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3-14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语言与思维关系密切,文章的第一部分就从思维与语言关系的角度论述了汉语思维意识培养的必要性,这是研究的前提。文章第二部分分析概括了汉英思维的不同特点,这是培养汉语思维方式的前提。第三部分从汉字和词汇的角度讲清楚了汉语思维在语言要素中的体现,这是培养汉语思维的切入点。第四部分在前面三个部分的基础上,针对汉语思维培养从老师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两个方面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汉语;英语;思维方式
      【作者简介】宝欢欢(1995-),女,蒙古族,辽宁阜新人,沈阳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国际教育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漢语国际教育。
      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使用汉语、学习汉语的人越来越多,而如何学好汉语也是学术界比较重要的问题。目的语思维对于语言学习是否有影响,有多大影响,目前尚未有定论,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具备汉语思维并不一定就能学好汉语,中国小孩学不好语文的比比皆是,不过不具备汉语思维是一定学不好汉语的,以英语的思维方式学习汉语,得到的仅仅是符合汉语语法的英语。
      一、汉语思维意识培养的必要性
      谈到汉语思维意识培养的必要性,那就要先弄清思维与语言的关系。思维与语言的关系主要有三种说法:亚里士多德认为“思维决定语言”;沃尔夫和萨丕尔认为“语言决定思维”;第三种说法是“思维独立于语言”。以下两个部分一是概括了“思维与语言关系”的前两个观点,正面证明了思维对语言的重要影响,二是对于“思维独立于语言”这个似乎否认了培养汉语思维意义的观点做出了回应。
      1.思维对语言的重要影响。“思维决定语言”是本文的证明材料,既然思维决定语言,那么想要学好一门语言,那就一定要有该语言的思维方式。至于“语言决定思维”,语言不用多做解释,本文的研究对象英语和汉语都是语言。思维方式是人们进行思维的具体模式,这种模式体现着一定的思维方法和一定的思维内容。再谈回语言决定思维,也就是说假设学好了汉语,那就等同于同时掌握了汉语的思维方式,从辩证法的角度来讲,语言决定思维,那么思维一定会反作用于语言。因此,无论是思维决定语言,还是语言决定思维,学习汉语都要熟悉甚至理想情况下要掌握汉语的思维方式。
      2.“思维独立于语言”的观点。思维与语言的第三种理论观点“思维独立于语言”似乎否定了研究汉语思维的意义。持有该观点的学者是杨守忠老师。他的观点有强调思维的独立性与重要性,是说思维不是必须依赖语言的(我们不能否认聋哑人的思维能力;初学者在表达某一思想时,需要先转成自己熟悉的语言,再译成目的语,但只要熟练就可以,靠的并不一定是汉语思维)。
      但是杨老师也并没有完全否定语言对于思维的作用(狼孩脱离人群,超过一定的发育水平后再回到人间,思维能力也无法恢复了)。而且蒋楠很快对杨守忠的说法提出了有力的反驳意见:用外语思想是外语学习要达到的境界,也是学习外语的有效方法。至此,思维与语言的关系虽然没有定论,但结论是:语言离不开思维,思维离不开语言,学好语言,可以拓宽另一种思维方式。熟悉并掌握一种思维方式,有益于学习一门语言。
      二、汉英思维的不同特点
      上一个部分分析概括了培养汉语思维的必要性,本部分就要论述汉英思维的不同特点,因为英语母语者如果不是要学习新的语言,也许都不会有英语思维这个概念,更别提汉语思维了。那么培养英语母语者的汉语思维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汉英思维的差异在哪里。
      1.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汉语重形象思维,而英语重抽象思维。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比较符合语言学领域的解释分别是:形象思维,“伴随、凭借着感性形象并融和着联想、想象、情感的思维活动”;抽象思维是指“依靠概念通过判断和推理来反映事物本质特征和内部联系的思维形式”。
      汉民族重形象思维,崇尚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是指:人和自然在本质上是相通的,所以一切人和事物都应该顺乎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就是这个观念。我们注重直观经验,以感觉、知觉、表象为依据,用具体的形象表达抽象的内容,如最初的甲骨文就是最好的印证。
      而英语母语民族重抽象思维。英语母语民族往往通过对事物感性认识的分析,达到对事物的理性认识,因而语言表达比较抽象。英语为表音文字就是最好的印证,那一个个字母,在创造之初,就是虚化抽象的结果,进而由词根词缀等方式形成一个个词汇,很明显就是概念、判断、推理的思考方式。
      2.悟性思维与理性思维。康德认为悟性是按照头脑中先天就有的概念、范畴(如因果性、必然性、规律性等)对感性材料进行加工整理,从而构成科学知识。而理性的思维,则是指以对概念的本性研究为前提的辩证思维。
      汉语重悟性思维,比如语言学上的那个经典例子“鸡不吃了”,学术界认为这是个歧义句,通常要靠补充语境,才能对句子进行理解。而英语这种情况就比汉语要少得多。
      英语重理性思维。英语的语法规则都是非常严谨的,比如一个问句:“吃饭了吗?”(Did you have a meal? Have you had a meal?)汉语直接回答:“吃了”。而英语光是问句就要涉及人称、时态的问题,不可缺成分。
      3.主体思维与客体思维。认识论中的一对范畴,主体指有意识、有实践能力的人,它具有能动性和创造性。客体是相对于主体而言的,是指进入主体的实践和认识范围的对象。
      主客体思维主要体现在汉语重主体意识,英语重客体意识上,最明显的就是在语法上,汉语主要是“人”做主语,且是主动语态居多,英语多“物”做主语,且经常是被动语态居多。
      三、汉语思维在语言要素中的体现
      培养汉语思维很重要,汉英思维方式的差异上面也已经基本论述清楚,接下来就要论述汉语思维存在在哪里,,才能由此谈到培养汉语思维。
      1.汉字中蕴含的汉语思维。汉字中蕴含的汉语思维要从“六书”谈起,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和假借。象形字推演回去都是图画,体现着汉语的形象思维和整体性思维。指事字、会意字、形声字体现着汉语的形象思维和悟性思维,每个字都并非抽象而来,而是有着说得通的缘由。“刃”(指事)是“刀”添上了一笔;“从”(会意字)是两个人。形声字的例子那就更多了,形旁和声旁各司其职,形旁体现着汉语的形象思维,声旁加形旁的结合更是体现着汉民族的悟性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