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04-20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孟晓飞
      【摘要】目前对于《上海孤儿》,还没有学者从人际和谐管理理论的角度去解读这部作品,本文的研究或许可以对《上海孤儿》的解读提供一点新的思路。
      【关键词】石黑一雄;《上海孤儿》; 人际和谐管理理论
      【作者简介】孟晓飞,山东济南人,山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目前对于《上海孤儿》,还没有学者从人际和谐管理理论的角度去解读这部作品,本文的研究或许可以对《上海孤儿》的解读提供一点新的思路。英国的Spencer-Oatey提出人际和谐管理理论,包括面子管理和社交权管理两个方面。面子包括素质面子和身份面子:素质面子指的是交际主体在能力、技能、智力、外表、品行等方面,,希望得到对方正面评价。身份面子指的是交际主体希望得到对方对自己身份的认同与维护。社交权管理包括交际主体间的平等权和交往权。平等权包括:惠损、公平互惠和自主控制。交往权由尊重原则、交际联系原则和情感联系原则组成。
      下面,我们运用人际和谐管理理论对《上海孤儿》文本中的几处对话进行分析:例(1)我朝其中一堆人走去想加入他们的交谈,却见大家一齐把脸转向我……其中一个名叫罗杰·布伦瑟斯特的男生便指着我说:“可要当福尔摩斯式的侦探.他的个头绝对太矮了。”(石黑一雄 9)
      班克斯所在的是英国上流社会的贵族学校,学生本应该最讲究所谓的英国绅士风度,彬彬有礼,但是班克斯的同学却当众嘲笑他的身高,这严重损害了班克斯的素质面子,并且违反了交往权中的尊重原则。这种在众人面前公然伤害同学面子和尊严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大英帝国培养未来“精英”的贵族学校,真是莫大讽刺。
      例(2)“对不起,我认为是该把自己介绍给您的时候了……我叫克利斯托夫·班克斯。”……海明丝小姐正抬起头用冷漠、审视的目光看着我。在接下来的沉默中,她飞快望了一眼正在读的书,似乎它正发出不满的哼哼声。最后她疑惑不解地开口道:“哦,是吗?你好。”(18-19)
      这是班克斯与海明丝的第一次交谈,海明丝极其冷淡,自认为已经是著名侦探的班克斯的素质面子和身份面子都遭到了极大的伤害。我们再看一下两人在一段时间之后的第二次会面的场景:
      例(3)“这还用问!就说你是英国最最出色的侦探!要是在伦敦,春天那阵我们就会告诉他们了……”(31)
      在例(3)中的第二次会面,海明丝把班克斯说成“英国最最出色的侦探”,对班克斯的素质面子和身份面子都给予了很好的维护。至于原因,只是她想请班克斯帮忙将其带入高级宴会以便去结交达官贵人。两次会面海明丝对班克斯的态度天壤之别。读到这里,我们发现自诩“高人一等”的英国人也不乏势利。
      例(4)“这很正常,”林先生说,“随便坐。摩根先生说你已经吃过了。可你瞧,我们已经为你准备了晚餐。因为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中国菜,我们还专门从隔壁英国邻居家借来了厨师。”(170)
      即使林先生听说班克斯已经吃过饭,仍然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来招待,而且还专门花钱请了一位英国厨师。这里,林先生的行为充分体现了交往权中的情感联系原则,让班克斯体会到来自中國人的浓浓的关心。这个细节塑造了热情好客的中国人形象。
      例(5)“……我希望你再等我一会儿,说不定待会儿还得用你的车……你看”—我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一些钞票—“瞧,我不会让你白等的。”年轻人的脸因为生气涨得通红,面对我的钱扭头就走,仿佛我拿出来的是什么令人生厌的东西。他脸色阴沉地回到车里,重重关上了门……年轻人生气归生气,却并未发动引擎。(201)
      中国司机的任务已经完成,本来可以离开。班克斯想通过给钱的方法让司机帮忙,司机反而很生气。在西方人眼中,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在中国传统文化看来,这是一种侮辱,伤害了司机的素质面子,在中国人看来,只要是朋友, 帮忙是应该的,作者对以重情义为特点的中国文化的“褒”,对一切以金钱为中心的西方文化的“贬”,重塑了中国人形象。
      例(6)“可是……上帝!我们真的已经出了租界?到了闸北?听着,你是个蠢蛋,知道吗?大蠢蛋!……很可能我们就在战区附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207)
      中国司机冒着生命危险帮助班克斯寻找父母,可一旦中途遇上困难,西方精英班克斯马上对中国司机破口大骂,这损害了中国司机的身份面子和素质面子,也违反了交往权中的尊重原则。而司机始终没有语言反击,仍然尽力开车寻找目的地。在班克斯的指责谩骂和中国司机的恪尽职守的鲜明对比中,欧洲中心主义者所宣扬的西方文化比东方文化更文明的谎言大厦轰然倒塌。
      通过运用人际和谐管理理论的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作者在作品中解构了西方文化比东方文化的“优越”,也解构了英国人的“高雅文明”的形象,同时重构了中国人的形象,促使读者重新思考东方主义的对与错,展现了石黑一雄“流散的历史观”。
      参考文献:
      [1]邓颖玲,王飞.流散视角下的历史再现:《上海孤儿》对英、日帝国主义侵华行径的双重批判[J].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6):141-145.
      [2]冉永平.人际交往中的和谐管理模式及其违反[J].外语教学,2012 (4):1-5.
      [3]石黑一雄.上海孤儿[M].陈小慰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
      [4]杨鸿.人际和谐管理理论视角下的冲突性话语分析[J].三峡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4):10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