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0-0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深入研究庞德先生在翻译方面使用的相关理论以及所使用的翻译方式,以解构主义翻译理论为基础,可以直观地、细致地了解庞德先生的翻译作品《神州集》。由此可见,要根据解构主义翻译理论通过一个全新的思考角度、思考方式来赏析经典翻译作品。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清楚地认识到解构主义翻译理论本身存在一定的限制,因此,我们更要拥有独立的思考方式以及观点看法。
      【关键词】解构主义;经典作品;独立思考
      【作者简介】薛绯绯(1983-),女,汉族,河南平顶山人,平顶山市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助教,硕士,研究方向:英语教学工作。
      在20世纪欧美文学史上最优秀、最成功的现代主义诗人中,1885年出生的艾兹拉·庞德(Ezra Pound)绝对能够占据其中一席之地。中国古典诗歌《神州集》是庞德先生翻译的第一部中国古典诗歌,庞德先生翻译后的《神州集》一经发布就在世界翻译界以及文学界形成了近乎浪潮般的反响。在20世纪与21世纪的过渡时期,蒋洪新、刘军平以及祝朝伟等国内知名翻译家对庞德先生的翻译观念和翻译方法进行了细致的分析。本文通过解构主义翻译理论对庞德先生所译《神州集》进行分析。
      一、解构主义翻译理论
      在英国、美国等地,解构主义翻译理论拥有诸多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劳伦斯·韦努蒂(Lowrence Venuti)等领袖级的人物。解构主义翻译理论的主要思想并不局限于主体,更注重于思维发散。解构主义翻译理论的基本思想不是推崇中心思想,而是追求含义的延伸。解构主义翻译理论打破了人们的思维惯性以及受牵制的逻辑理论,从主观理论上对译者的本身特点、自身特性进行了赞扬,主张译者发挥自身的思维能力,不要局限于个体。解构主义翻译理论使译者意识到文学作品可能具有广泛的含义,不要局限于字面本身,导致束缚住自身的活跃思维。此时,译者通过解构主义翻译理论翻译出来的文学作品,避免了诸多质量问题的发生。由此可见,解构主义翻译理论并不是要树立一个绝对正确、绝对权威的翻译理论,而是在包容其他的同时作出拓展,加以延伸。追求解构主义翻译理论的学者也并不是死板与剖析、分解相关文学作品,而是在该文学作品的本质基础上进行多方面的延伸。
      二、庞德先生的翻译思想
      1. 庞德先生的翻译目的。在现实情况下,庞德先生翻译中国古典诗歌的目的并不“纯洁”。除了让世界了解中国的优秀文学作品、优秀诗歌,更重要的是,庞德先生想通过这种方式,,使译学界促进文学界产生又一次发展高潮。庞德先生当时的主要思想就是摒弃当时内容浮夸、用词华丽、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文学,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出一种内容朴实、用词干练、切合实际的现实主义诗歌。庞德先生对中国古典诗歌进行研究与翻译,后来带领他麾下的意象派在文学作品的语言、意象、节奏以及韵律等方面进行了大胆的突破,为后期现代主义文学打开了一扇通天的大门。
      2. 庞德先生的细节翻译理论。庞德先生在翻译创作的过程中,并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文章本身的具体内涵上,而是将着重点放在细节的变化上。曾有学者称庞德先生的翻译原理为“鲜明的细节”,意思是庞德先生翻译文学作品的中心是作品的各个细节。在翻译《神州集》的过程中,庞德先生曾经将第五首《长干行·其一》中的“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骑郎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翻译为“While my hair was still cut straight across my forehead Played I about the front gate,pulling fiowers.You came by on bamboo stilts,playing horse,You walked about my seat,playing with biue plums.”诸如此类的翻译语句一直被后人所议论。后人普遍认为,庞德先生在翻译相关文学作品时,由于不懂得汉语,导致翻译后的英文语句与原文语义不符,是对原文的曲解。然而在我国学者谢天振看来,这是“译者自身思维的发散”。了解中国文化以及中国的古典诗歌,熟悉庞德先生的人能够发现,这就是庞德先生翻译方式的独到之处。庞德先生对各个细节进行细致的刻画,还原了男孩跨骑竹马而来,围绕井栏旋转奔跑,小姑娘用手把玩着刚才从门前折回的青梅花枝的画面,表达出一对童男童女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地玩耍游戏的样子。
      三、庞德先生的翻译策略
      1. 翻译即创作。传统翻译理论的重点是文学作品及其相关作者,而相关翻译作品的翻译作者只是相关的附属者,是相关文学作品的搬运工,相关翻译作品也只是复制品。然而庞德先生却不是这么认为,庞德先生指出,原本的文学作品只是素材的专递,是已成定局的文学作品,而相关翻译作品是新的聲音、是新的血液,是一部全新的作品,“翻译即是创作”。在庞德先生的观念中,翻译与创作一样,都形成了一件崭新的作品。实际上,中国古典诗歌由于庞德先生的翻译远扬到了欧美等地,并得到了欧美国家文学界的大力推崇以及高水平的赞美,并以此为契机,推动了欧美文学派进行现代主义改革的浪潮。因为庞德先生对中国古典文学《神州集》进行翻译,将中国古典诗歌的魅力散布到欧美等地,使中国古典文学得到了极大的发扬。与此同时,也促进了欧美等地文学界特点的改革,使其摆脱了盘踞欧美文坛多年的维多利亚时代的浮夸辞藻,使欧美文学作品更加真实,切合实际。
      在庞德先生的理念中,诗歌具有声诗、行诗以及理诗等三种类型。而中国古典诗歌正是行诗的代表作品。正因如此,庞德先生在对中国古典诗歌进行翻译时,翻译重心倾向于对中国古典诗歌中的相关意象进行细致并形象的刻画。然而中国古典诗歌对于庞德先生而言,最具有吸引力的一部分就是对于客观物体的运用,即用意象抒发个人情感。例如,庞德先生翻译的李白《长干行》的片段:“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正文部分,全诗没有提及任何与爱情及思念相关的词汇,却能简要叙述了她的爱情生活,倾吐了对于远方丈夫的殷切思念。通过具体的景物描写,展示了思妇内心世界深邃的感情活动,深刻动人。这就涉及中国古典诗歌对于意象的灵活运用,中国古典诗歌习惯于借景抒情、托物言志以及寄情于景的表现手法。庞德先生的翻译作品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