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2-04-06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 要:外来词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载体,在跨文化交流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外来词的翻译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文化的传播。本文是一项基于LIVAC汉语共时语料库(Linguistic Variation in Chinese Speech Communities)对比研究,通过检索英语外来词在北京和香港地区媒体语料中的使用频率,分析七种英语外来词的翻译方法,总结普通话和广东话外来词翻译偏好及其原因,旨在为译者提供更多关于外来词翻译的启发。
      关键词:外来词;翻译方法;语料库;普通话;广东话
      作者简介:王容宇,女,安徽合肥人,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翻译研究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语料库语言学。
      一、研究背景
      外来词,又称借词或舶来词,指的是不存在于一种语言中,但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从其他语言中借用的词汇。20世纪以来,大量外来词涌入中国,这一语言现象激发了不少学者对外来词的研究,,如香港城市大学教授邹嘉彦比较香港新闻和内地新闻用语,提到英语外来词翻译的两种方法“取音”和“取义”。在《基于语料库的文学翻译研究》一书中,学者胡开宝和李翼强调“以语料库为代表的语言数据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但目前大多外来词研究都没有使用语料库作为辅助工具,这可能会引起因个人的语言使用习惯而导致的思维定式或缺乏以数据为基础的理论依据。鉴于此,本文将借助LIVAC语料库进行英语外来词翻译方法研究。
      二、基于语料库的英语外来词翻译研究
      LIVAC是一个由香港城市大学语言资讯科学研究中心开发的共时语料库,筛选了北京、香港、台湾等地具有代表性的媒体语料。本研究笔者从日常饮食、交通科技、文化娱乐、服饰穿搭、体育运动五个方面收集了五十个英语外来词,通过语料库检索记录外来词在北京和香港地区媒体语料中 的使用频率。具体统计结果见表1。
      数据显示,普通话和广东话中共计十个外来词在北京和香港出现的频率为零,说明这些词汇较少地活跃在大众视野中,所以笔者没有将其纳入研究范围,其余四十个外来词按照李丹和张翼翼提出的七种翻译方法进行分类,具体统计结果如下(表2):
      由表2可知,普通话中意译是最常见的翻译方法(27/40, 67.5%),其次是音译(9/40, 2.25%)。而在广东语中音译明显远高于其他翻译方法(33/40,82.5%),其次是音译加汉语语素(3/40,7.5%)。音意兼译、半音译半直译、直译和零翻译在普通话中各出现过一次,意译、音意兼译、半音译半直译以及零翻译在广东话中也是如此。
      三、英语外来词的七种翻译方法
      (一)意译
      意译要求译者根据语意而非语音来进行翻译,更强调含义的表达,而非语音特征。与广东话相比,普通话常用意译,如lift(电梯)、flim(胶卷)、球(ball)。究其原因有二:一是普通话音节少且短,人们更容易接受和记忆,而音译后的外来词音节增多,增加了不必要的负担; 二是由于普通话在中国使用人数多、范围广,具有普遍性和统一性,若过多地音译外来词,则会造成混乱。
      (二)音译
      音译是指直接照搬发音或以非常接近发音的方式将一种语言转化到另一种语言。有时我们在自己的语言中实在找不到对应的词,就会采用音译,比如单词chocolate,普通话叫“巧克力”,广东话叫“朱古力”。从表二可以看出广东话偏向于音译,因为粤语的语音系统比普通话更复杂,能灵活应对英语的发音,并且“这些外来词的发音贴近英文,同时也顺应了粤方言本身的音韵系统,故而能迅速被公众接受而广泛流传”。
      (三)音意兼译
      音意兼译法是音译与意译的高度结合,兼具表音和表意的功能。以hacker为例,普通话的“黑客”和广东话的“骇客”不仅在发音上与原词相似,而且也间接反映出非法入侵者的含义。与其他音译词和意译词相比,音意兼译法一方面填补了音译词的语义空白,另一方面弥补了意译词的语音缺失。但这种翻译方法要求高、难度大,不仅需要很好地兼顧源语言的发音和含义,还要充分发挥目的语言的表意优势,所以在普通话和广东话的外来词翻译中并不多见。
      (四)音译加汉语语素
      音译加汉语语素是将整个词音译后附加一个汉语语素。在列举的外来词中,普通话未出现音译加汉语语素词,但在广东话中出现过三次。第一个是“吞拿鱼”,将tuna音译后,加上“鱼”,表示某种鱼类;第二个是“插电器”,是charger的音译,附加“电器”二字,说明与电子产品有关;最后一个是“拉力赛”,是音译rally后,再加注汉语语素“赛”,表明某种赛事。根据表二, 此翻译方法多出现在广东话中,主要原因是广东话的音译词较多,而纯音译词不具有表意功能,于是通过添加汉语语素,帮助人们理解英源外来词。
      (五)半音译半意译
      半音译半意译,顾名思义是一部分采用音译,另一部分采用意译。表一中普通话和广东话各有一处使用了这种翻译方法,分别是 “时装秀”和 “迷你裙”。“时装秀”来源于fashion show,前半部分fashion被意译,后半部分show被音译。同理,“迷你裙”来源于mini skirt,前面mini音译成“迷你”,后面skirt意译成“裙”。
      (六)直译
      直译可以理解为逐字翻译。列举的外来词中,广东话未使用直译法,而普通话的“草莓”采用了该方法,是将复合词strawberry拆成straw和berry两个部分,分别对应汉语里的“草”和“莓”,再合并成“草莓”一词。虽然直译法保留了原词的形式,但有一大缺点就是目的语受众难以理解,比如,中国人听到“草莓”第一反应可能认为是某种草本植物,但不会联想到是一种水果。
      (七)零翻译
      所谓“零翻译”就是不加任何改变地直接使用原词,完整保留单词的读音,含义和书写形式。从收集的外来词中,零翻译出现的频次在普通话和广东话中远远少于音译和意译。表一中的KO是knockout的缩写,普通话和广东话都是直接借用。零翻译的好处显然是省去了翻译步骤,摆脱了音译和意译的牵绊,但有学者认为零翻译“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汉语文字的严整和美感,影响了汉语表意功能的发挥”。这也提醒了译者为汉语言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也要考虑保留汉语言原有的特征和美感。
      四、结语
      外来词是语言发展和文化交流的产物,英语作为一门国际通用语,对其他语言和文化都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本文借助LIVAC语料库检索五十个英语外来词在北京和香港地区媒体语料中的使用频率,按照意译、音译、音意兼译、音译加汉语语素、半音译半意译、直译和零翻译七种翻译方法进行分类,研究主要发现普通话更倾向于使用意译,而广东话常使用音译。笔者通过分析七种外来词的翻译方法,推断出这与普通话和广东话自身的语音系统,以及两种翻译方法的优缺点有直接关联。
      参考文献:
      [1]胡开宝,李翼.基于语料库的文学翻译研究[M].上海: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21.
      [2]李丹,张翼翼.浅析汉语语料库中的英语外来词[J].教学与管理,2012(4):117-119.
      [3]刘华.模因论视角下粤方言中英语外来词及其顺应性研究[J].东南大学学报,2016(6):141.
      [4]刘爱兰.浅析“零翻译”外来词泛滥对汉语的危害性[J].语文建设,2014(8):72-73.
      [5]邹嘉彦,廖国辉,王培光,史湄,蔺荪.香港电视新闻节目中的粤语与普通话用语初探[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1990(1):70-76.

    gzslib202204032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