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05-19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宁天舒
      【摘要】一语习得、二语习得、外语学习三者间在基本特征上存在很多异同,如习得/学习主体、语言环境、方式、心理特征、动机和语言输入等。本文探讨了与语言习得和外语学习相关的理论,并从服务于外语教学的角度整理出能应用于外语教学中的教学观念。
      【关键词】一语习得;二语习得;外语学习;理论性分析
      【Abstract】First Language Acquisitio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 have many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terms of acquisition/learning subject, language environment, method, psychology, motivation as well as language input. A comparative study and a relevant theoretical analysis are made, which will give some guidance towards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Key words】First Language Acquisitio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 theoretical analysis
      【作者简介】宁天舒,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硕士,,研究方向:外语教学、专门用途英语等。
      一、前言
      语言习得(Language Acquisition)與外语学习(Foreign Language Learning)都是人类对于语言的学习。语言习得通常包括第一语言习得和第二语言习得。近年来,国内外出现了一大批关于一语习得、二语习得和外语学习间的比较研究。Van Patten、Calvo Cortés等人在一语、二语和外语的定义、习得/学习者主体特征、习得/学习的语言生态环境、学习方式、动机、习得/学习结果等方面做了理论探讨;Schuetze通过实验研究了一语和二语的异同,以及在二语习得环境中的二语习得和在外语环境中学习外语的问题。这些研究,绝大多数都在比较中探寻语言习得或学习主体的内在机理和外部条件。本文将概括性地对其特征及其相关性的理论解释作简要的比较,以期对外语教学给出一些有直接指导意义和有较强应用价值的理论借鉴。
      二、一语习得、二语习得和外语学习的理论性分析
      1.普遍语法原则——参数论。在众多有关语言习得的理论解释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Chomsky 普遍语法原则——参数论。这种理论解释的核心思想是:人的语言是人类遗传基因规定的语言习得机制在后天环境作用下发展形成的。一语习得起始的初始状态(initial state)的人脑和二语习得起始的已经进入稳定态(steady state)的人脑肯定不相同,先天初始的普遍语法和参数化后的普遍语法肯定也不相同。因此,不能把习得一语的参数化过程简单地照搬到二语习得上,更不能照搬到外语学习上。
      2.相通性。无论一语还是二语或者外语,既然习得和学习的目标都是语言,三者之间势必会有一些相通的地方。其中最主要表现是,语言能力的获得是一种人体机能的发展变化过程,是人脑特定脑区的神经组合及相关的语言认知器官发育成熟的过程,最终形成程序性(Procedural)的语言能力和下意识的语言行为。这种能力和行为的最直观的表现是:意义或思维的发生和语音表达上的共时性(simultaneity),就是说思维活动和语音表达是同时的,两者之间没有时间上的先后顺序。这种音义的共时性在一语中显而易见。如果说二语、外语中的目标语和一语一样都是完整意义上的语言,那么习得或学会使用目标语也应该是这样,就是说,习得二语或学得外语的目标应该像本族语使用者那样用目标语进行交际而且会用目标语进行思维。但实际上,二语习得者和外语学习者无论多么努力,在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抵达目标语的彼岸。目标语对二语习得者和外语学习者来说只能是在Kashen 所说的中介语状态,而且可能石化在某个路段,止步不前。
      3.差异性。
      (1)年龄差异性。三者之间一个重要差别是起始年龄的差别:一语习得起始于出生时,即在普遍语法尚未参数化(没有学得任何语言)的情况下习得;二语和外语均在普遍语法已经被参数化(已经学得一种语言)的情况下习得或学得。与其说母语在二语习得或外语学习中有“干扰”作用,不如说母语在二语习得和外语学习中起到滞后的作用,甚至是“拖累”的负迁移作用。
      总之,习得或学习起始年龄是造成一语同二语和外语习得/学习之间差别的根本原因。作为遗传规定下来的“基因型”(genotype)普遍语法,不能在后天环境的作用下二次参数化,出现同第一“显型”(phenotype) 并列的二次“显型”。这个看起来极为简单的起始年龄差别是派生二语习得及外语学习同一语习得有所不同的关键因素。
      (2)个体差异性。三者在本族语使用个体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尤其在书面语中。但是,这些差异只是语用、语体、修辞和词汇上的。从语言句法能力的角度上讲,只要是在正常的家庭语言环境中成长,一语习得中在习得动机、习得方式、习得进程、习得结果等方面都没有个体间的差异。但是二语习得和外语学习中的情况大不相同。
      在二语习得群体中,习得动机之间的个体差异很小,都是以融入社会文化为主;个体之间在习得方式上也基本相同,即都是以非正式训练的方式沉浸在目标语环境中;但在习得进程和习得结果上却存在着个体间的巨大差异。造成个体差别的因素多种多样,其中习得起始年龄段、环境目标语接触密度与频率、内容契合度、个体心理语言学特质等对二语习得进程和习得成就均具有正向能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