannah,2008),因此英语学习者可以设定一个相对明确固定的追求目标;此外,学习者还可以使用大量成熟的学习资源,例如参考资料和课程资料;对于参加国际英语考试(例如IETLS和TOEFL)的学生也能因此受益,因为这些考试将传统语言标准作为评估标准;遵循标准模型还可以使教师减少工作量,因为他们可以轻松获得大量现有的教学方法和资料。第二,以传统的标准英语为目标,有利于练习公众演讲,特别是英语“核心圈国家”(inner circle countries,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如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例如,在英国,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公共媒体通常使用英国标准英语口音(RP,Received Pronouciation)(Kelly,2000,p14)。此外,一般具有英国标准英语口音的人被视为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Trudgill&Hannah,2008),例如英国皇室成员,因此标准口音是在公共场合中追求时髦漂亮口音的人的理想选择。
      三、弊端
      很显然,优势不能被否认,但盲目遵守标准英语的劣势似乎压倒性的大于优势。原因有三,如下:
      首先,诸如RP和GA(General American,美国标准英语口音)之类的本地标准口音在现实生活中是不自然的。本地标准发音通常在公共媒体和电视剧中使用(Trudgill&Hannah,2008; Mckay,2002),它们是被编入词典,同时在课堂上教授的标准发音(Mckay,2002)。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绝不会那样说话。据估计,英国只有3-5%的人会说RP(Kelly,2000; Trudgill&Hannah,2008),这意味着学过RP者仍无法与母语者无障碍口语交流。詹金斯(2012,p.487)曾观察到,一群不同L1(First Language,第一语言)背景的学生在EFL课堂上学习“类母语英语”,尽管如此,他们在课堂内外自然地交流,而未遵循在课堂上学习的语言准则。他们在课外的英语口语即使依附着其不同的L1因素,但并不影响其自由交谈和相互理解。由此可见,母语标准的口音在实际说话中似乎不太实用。
      其次,类母语水平和母语口音模型可能会使NNS教师在某种程度上处于劣势。即使NNS教师的英语水平很高, 他们的能力可能也会受到质疑(Jenkins,2005),那么 NNS教师可能会受到不公平对待,职业发展也会受到损害。麦凯(2002,p.42)认为,在英语教学中一旦接受唯母语者教师不可这个谬论,最不幸的后果之一就是让NNS教师在就业市场中处于不利地位。众所周知,全球范围内都青睐于聘请母语为英语的英语教师(Mckay,2002)。另一个原因是,外界的质疑以及达到英语母语水平的高要求,可能会导致NNS教师错误地对自己的口音感到不自信甚至自卑(Jenkins,2005; Andrews,2007)。这种情况下,他们可能会将重点放在尽可能消除自己的本地口音上,而不是放在真正的教学过程上,从而无法实现高效教学以及与学生的良好关系(Canagarajah,1999)。据Canagarajah(1999),全世界80%的ELT专业人士都是英语的双语使用者。往后的20年间,数量日益增加,这意味着NNS英语教师(占ELT专业人士双语者的绝大多数),及其学生可能无法从NS(native-speaker)教学模型中受益。相反,如果英语语音教学法超越了NS模式,则NNS教师“将处于最佳位置,将学生带入EIL领域”(Llurda,2004,p318)。
      最后,对英语标准发音的过度追求可能使NNS学习者承受繁重的工作量并深受挫败。许多NNS由于其L1的发音特征与标准英语的发音特征不同,因此难以准确发出英语语音音段(segmental)和超音段(suprasegmental)的某些特征(Walker,2010)。结果,学生为了追求完美标准英语口音而过多地投入精力,可能会导致他们英语学习负荷过重。退一步说,努力也并不是成就的代名詞,有时一分努力不等同于一分收获。人们相信,人从出生到青春期(10或12岁)存在一个主要语言习得期,即关键期假设(Critical Period Hypothesis)(Lenneberg,1967),现已扩展到第二语言习得。据该理论,学习者在关键时期之后仍可习得L2(Second language),但难以习得类母语的口音。简言之,类母语口音与标准口音似乎超出了NS学习者的能力(Jenkins,2005; Dauer,2005)。因此,对于无法企及的目标,学习者易受挫败和产生不自信,甚至会觉得比母语者低一等,这些情绪都会对他们的学习进度和自尊产生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