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12-17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模糊语言学作为一门需要不断理论探索发展的学科,其语用价值是巨大的。在高校英语教学中,通过准确分析模糊语言学的学科特点,对学生进行有效指导,是推动教学有机进步的重要举措。
      【关键词】模糊语言学;英语教学;语用价值;高校
      【作者简介】郑露秋,福建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外语教育学院。
      引言
      模糊语言学这一学科有着独特的学科学习特点。其语用价值对高校英语教学进步发展的影响是巨大的。通过不断探索与实践,发挥其语用价值,提升高校学生的实际英语应用水平是众多高校教育行业从业者应该重点关注的问题。
      一、模糊语言学
      1.模糊语言学中的语言变量。模糊语言学中的语言变量是一个新兴概念,打破了语言学原有的衡量标准与方法。例如,身高是一个语言变量,如果它的单位值是以语言为标准衡量的而不是具体数值衡量的,即高、不高、很高、很矮、不矮、矮等,而不是11、12、13、14。语义规则的功能是将复合语言值中所谓的主要术语的相容性与复合值的相容性联系起来。为此,模糊限制语以及连接词被视为非线性运算符,它们以指定的方式修改操作数的含義[1]。语言变量的概念提供了一种近似描述现象的方法,这些现象太复杂或定义太模糊,无法用常规的定量术语来描述。特别是,把“真”当作一个语言变量,它的值有真、非常真、完全真、不太真、不真实等,这就产生了所谓的模糊逻辑。通过提供近似推理的基础,即一种不精确或不精确的推理模式,这种逻辑可以为人类的推理提供一个比传统的二值逻辑更现实的框架。结果表明,概率也可以看作语言变量,其值包括可能、非常可能、不可能等。语言概率的计算需要非线性规划的解,结果的不精确程度与潜在概率的不精确程度相同。语言学方法主要应用于人本系统领域,特别是在人工智能、语言学、人类决策过程、模式识别、心理学、法学、医学诊断、信息检索、经济学等相关领域。
      2.模糊结构语义学。论模糊自然语言意义的生成模式是具有一定科学依据的。毫无疑问,语言实践似乎与人类语言和交流的细节密切相关。语用学作为一门研究策略、意图和说话人所传达意义的学科,关注的是从会话行为中推断意义的方式,用来决定好的论证的正当性、构成性和调节性约束最终与语用条件相联系。这些语用条件使得一个给定的行为试图表明一个主张的言外方面是正确的.因此,研究者将探讨相关的语用问题:言语行为、合作最大值的模糊限制语、会话含意和礼貌,因为它们在解释和理解过程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2]。
      二、模糊语言学的语用价值
      语言学这门学科是一门经验主义科学,其关注点与语言哲学、形式逻辑或数学不同,而主要关注语用意义的研究。因为它是在交际过程中使用的口语或书面文本中构成的。与其专注于理想状态里说话者虚构或抽象的、纯理论的语言用法的形式规则,语言学的语用价值是对自然语言规律的分析和描述。这些规律是真正的说话者/听话者在通过文本进行口头交流时遵循和建立的。然而,对于自然语言意义的任何描述,都需要一种足够的元语言来描述语义现象,对于自然语言意义的任何分析,都需要利用实际经验,运用科学方法,历经足够程序[3]。这两个假设的形式和经验充分地必须满足了交际理论,基于此种价值的模糊语义学才是具有全面概论性和令人满意的结论。
      模糊语言学的概念被证明至少是一个形式上令人满意的、数字上灵活的连接点,连接了现代语义学中两条主要的、看似不同的研究路线。也就是说,形式语义学家认为一个理想的说话者应该拥有更为理论化的语言模型。或者当其表达出有意义的句子,以及运用了实验语义学中更经验性的方法和程序的时候,是在试图找出真正的说话者在为交际目的而产生文本时实际做了什么。总的来说,大多数语言学家可能都会同意,自然模糊语言的语用意义有两个主要的问题:一个是自然语言的意义,另一个是自然语言的意义。
      一种语言的单词和句子内涵或结构方面进行相互联系,语言中的单词或句子如何与所指的对象和过程相关的指称方面进行联系。从后者开始,指称语义理论语言学,特别是语义学的关联性较弱。与此同时,语言学家对形式语义学的兴趣与日俱增,产生了许多不同的模式,这些模式都有其共同之处,即自然语言句子应该是“真”或“假”,或者最坏的情况下应该有第三个值,如“待定”。与谓词的真值条件一样,自然语言句子的真值条件也是根据经典集合论类似地引入的。因此,一个词的意义基本上是通过话语世界中的一组参照点来确定的,从而允许一个真值被赋予任何(声明性的)自然语言句子。这些真值模型现在倾向于展示数学严谨所要求的所有形式主义和抽象意义[4]。然而,它们这样做的代价是,对自然语言意义的基本和非常明显的特征的报道相当有限,其中一个必须被完全排除在外:即模糊性。与指称理论不同的是,结构语义学认为模糊概念是自然语言意义的基础。因此,,结构主义者一直关注的问题是,词语的词汇意义——而不是与语言外的一组对象相关——如何在语言内部相互关联,构成人们在交流时明显利用的关系系统。根据结构理论,每个词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它在系统中所处的位置。有不同的理论认为,尽管这些术语在指称上可能是模糊的,但每个术语在系统中相对于彼此的位置仍将被精确地定义。这种“结构严谨”而非“指称不精确”的虚构,非语言学科的学者,都受到了语言学家的启发。毫无疑问,此类模式和方法在一段时间和学科中是内容丰富多彩且极具有影响力的。但由于它们主要基于直觉反省和先证者提问,这便导致了其既没有达到实证理论所要求的理论一致性,也没有达到实证理论所要求的方法论客观性。因此,除了科学心理学或实验心理学之外,结构主义思想在现代语言学及其现代语义学理论中的影响似乎越来越小。然而,如果人们一致认为,自然语言语义学应该是一门经验性的科学,作为现代语言学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人们显然不能满足于依赖传统的结构方法和运用相关的程序。如果人们不满足于形式语义学所能提供的高度理论化和最抽象的概念来处理自然语言意义上非常真实和具体的问题,那么上述综合语义学理论在经验上和形式上就都充分达到了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