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0-03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围绕几段爱情故事的缘起与发展,《傲慢与偏见》描写了一群来自乡村和城市的男女形象。在几位女性的择偶过程中,“绅士”一词被反复提及。书中其他人物谈论某位男性时,话语中也经常出现对此人是否“绅士”的衡量与判断。对于重视礼节的18世纪英国社会,绅士与否是男性品质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主要以《傲慢与偏见》中三位青年男性为例,分析作者笔下的绅士形象,并总结相应的绅士标准。通过比较分析,本文发现作者通过欲扬先抑的手法引导读者认识到绅士的核心不在于外在的表现,而在于内心的正直与高尚。
      【关键词】绅士;外在表现;正直;比较分析
      【作者简介】黄雅琳(1990-),女,汉族,成都人,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助教,硕士,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大学英语教学;郭家宏(1980-),男,汉族,天津人,西南财经大学天府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研究、大学英语教学。
      一、引言
      《傲慢与偏见》的女主角伊丽莎白面对男主角达西的第一次求婚时,首先拒绝了达西的请求,之后生气地对达西说到“倘若你能更绅士些”(had you behaved in a more gentlemanlike manner)。达西第二次求婚成功后,向伊丽莎白完整复述了这句话,并说起这句话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内心震动(Austen, 2008)。作为出身上流社会并日常被尊为绅士的人,达西对伊丽莎白责怪他不够绅士一事相当敏感。从他在求婚被拒后写给伊丽莎白的长信中可以看出,这种不适感甚至在短时间内超越了求婚被拒的痛苦。笔者用gentleman搜索全文时,发现gentleman(绅士,名词)一词出现了40次,gentlemanlike(绅士的,形容词)一词出现了8次,这些词出现在不同的人物口中,也被用来描述不同的人物。很明显,如同文中人物对“绅士”的执着,小说作者也在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时,试图探讨怎样的人、怎样的行为举止才符合绅士的标准。
      二、文献综述
      总体来说,多数学者对《傲慢与偏见》的研究主要从女性的角度入手,专门从男性角度探索这本小说的文章与专著并不多见。笔者于2020年5月9日在知网以“傲慢与偏见”和“女性”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搜索到213篇文章。但是当“女性”换为“男性”时,仅得到9篇文章,,换为“绅士”时,检索到的文章只剩6篇。例如,王珍平(2011)、巩卓(2009)、何敏会(2009)的研究对象均为文中男性的婚姻观,其中的主要影响因素为财富和阶级;康丽(2016)探讨了《傲慢与偏见》中男性人物形象的刻画以及男性角色在文中起到的作用。苏悦(2017)和张越(2013)均选择了一个文本和《傲慢与偏见》进行对比来研究文中的绅士形象;李新美(2017)和赵雪梅(2013)均以本书为出发点来研究以历史的眼光推及当时社会中的绅士文化;何畅(2019)从情感的角度分析《傲慢与偏见》的绅士形象。
      国内对《傲慢与偏见》的研究较少以文中男性为主,但实际上作者奥斯丁对于文中男性和女性都给予了细致的刻画,从女性角度入手的研究也离不开和男性角度的映照。因此本文通过对比研究文中几位男性角色来总结作者对何为绅士一问的解答,希望能丰富国内学者对《傲慢与偏见》的解读。
      三、对比分析三位男性角色形象
      文中最先出场的是宾格利和达西,二人在哈福德郡人心中留下截然不同的印象,为读者提供了第一次认识什么是绅士应有行为的机会。威廉·卢卡斯爵士对宾格利的印象极好,“年轻、非常英俊、极其平易近人,而且打算参加一下次舞会”(Austen, 2008)。待到舞会开始,宾格利带着达西入场,众人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两位男士。描写宾格利的语句包括“好看,非常绅士,和颜悦色,行为举止不拘泥也不做作”,众人对达西的第一印象是“长得高,面庞英俊,举手投足间透着贵族气”,在听说他的收入高过宾格利一倍之后,在场的男性都赞扬他“一表人才”,女性说他“比宾格利先生还英俊”。但是,之后人们很快发现达西的举止令人讨厌:“傲慢,看不起人,难以讨好”“脸色冷峻,拒人千里,完全没法和他的朋友(宾格利)相提并论”(Austen, 2008)。这些语句说明,兩位收入颇高的男士首先在外表上都得到了认可,但是性格傲慢、不主动融入众人、冷漠待人等问题让他们高下立现。Geogre Mosse认为,现代男子气概通过一种理想的象征着美德的男性美得以体现(1996)。换言之,真正的男子气概是内在美和外在美的结合,而达西的首次亮相恰好暴露了他内在美的欠缺,在绅士的宾格利的强烈对比下,达西显得非常不绅士。
      随后的舞会中,两位男士的表现进一步证实了众人的看法。宾格利“活跃且不做作,全程都在跳舞”,根据本尼特太太的叙述,除了和本尼特家大女儿跳了两支舞之外,他还邀请其他女宾跳舞。然而达西只和宾格利的两个姐妹分别跳了一支舞,他还拒绝被介绍给其他在场的女性(并与她们跳舞),整晚都只是一个人在房间里走动,偶尔聊天也只是和宾格利一家聊聊(Austen, 2008)。出于礼貌,在男女共处的公共场合,标准的礼貌行为应当是相互交谈,聊一些文雅的并且众人皆可参与的话题(Klein, 1989)。宾格利的活跃表现在与人友善交谈和与众多女性共舞中,而达西拒绝结识陌生女性也拒绝和其他参加舞会的人交谈的行为则明显缺乏礼貌。为此,众人的判断是:“他是最傲慢也最拒人千里的人,所有人都希望他以后再也不要出现了” (Austen, 2008)。此处强烈的表达体现出众人对达西的进一步否认。Jason Solinger在评论奥斯丁《劝导》一书时提到,传统的观念认为有田产有财富承袭的贵族才是绅士的最佳人选,相反,需要为生计奔忙的人根本没空成为绅士(2012)。参照这个标准,达西收入高于宾格利,因此应当比宾格利更有资格被尊为绅士。然而,从小说中来看,他虽然富有,但性格和行为举止在其他人看来不配“绅士”二字。这说明传统的财富对绅士与否的决定作用已经被削弱了。Thompson也写道,根据18世纪的标准,达西在舞会在上的表现——举止高傲并且拒绝跳舞——充分展示了他自以为高人一等,而宾格利一刻都没歇着,一直在陪女宾们跳舞,这种做法才更加绅士(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