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0-01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赛珍珠是美国历史上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作家,《大地》是她的代表作,这部作品有力地改变了不少西方读者对中国的看法。而笔者发现,目前国内对《大地》的研究主要从作者本身,小说主题,人物形象等方面展开,鲜有学者从语言学,尤其是顺应论的视角来研究。因此,本文将运用顺应论来分析该小说中人物语言的选择是如何顺应其心理世界、物理世界和社交世界的。
      【关键词】《大地》 ;顺应论;人物对话
      【作者简介】孙璐(1994-),女,汉族,四川简阳人,海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在读研究生,研究方向: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一、引言
      自维索尔伦(1999)提出语言顺应论以来,众多学者尝试从不同角度去验证其理论的解释力和可靠性。在国内,学者们主要将顺应论应用于翻译理论、外语教学和语用策略,而在文学创作和赏析方面的应用却似乎冷清很多。因此,本文的研究目的在于探究顺应论在小说人物语言分析中的可行性,并探讨小说中人物是如何做出语言选择且顺应语境的。
      二、顺应论研究综述
      1987年,比利时语用学家维索尔伦(Verschueren)在其《作为顺应的语用学》一书中首次提出“语言顺应论”的概念,试图以一种新的视角和方式来考察语言的使用。我国对顺应论的研究可分为理论和应用两个部分。国内学者中首位将顺应论引入学术圈的是钱冠连教授,他于1990年在《维索尔伦的元语用选择》一文中介绍了维索尔伦的元语用选择。谢少万(2003)、刘颖(2005)等学者也发文探讨了顺应论的理论意义和价值。随着顺应论的理论不断成熟,许多学者开始将其与实际研究相联系,包括翻译实践、二语习得、语用策略等方面,如戈玲玲(2001)同其他学者均提到了语境对于翻译有制约的作用。
      三、《大地》中人物对话的顺应性分析
      1.《大地》中人物对话对心智世界的顺应。(1)语言选择对信仰的顺应。信仰是指对某种思想的信奉敬仰。王龙因家贫而只能娶大户人家的丑丫头阿兰,心里一直很自卑。他最大的希望便是气派地走进那个大户人家,并且他如愿以偿了。当阿兰从老太太房里出来后说姨太太的孩子论长相、论穿着都比不上他们的儿子,王龙非常得意,,却怕妖魔看见并抢走他们漂亮的儿子,便说道:
      “What a pity our child is a female and covered with smallpox! Let us pray it may die.”
      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鬼神崇拜是非常普遍的。而对于王龙这样的农民而言,往往会因无知而更迷信。因此,王龙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同他的思想信仰相顺应的。
      (2)语言选择对情感的顺应。情感是一种较复杂又稳定的生理体验,具体表现为爱、憎、恨等。阿兰步入中年后被确诊得了不治之症,她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整个冬天,王龙都点好炭火放在床前让她取暖,每次阿兰都无力地说太浪费了,终于有一天王龙因内心愧疚无法深藏,便说道:
      “This I cannot bear! I would sell all my land if it could heal you.”
      王龙将土地视为比他生命还要贵重的东西。在一场混乱中发大财后,他逛窑子,娶妓女为妾……他冷落了他的结发妻子,所以王龙此时的一席话正与他的愧疚之情相顺应。
      (3)语言选择对交际意图的顺应。交际意图是直接影响说话人语言选择的因素。自从王龙收购土地得了一点小钱后,他叔叔一家便想好吃懒做依靠王龙。更不体面的是,叔叔的女儿可以出嫁了,却蓬头垢面和男人们打闹。叔叔听说王龙关心他不懂事的女儿后,想趁机让王龙给他钱,伤心说道:
      “If it had been my good destiny,to have married a wife as your father did.”
      王龙叔叔借女儿办喜事之由让王龙给钱。他在语言上表现自己命不好,博取王龙的同情;又以骨肉亲情为枷锁,逼王龙“就范”。
      2.《大地》中人物对话对社交世界的顺应。(1)社会关系。社会关系指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总称。王龙去黄家领阿兰时,因为是第一次到大户人家,他好奇紧张,更多的是卑微。见到黄老太太时,王龙赶紧跪下,头碰在瓷砖地上,这时老太太拿着烟枪说道:
      “Raise him.”
      “Why does he not speak for himself?”
      老太太是大户人家黄家的主人,她的言语是符合其身份和地位的。她使用祈使句,是一种命令的语气,是上级对下级的关系,体现了她较高的地位。
      (2)社会制度。维索尔伦认为,语言的选择一定要得到社会环境的认可。在旧中国,家庭关系多以夫权制和父权制为主导。因家穷,娶亲花费又多,于是王父事先去黄家讨了外嫁的丫头给儿子做媳妇,并说道:
      “And what will we do with a pretty woman? Will a pretty woman do these things? ”
      雖然王龙认为讨了大户人家丫头做媳妇准不会好看而闷闷不乐,但王父仍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句子中连续的几个问句更体现了王父作为一家之主在话语上的权力,是对父权制的一种顺应。
      3.《大地》中人物对话对物理世界的顺应。(1)时间。时间虽是一种抽象概念,却是影响交际方使用语言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缠足”的习俗始于北宋后期,兴起于南宋,是中国封建社会特有的一种装饰陋习。
      “My mother did not bind them since I was sold so young. But the girl’s feet I will bind.”
      这段对话体现了王龙对妻子阿兰没裹脚的嫌弃,虽然缠足已经危害到了女性的身心健康,但阿兰并没有在言语上有反抗,而转移话题强调一定会给女儿裹脚。无论是交际方的心理审美,还是言语内容,都顺应特定的时代背景。
      (2)空间。空间物理因素会对语言表达方式的选择产生影响。王龙本是一个农民,不懂任何文化礼仪。在“花房”的茶馆里,为了像其他客人一样逗荷花开心,他言不由衷,甚至结巴地哄着荷花:
      “What now, my little heart?” “And so will I buy a gold pin for the hair of my jewel.”
      这些示爱的词儿实现了王龙要哄荷花开心的交际目的,但王龙说得十分别扭。他调整他平常粗声粗气地说话方式,温柔地表达爱意,其实都与当下空间物理因素相顺应。
      四、结语
      本文将小说《大地》中的人物对话作为研究对象,希望能丰富顺应论的应用范畴。但因篇幅有限,采用的语料规模偏小,今后研究可扩充语料规模,从而更全面地考察人物对话对语境各因素的顺应性。
      参考文献:
      [1]Verschueren, J. Understanding Pragmatics[M].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1999.
      [2]戈玲玲.顺应论对翻译研究的启示——兼论语用翻译标准[J].外语学刊,2002(3):7-11.
      [3]刘颖.语用学的新视角——语用综观与顺应[J].哈尔滨商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01):118-120.
      [4]谢少万.也评“顺应论”[J].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003,11(3):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