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12-31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Martinec & Salway 建立的图文关系模式,为多模态话语的识读拓宽了渠道,也为影视字幕翻译提供了新的研究方法。本文拟在多模态话语分析的理论基础下以图文符号系统为参考框架对电影《当幸福来敲门》的字幕汉译进行深入分析。
      【关键词】多模态;图文关系;字幕翻译
      【作者简介】叶艳萍(1985.07-),女,汉族,陕西西安人,西安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 硕士,研究方向:英语翻译、英语教育。
      一、引言
      近年来,翻译研究不再局限于文本单模态翻译的讨论。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结合翻译的多模态特征从其他视角来探究翻译活动。影视作品作为多模态产品的典型之一,受到了众多学者的关注。本文试以奥斯卡获奖电影《当幸福来敲门》为例,从多模态翻译的视角下以Martinec 和Salway的图文关系为依据,重点分析影视作品中字幕与图像之间如何互动,同时探讨在图文逻辑语义关系的观照下其英文字幕的汉译策略。
      二、理论依据
      韩立德认为不同的语言单位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相互依存和逻辑语义关系,Martinec和 Salway将这一思想融入其中,把图文逻辑语义关系分为扩展与投射两大类。其中的扩展关系是本文介绍的重点(见图1)。何为扩展?扩展指的是图像与文字在语义上相互扩充,扩充的方式有三种:详述(elaboration)、延展(extension)和增强(enhancement)[2] 。
      本文将在多模态话语分析的理论基础下以图文符号系统为参考框架对电影《当幸福来敲门》的字幕汉译进行举例分析。
      三、电影《当幸福来敲门》字幕汉译分析
      影片《当幸福来敲门》在中国享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精彩的字幕翻译。下面将结合实例来分析图文之间的扩充对该影片字幕翻译的影响以及其英文字幕的汉译策略。
      1.详述(elaboration)。根据Martinec和Salway图文关系中的详述,字幕与画面内容可以相互解释说明即二者概括度相同或者彼此的概况程度不相同,即图为例或文为例[2] 。借用韩立德的小句逻辑语义关系,可表示为详述即“=”(等于)[3]。如例1和例2。
      例1 Gardner: This part of my life, this part here is called “running”.
      在这个场景中,主人公克里斯·加德纳以销售医疗器械为生,而他宝贵的手提式骨质密度扫描仪却因自己轻信一个街头嬉皮士女歌手而被其顺手牵羊。 当再次遇到这个嬉皮士女孩时,加德纳奋不顾身,横穿马路,飞奔而去,去追偷了自己“命根子”的女孩。因此,结合此处情节及画面,该英文部分被翻译为“我人生的这部分,眼前的这部分,叫作‘追赶’”。running没有按照字面意思译为“奔跑”。这符合图文关系的详述类中的说明。图像与字幕相互陈述与解释,采用具体化的字幕内容说明了镜头中的信息,使图文表达意义相一致[2] ,让观众清晰地感受到男主人公忙乱狼狈的生活状态,为后面的情节发展打好了基础。
      例2:Gardner: The 22 home.
      在这个场景中,加德纳描述了自己在迪安维特公司实习期间的繁忙而艰辛的生活:早起-公司培训-为上司跑腿-打电话联络客户-去幼儿园接儿子-回家。如果只通过英文字幕“the 22 home”,观众很难理解此处含义,或许以为是晚上10点才回到家。但是通过画面图像我们可以看到深夜时分,加德纳疲惫落魄地与儿子睡在空无一人的公交车上,我们恍然明白他们是在横跨整个城市坐公交车回家。此处即为图文详述关系中的“图为例”。译者采用增译的策略将其译为“最后坐22路公交车回家”,非常恰当,达到了观众与影片之间的信息交流的通畅。
      2.延展(extension)。延展即“+”(附加于)[3],指图与文之间相互增添新信息的关系。如例3与例4。
      例3 Chris: And the Y? The Y. We talked about this. It's an I in “happiness.” There's no Y in “happiness.” It's an I.
      在这个场景中,加德纳送自己的儿子克里斯托弗去幼儿园,出来后发现幼儿园外墙上的广告语出现了拼写错误(如图),并指着广告墙向幼儿园工作人员投诉。对于不认识英语或者英语比较薄弱的观众来说,光看这个广告墙画面是完全无法理解的。此处译者对文字内容进行了归化处理,译为“我提过的,幸福的‘幸’写错了,这里写成了辛苦的‘辛’”。译者在这里进行了灵活变通,从汉语文化中找到相应的契合点,将原语对白中的“Y”和“I”用汉语中的“辛”和“幸”对应。这种处理让译语观众在有限的时间以及快速的画面转换过程中明白H-P-P-Y-N-E-S-S 是一种拼写错误,拉近了影片与中国观众的距离。这种翻译策略我们可称之为“替代法”。
      例4 Motel manager: Hi, Chris, I'm waiting.
      在这个场景中,加德纳带着儿子回到廉价的汽车旅馆。旅馆主人追出来说“I'm waiting.”很明显,此处旅馆老板虽然没有明确说等什么,但是根据画面中场景,可以判断出来他是在催促加德纳缴纳房租。因此译者在这里结合相应图像信息,并没有照搬字面意思译为“我还在等你”,而是对这个意思进行了延展,翻译成了“我还在等房租”。文字内容对图像内容的这种延展,维系了镜头之间的信息交流[4] 。
      3.增强( Enhancement)。图文增强是以视觉手段增加人物间的方位、距离和权力关系,参考韩立德的小句逻辑语义关系,可表示为增强即“X”(乘以)[3]。在字幕翻译时也要考虑到這种图文关系,如例5和例6。
      例5 Christopher: Dad, where you go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