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11-18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随着文化全球化的加深,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 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简称ELF)突破了传统标准英语和英语本族语的理论框架。在这一背景下,英语教学的培养目标,特别是跨文化能力的培养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在分析ELF语境下跨文化交际新内涵的基础上,从教学理念、教学内容和话语策略层面探讨了ELF背景下大学英语教学中跨文化能力的培养。
      【关键词】英语通用语(ELF);跨文化能力;大学英语
      【Abstract】The economic globalization has enhanced English's status as a Lingua Franca (ELF) and English plays an increasing role in Communication. Under such circumstance, the connotation of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has been changed. Therefore, in college English teaching,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including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sensitivity and tolerance to multiculturalism, in particular, the ability of expressing Chinese culture should be improved. Based on the discussion of related researches, this paper explores effective ways to promote students'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from the aspects of changing teachers' teaching philosophy, expanding teaching contents and offering communicative strategies.
      【Key words】English as lingua franca;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college English teaching
      【作者简介】徐红梅(1972-),女,山东栖霞人,昌吉学院外语系,副教授,研究方向:英语教学、话语分析。
      【基金项目】2021年昌吉学院科研项目:“文化润疆”视域下大学英语融入中华文化认同研究(项目编号:21KCSZ005)。
      一、引言
      21世纪经济全球化不断扩大了英语在全球的使用范围,用英语进行跨文化交流的人不仅限于英美等内圈国家的“本族语者”,更多的是来自世界不同地区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非“本族语者”。英语成为“来自不同语言文化背景的说话者共同的语言选择” (Jenkins, 2009)。这一现象被称为英语作为通用语的使用( 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或 “英语通用语”(ELF)。简单地说, “ELF”是指不同母语背景人之间的英语交际(Seidlhofer, 2012)。在英语通用语(ELF)的新框架下,英语使用区域的多样化和多元化已成为英语使用的显著特征,使用范围已经超越核心区域的英美语言标准和社会文化规约(冉永平,2013)。鉴于此,我国大学英语教学的培养目标,特别是传统的跨文化教学理念与实践受到一定的挑战。长期以来,我国大英语教学一直以美英标准英语为示范,将遵循本族语者的语言标准与文化规范视为跨文化交际中的语用规范,忽略了多元文化下英语的多样性与复杂性,忽视了语言的“适切性”。而新时代背景下,,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的地位与日凸显,英语使用者全球文化观下的跨文化信息处理能力亦尤为重要。因此,在这一新的语境下加强学生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二、跨文化交际能力研究与英语教学
      跨文化交际能力是在跨文化交际语境中,交际者得体有效的实施交际行为的能力。针对跨文化交际能力的研究主要有探究其模式構成等内涵研究(Chen1989;Yong Kim,1992;杨盈和庄恩平,2007)和对跨文化能力测评的相关评估量表,如BASIC(Olebe & Koester,1989),CLSAQ(Mason,1995),ISS(Chen&Starosta,2000),YOGA(Fantini,2001)以及跨文化能力培养的应用研究(高永晨,2006;任仕超、梁文霞,2014;黄文红,2015)等方面。上述很多研究大都是将英语视为一门外语,以英语本族语者的语言标准,语用文化规范作为参照标准的。因此,在ELF的新背景下,一定程度上已不能适应跨文化交际的实际。
      全球化进程中,英语变体的多样性特征势必带来英语交际理念的变化。为此不少学者开始关注ELF背景下的教学研究。国外以麦凯的《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教学:反思目标与方法》最具代表性。麦凯探讨了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的教学目的、教材中文化因素分析及教学法等问题。麦凯认为既要承认英语的国际化,又要鼓励英语教学的本土化。近十年来,中国外语界文秋芳、冉永平、陈新仁等很多学者都从不同视角,结合国内外研究,从中国国情和英语教学现状出发,探究ELF背景下高校英语教学本土化路径。文秋芳 (2012) 提出从语言、文化和语用三方面构建教学体系,强调交际语境和语言的可理解性、跨文化交际能力和语用能力。冉永平,杨青(2016)提出跨文化交际能力在ELF背景下应赋有新的内涵:包括平等宽容、合作共赢的文化态度,对异域文化的敏感力,文化比较与反思能力,文化移情能力,磋商能力和准确流利表达本土文化的能力等方面。陈新仁,李捷(2017)认为ELF背景下的教学应突破单一的标准规范,应更多地提倡平等共赢的文化态度,更多地提升学生移情、宽容、磋商的能力,更多地提高学生准确、流利表达本土文化的能力。总之,在ELF背景下,如何提升运用英语进行有效跨文化交流是当前英语教学面临的新挑战。本文将结合ELF背景下跨文化交际中的新变化,新内涵,尝试探究适合新形势跨文化教学的应对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