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4-27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视频成为英语教学中的重要材料之一。然而如何将视频材料有效运用在教学中,这方面的研究尚少。本文调查了大学英语视频教材中及实际课堂视频教学中“先行组织者”的分布和运用,尝试提出了其在视频教学中的应用策略。
      【关键词】“先行组织者”;大学英语;视频教学
      【作者简介】吕亮平,浙江大学。
      一、引言
      信息技术的发展和网络教学的趋势使得视频材料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英语教学中,成为外语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目前对如何有效利用视频材料进行英语教学的相关研究较少。“先行组织者”是由美国心理学家Ausubel提出的概念,,它指的是先于新学习内容呈现的,旨在为新知识和旧知识之间提供联结桥梁的概括性材料(Ausubel ,1960)。本文分析了在大学英语教材中“静态先行组织者”分布情况,调查了大学英语课堂教学中“动态先行组织者”的应用现状,尝试提出了“先行组织者”在英语视频教学中的应用策略。
      二、文献综述
      1. “先行组织者”理论。“先行组织者”是由美国心理学家Ausubel提出的。Ausubel(1960)认为,要在学习新知识前给学生提供一种引导性材料,将其以一定的策略或者方法与学生的认知结构相关联,使得学生能通过这一材料消化吸收新知识,并且将其内化到自己已有的认知结构中去,他将这一材料称之为“advance organizer(先行组织者)”。它不仅仅是简单的引导性材料,而是一种“构建在学习者已有的认知结构和认知能力基础上,具有较强可记忆性和理解性的效果,具备包容性、抽象性和概括性的特征,先于教学者传授学习者新知识呈现的引导性助学材料”(D.P.奥苏伯尔,1999)。Meyer (1992)认为“先行组织者”还具有供学习者组织与解释的属性。Lefrancois (1997)则认为,“先行组织者”主要在于提供认知结构,为新知识的学习提供认知基础,是在教授新知识前给予学生的观点或概念。这些都是对“先行组织者”的丰富和完善。中国学者陈昌岑(1985)联系中国国情,将“先行组织者”在中国进行应用和推广,他认为“先行组织者是可以帮助学生进步的一种教学实践”。汪睿君(2020)根据实际教学过程,从“教材—教学”视角把“先行组织者”分为静态与动态两类:由教材编撰者呈现的“先行组织者”为“静态先行组织者”,由教师设计并在实际教学中应用的是“动态先行组织者”,后者是前者的创生应用阶段。
      2.对英语教学中“先行组织者”的研究。“先行组织者”视角下,对英语教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其对听力和阅读的促进作用上。这些研究主要对比有无“先行组织者”条件下,听力或者阅读理解的情况不同;对比不同的“先行组织者”策略下的教学效果的差异。Chung (2002)对比研究了questiong pre-viewing和vocabulary pre-teaching两种“先行组织者”对英语听力理解的不同促进效果,结果发现两种“先行组织者”策略都实施的实验组学生的听力理解能力远胜于只实施其中一种“先行组织者”的实验组。Chang (2006)对比了pre-viewing questions、providing background、input repetition和vocabulary instruction這四种听力教学前的“先行组织者”的教学效果。Webb(2009)对pre-leanring vocabulary作为“先行组织者”进行了研究,发现将pre-leanring vocabulary作为“先行组织者”后,对阅读和写作的教学效果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3. 对英语视频教学中的“先行组织者”的研究。目前,对英语教学视频中的先行组织者的研究较少,Chuang(1998)通过实验对比了三种听觉性的“先行组织者”材料(main character、vocabulary、main character+vocabulary)对视频教学效果的产生影响,结果表明英语教学视频中的“先行组织者”的设计应更注重在新单词的教学上,同时“先行组织者”的材料应该具体化,而非泛泛而谈。
      Teng (2020)在实验中将pictures and text information from videos作为“先行组织者”,对比研究了实施该“先行组织者”和未实施该“先行组织者”的效果差异,结果表明,将pictures and text information from videos作为“先行组织者”促进了视频教学的效果。
      综上所述,从“先行组织者”的视角对英语视频教学的研究有限。本文从教材和课堂教学两个维度调查英语视频教学中“先行组织者”的应用现状,并尝试提出“先行组织者”在英语视频教学中的应用策略。
      三、“先行组织者”运用的现状调查
      为了了解大学英语视频教学中“先行组织者”的应用现状,本文以杭州某高校英语视听说教材《新职业英语:视听说教程1》为研究对象,分析教材中“先行组织者”的设计情况。同时,以杭州某高校为目标院校,采取多层随机取样,以100多名学生为样本实施了问卷调查,了解实际英语课堂中“先行组织者”的应用情况。在对结果进行整理、总结后,发现先行组织者在大学英语教学中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
      1. 大学英语教材中对视频教学的“先行组织者”策略形式多样,但学生兴趣低。对《新职业英语:视听说教程1》的warming-up部分进行统计,发现该教材中的“先行组织者”主要集中在5个方面的内容上,即relevant information、new words、sentence patterns、video related content、pre-viewing questions。将这些内容作为“先行组织者”,既可以减轻学生在视频观看时的词汇压力,同时也为学生看懂视频内容在认知上做好了桥梁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