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8-0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和多媒体教育技术的发展,混合式教学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到大学英语教学中,但混合式教学并不是技术平台、网络资源和教学的简单叠加,任何教育技术和网络资源的运用最终都要靠教师采用恰当的教学方法、教学步骤和组织具体的教学活动才能充分发挥其作用。因此,教师所采用的教学方法和具体的教学实施行为决定了混合式教学的效果。基于此,笔者开展了一学期的教学实验,采用问卷调查法和访谈法,对实验班和对照班学生的听说成绩和满意度等进行了分析,探究基于“产出导向法”的大学英语听说课混合式教学的效果,旨在促进信息技术与教学的有效融合,提升大学英语教学效果。
      【关键词】 产出导向法; 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 效果; 研究
      【作者简介】罗元梅(1987.07.11-),女,汉族,云南昆明人,昆明理工大学津桥学院,讲师,研究生,研究方向:英语教育。
      一、引言
      《大学英语教学指南》(2020年版)中针对教学方法与手段指出,在信息化与智能化时代,各高校应充分利用信息技術,积极创建多元的教学与学习环境,建设或使用在线开放课程、线上线下混合课程、虚拟仿真个性化课程等来实施混合式教学,使学生朝着自主学习和个性化学习的方向发展。因此,大学英语教师要与时俱进,不断提高使用信息技术的意识、知识和能力,所采用的教学方式要主动适应新时代大学生的学习特点。在具体的教学设计与实施过程中,融入并合理使用信息技术元素,密切关注移动学习理论的最新发展,突显现代学习方式的自主性、移动性、随时性等特点。在此背景下,许多高校纷纷开展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推动了信息技术与英语教学的深度融合。2020年初,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各高校纷纷开展线上教学,许多优质的线上资源得以建设和发展,为后疫情时代的混合式教学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极大地丰富了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的内容与方法。但混合式教学只是一种教学手段、工具,它自己本身不会起作用,需要教师基于外语学习理论、运用恰当的教学方法来组织实施混合式教学,才能达到预期的教学效果。经笔者调研,虽然很多高校已经构建了现代化的线上学习平台来开展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但目前仍存在以下突出问题:学习目标不明确,如学生在线上完成了学习资源的学习,但因缺乏相应的任务目标,体会不到自己学习的意义和成就感;线上学习资源和课堂教学安排未有效整合,导致线上和线下的学习脱节;重输入,轻输出,“学”和“用”没有实现有效对接。基于此,笔者在所任教的班级中开展了基于“产出导向法”的大学英语听说课混合式教学,对教学的满意度、效果等进行了问卷调查、访谈和分析,探究了教学效果和应注意的问题,以期为大学英语混合式教学的实践和发展提供些许参考。
      二、混合式教学
      混合式教学的概念是在E-learning这一学习方式上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E-learning是指通过互联网进行学习的方式,其在实践过程中产生了很多问题,如学习者易产生孤独感,且对设备和环境的要求较高等。随着这一学习方式进入低潮后,人们对纯技术的学习环境进行反思,而后出现了混合式教学。随着互联网技术和多媒体技术的迅速发展,混合式教学逐渐在教育领域被广泛使用,并成为研究热点。纵观国内外混合式教学的研究历程,Driscoll首次提出了混合式学习的概念。他认为,混合式教学模式是信息技术和教育融合的时代产物,是面对面教学与在线教学的混合,也是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环境下教学与辅导方式的混合(Driscoll, 2002)。2003年,北京师范大学何克抗教授开始关注并引介这一概念,开启了国内对混合式教学的研究。何教授认为:“所谓混合式教学就是要把传统学习方式的优势和E-learning的优势结合起来。也就是说,既要发挥教师引导、启发 、监控教学过程的主导作用,又要充分体现学生作为学习主体的主动性、积极性与创造性。”目前,越来越多的学者指出混合式教学并不是简单的技术混合,而是为学生创造一种高参与度的、个性化的学习体验,将学习由浅到深地引向深度学习,以促进知识的内化(冯晓英,2018)。
      三、产出导向法
      “产出导向法”(production-oriented approach)简称POA,是由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教育研究中心文秋芳教授带领其团队尝试提出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理论。该理论立足于解决外语教学中存在的“学用分离”的弊端,让学生能够以用促学、学以致用、学有所成(文秋芳,2015)。POA理论体系的发展与成熟经历了“输出驱动假设”——“输出驱动和输入促成假设”及“POA理论体系的完善”等几个阶段,现已发展成为外语教学实践中的本土化外语教学理论。在教学理念方面,P0A 提倡 “学习中心说”,“学用一体说” 以及 “全人教育说”。在运用该教学方法时,教学流程分为三个阶段:“驱动(Motivating)”“促成(Enabling)”和“评价(Assessing)”。这三个阶段并不是孤立的,它们之间没有严格的界限,每个单元的教学都包含这三个阶段的若干循环。第一个输出驱动环节为学生提供了知困和知不足的机会,第二个输入促成环节强调以学帮用,教师提供相关学习资料、指导学生学习、帮助学生完成产出任务。学生是学习活动的主体,但在课堂上如何使学生能够积极参与学习、学有成效,教师起着主导作用(张文娟,2016)。POA始于产出,止于产出,,重视对学生产出结果的有效评价。因此,第三个评价阶段注重以评促学,最后做到学用一体。
      四、基于“产出导向法”的大学英语听说课混合式教学实践
      本次教学实践的对象为云南省某本科院校非英语专业大二上学期的学生,采用的教材是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的视听说教程3。教学时长为一学期共16次课,32学时。根据学生大一下学期的口语测试成绩和听力期末考试成绩,笔者选取了两个英语水平不存在显著差异的班级来开展对比教学。实验班按照“驱动——促成——评价”的流程,运用学习通平台、QQ群、英语趣配音等APP开展混合式教学。对照班依旧采用传统的教学模式即“生词讲解——听录音——学生听答——核对答案——拓展学习——输出练习”来进行教学。在开展对比教学之前,笔者基于POA的教学理论和流程,重新撰写了一份实验班的教学大纲、教学计划和教案,提前搭建好学习通平台,搜集和上传了学习资源,录制好微课等用以开展基于POA的混合式教学所需的硬软件设施和教学素材。为了能够更好地呈现该教学模式的基本思路和流程,笔者选取了一次课(80分钟)的教学设计作为示例。内容为第一单元 “Trip Preparations and Travel ”中的一段视听材料,具体如表1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