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3-2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引言
      毋庸置疑,词汇是开启语言学习大门的钥匙,语法是跨越语言隔阂的桥梁。尤其在英语学习中,只有通过正确的语法形式,我们才能构造完整的句子,传达清晰的含义,达到互动和交流的目的。因此,对于教师来说,采用有效的方法来教授EFL语法尤为重要。长期以来,以教师为中心和以PPP(演示、练习、产出)为主要形式的传统教学法,一直占据着EFL语法课的主导地位,学生也早已习惯于填鸭式教学。但是,很多研究者开始质疑这种教学方法是否能让学习者具备与英语国家的人交流所需的实践技能(Anderson,1993,p.473)。
      在本文,我们将讨论用沟通式教学法(CLT)来促进EFL语法学习。
      一、语法
      在英语语言学习中,语法与句子的结构有关,所以也可称为句法。尽管词汇学习很重要,但仅仅只有词法的学习不足以使人们在思想和交流中做出对于所有复杂含义的区分。语法使相同的单词以不同的顺序排列,创造出多种含义,从而增强了语言表达的创造力。作为显示语法结构的最大语言单位,英语句子通常由固定成分组成(McGregor, 2015, p. 105)。例如,完整的句子中总是有主语和一个谓语动词。如果谓语动词是及物动词,则句子中必須有宾语以保持其完整性。当句子变得复杂时,还会有复合句以及连接词。总之,英语语法的学习其实就是句子和句子成分的结构学习。
      但是语法太抽象了,对于外语学习者来说,它看不见摸不着,理解起来也十分困难。本文中介绍的一些有关语言习得的教学方法,可将语法可视化并提高学习者的动机。
      二、语言习得
      1.与传统教学法相对立的CLT。在传统的语言教学中,学生是被动学习者,教师会根据课程、教学方法和不同形式的评估做出所有决定(Buditama, 2017, p. 209),其中包含教师一言堂、死记硬背、及时纠错等教学策略,教师被视为知识的传递者,语言形式比意义更受关注。这些传统方法之所以在我国得到普及,是因为它们节省了时间,并能帮助学习者通过考试(Hua and Li, 2015, cited in Carless, 2007; Nazari and Allahyar, 2012)。但是,由于在此类课程中学生的语言能力被忽略,他们会很难将知识应用到实际中。 Duckworth指出,以教师为中心的学习实际上阻碍了学生的教育发展(Buditama, 2017, cited in Duckworth, 2009, p. 3)。
      为了摆脱这种困境, 教学改革迫在眉睫,CLT亟待在EFL语法教学中获得一席之位(Hua and Li,2015,p. 3)。CLT旨在提高学生实际使用语言的能力,而不仅仅是教授语言形式。 CLT有两种版本:对语言的交流观点和对学习的交流观点。前者的观点集中在我们学到的知识上,表明在EFL中功能比结构更重要,并且它们在教学大纲设计和方法论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Littlewood, 2013, p. 3)。后者认为EFL的发生方式与母语习得相似,EFL学习者在没有自然语境的情况下永远无法通过“明确的指示、有意识的学习和错误纠正”(Littlewood, 2013, p. 4)来实现沟通目的。
      近几年,研究人员提出了许多基于CLT的教学方法。其中一个例子是将“大众文化材料”带入语法课(Hua and Li, 2015)。 Hua和Li发现,使用此类材料可以使学生在考试中获得更高的分数,因为它们将语言学习与学习者的生活经历相联系,,并激发了学习者的兴趣与参与感。此外,在课堂活动中重复目标语言还可增强语言功能,从而促进这些语法形式的内化(Hua and Li, 2015, p. 8)。 研究者还发现,音频、视频、报纸和杂志等真实材料的使用可以使学生接触到真实的语言环境,从而让EFL更加有效(Mestari and Malabar, 2017, p. 130)。
      2.在中国实施CLT挑战重重。在中国的传统中学里教授EFL(尤其是语法)时,以PPP为主要形式和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学方法仍然起着主导作用,这是因为从以教师为中心到以学生为中心的转换在以应试为目的的课堂中颇具挑战。新的教学方式需要教师为课堂教学开发新的实践技能,改变对学生的评估方式,并发展适应课本的能力。教师还需要将自己从知识的传播者转变为多角色的教育者,将语言学习从基于知识获取转变为基于能力的整体发展(Wang and Loewen, 2007, p. 10)。除此之外,中国传统学校的班级通常有40多名学生,这也加重了使用CLT的教师的负担。如果新的教学方法执行不当,会造成混乱,可能会让学生认为这是浪费时间。此外,由于学习者英语水平的限制,在课堂任务执行过程中他们很难用英语进行交流,而且现行的考试也不会考察学习者的沟通能力。研究表明,尽管“大众文化材料”取得了一定成功,如果将传统语法训练的模式剔除,学习者仍然会感到不安且缺乏自信,尤其是英语水平较低的学生适应新的教学方法更加困难(Hua and Li, 2015)。
      3.教学启示。研究者提出可以将“大众文化材料”并入EFL语法课,选择学习者熟悉的内容并适合他们的水平。此外,材料需要更新以适应时代和社会(Hua and Li, 2015, cited in Alptekin, 1993)。Mestari和Malabar(2017)的结论是,在选择合适的教材时应考虑学习者的需求和兴趣、学生的水平、课程对象、语言水平和材料的丰富性,且教师必须具有设计各种课堂活动的创造力。Krahenbuhl(2016)相信新知识是建立在已知知识的基础上的,学习是经验和思想的结果。因此,教师必须缩小新知识与学生已知知识之间的差距,并给予适当的指导,特别是在CLT主导的课堂中,促使学生能够在任务中构造含义。Marzbana和Mokhberi(2012)认为有必要将语言形式整合到CLT中,以促进中介语的发展。他们的研究表明,相比较从一开始就给出形式指导,在课堂活动进行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再加以形式的指导,学习者会取得更大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