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作者:校园英语 字数:7264 点击:
      摘 要:语言不仅是人们交流的工具,它还影响着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和理解。当然,语言也不是人们交流的唯一手段,人们经常用手势来传达简单的信息。相互熟悉的人交谈时,非语言信号,如姿势和眼神接触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尽管语言和交流是相对独立存在的,但它们显然也以不同的方式联系在一起。语言最重要的功能是促进与他人的交流。
      关键词:语言;交际;非语言信号;沟通;语法系统
      作者简介:汤继(1973.04-),女,贵州赫章人,贵州护理职业技术学院,讲师,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英语。
      人类最重要的交流工具是语言,通过语言交流来达到预期的交际目的,从语言产生至今,人们都是通过语言来有效地传递信息。各个国家和地区地区都有自己的语言,为了能够更顺利地交流,减少矛盾,会经常采用与交流意义相关的肢体语言等来代替语言或者暗示,以达到交际的目的。从外语学习者的角度来看,外语将是他们必须学会处理的一种新的信号系统;他们将需要学习一种新的代码,将信号与习俗所确立的意义范围联系起来;他们还必须培养在特定场合处理语言的能力。
      一、交际和语言的关系
      一方面,语言不仅使我们能够与其他人交流,它还具有重要的心理功能,影响着我们对周围世界的理解和思考。我们在社会环境中的语言经验使我们用与周围人相似的方式对世界进行分类,并在我们的思维中操纵这些分类。我们绝不能低估这一认知方面对外语学习者的重要性,对于外语学习者来说,这是一个认知方面的问题,因为接触一门新语言需要他们处理新的经验类别,学习处理经验的新方法并加以操纵。
      另一方面,语言也不是我们交流的唯一手段。例如,在嘈杂的环境中,我们经常用手势来传达简单的信息;在日常交谈中,非语言信号,如姿势和眼神接触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正是交流的欲望刺激了儿童语言的发展,对于成年人来说,语言最重要的功能是促进与他人的交流。
      二、无语言沟通
      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无语言交流的例子。在一间初中教室里,学生们聚在一起讨论,试图解决一道数学题。教师现在要他们停止说话,报告他们的结论。她拍着手,则立马停止了讨论。
      显然,上述交际顺利完成的第一个条件是,学生能够真实地听到鼓掌的声音,并将其与其他环境中的声音(如移动的椅子和敲击的桌子)区分开来。换句话说,他们必须能够识别和处理教师选择用来传递信息的特定声音,以及她通过这种媒介传递的特定信号。同样,学习一门外语,第一个要求是学习者必须能够识别和处理外语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在开始时通常像无结构的噪音。
      第二个条件是,通过一些惯例,教师和学生彼此之间一定是联系在一起的,教师不说话,但她可以有效地与学生沟通,他们现在应该“停止说话”,停止说话的这一概念是教师使用的类别和处理经验的新方法。
      外语学习也包括使用一种新的传统代码,将信号转换为意义。当然,这不仅仅是将单个信号与单个意义联系起来那么简单:信号系统本身(外语)和要传达的意义的网络都有自己复杂的结构。
      第二天,我们看到教师再次鼓掌,但这次的信号有了完全不同的交际效果。学生正站在舞台上准备演一个小戏。当他们听到信号,他们不会停止说话,而是开始表演。这表明,鼓掌的传统含义并不是简单的“停止说话”。另一方面,它也不是简单的“开始你的游戏”。它代表一些更一般的东西,比如“现在做你知道在当前情况下需要你做的任何事情。”只有考虑到这种“现状”,并知道“他们需要做什么”,学生才能理解教师在特定场合想要传达的具体含义。
      一般来说,在学习一门外语的过程中,仅仅学习一系列的“信号”(无论是单词、短语还是结构)和相应的“含义”是远远不够的。为了表达和理解特定的信息,学习者需要将信号与交流发生的整个情况联系起来。
      通过对非语言交流的简要研究,我们可以以简化的形式看到交流的一些重要方面和它所涉及的一些技巧。从外语学习者的角度来看,外语将是他们必须学会处理的一种新的信號系统;他们将需要学习一种新的代码,将信号与习俗所确立的意义范围联系起来;他们还必须培养在特定场合处理语言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背景知识(例如对情境和世界的了解)将帮助他们缩小可能含义的范围,并感知到适合该情境的特定含义。
      三、固定模式的沟通
      对于刚才描述的非语言交流,让我们想象一下,下次教师让学生停止讨论时,她没有拍手,而是喊道“好”或者“OK”。这种方式并不比鼓掌复杂多少。然而,从最重要的准则中可以得出,教师和学生使用的是共同的语言。
      例如:一个女人走进一个房间,看着墙上的一些画,对她的朋友说道:“真漂亮!”一个人走进问讯处,询问下一班开往某地的公共汽车什么时候开,出来后对他的朋友说:“明天。” 在每一种情况下,说话者和听话者都分享了大量的背景知识,而所传达的信息又是如此简单——一个简单的回答、一条简单的信息,以至于一个词就足以使信息完全清晰。
      在许多情况下,人们用单一的词汇进行交流,并不是因为这是最有效的,而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学会足够的语言进行交流。最熟悉的情况是婴儿学习语言。在早期阶段,一个词通常承载着一个成年人完整的话语所表达的意义,只有将这个词与具体情况联系起来,我们才能理解意思。外国人试图用英语交流未知的语言时可能以类似的方式使用单个单词。笔者记得第一次去英国的时候,自己虽然学的是英语,但对英国本土英语仍然有很多不理解,通过将这些词语与手势和具体情况结合使用(有时也将它们简单地放在一起),笔者能够传达足够简单的信息,以满足基本的生存需求。
      构成这种简单交流的固定模式不仅可以是单词,也可以是整个短语。许多到一个新国家的游客都会早早地学习一些问候语和其他社会礼仪(“早上好!”,“很高兴认识你”),却对语言的运作方式一无所知。学习短语只是一小步,在这些短语中,某个成分可以被一系列的替代选项填满,以便进行简单的交流,如“Can I have a (sandwich/coffee/ice-cream etc.) p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