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4-30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中国文化失语”现象是中国大学英语教育面临的重要问题。在新时期,英语翻译教学需要将中国特色文化翻译列为教学改革的重要目标。本文以英语翻译教学设计为例分析英语翻译教学如何融入中国特色文化翻译。
      【关键词】英语;翻译教学;教学案例
      【作者简介】钟颖(1983-),女,广东河源人,广东行政职业学院,讲师,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7年广东省重点平台及科研项目“客家文化的翻译研究”(编号:2017GWQNCX030,负责人:钟颖);2017年广东行政职业学院“數字校园建设实验校”专项科研课题“基于多媒体认知理论的英语在线自主学习资源的设计和推送”(编号:GDXZZYS1706,负责人:钟颖);广东省高职教育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关于2018年度教育教学改革项目(重点项目)“人工智能自适应技术赋能下高职英语听说教学模式探索与研究”(项目编号:201804)、广东省党校行政学院系统哲学社会科学规划2018年度科研项目“中国文化‘走出去’背景下广州‘中华老字号’商标英译现状及翻译策略研究”(项目编号:18WX02)、2018年度广东省普通高校重点科研平台和科研项目(青年创新人才类项目)“广东省‘中华老字号’商标英译改进策略研究”(项目编号:2018GWQNCX019)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引言
      中国大学生的“文化失语”现象已得到广泛关注。“文化失语”的根源在于大学生对中国特色文化了解不够深入,对中西方文化的异同缺乏清晰的认识,从而导致其对西方文化盲目崇拜,对本民族文化缺乏自信。在英语翻译教学中融入中国特色文化的翻译实践内容,一方面有助于学生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特色文化,另一方面能提高学生对中国特色文化的翻译实践能力,为中国特色文化走向世界夯实基础。
      一、英语翻译教学中“中国特色文化”翻译的缺位现象
      1.课程设置忽视“中国特色文化”的融合。目前的英语翻译课程设置分为两类,一类是专门用途英语翻译课程,另一类则是学术英语翻译课程。这两类课程设置均忽视了中国特色文化翻译的理论研究和实践。
      2.“中国特色文化”翻译未纳入教学目标。上述两种英语翻译课程设置均没有将中国特色文化的翻译能力纳入课程教学目标中,专门用途英语翻译课程突出实用性,以分析行业、企业英语翻译的实践案例为主,而学术英语翻译课程则侧重翻译美学,通过分析名家名篇的翻译实例来总结翻译技巧,反思翻译理论。中国特色文化的翻译包括方言、民俗文化、民间文学等从未纳入英语翻译课程教学内容中,相关翻译能力的培养则无从谈起。
      3.教材内容僵化,缺乏“中国特色文化”的翻译元素。目前市面上的教材鲜有关于中国特色文化翻译的教学内容,专门用途英语翻译类教材依据岗位工作流程来编排教材,而学术英语翻译类教材则以翻译技巧或者翻译理论为主线分章讨论名家名篇翻译作品。由于经典案例大同小异、名家翻译作品经久不衰,所以教材编排和翻译素材少有更新,内容和形式固化。中国特色文化翻译最多作为补充材料出现在章节末尾,并未对其进行系统、深入的探讨。
      二、英语翻译教学与中国特色文化翻译相融合的教学设计
      1.翻译教学中重视中西方文化的比较研究。翻译是一项跨文化交际活动,因此,在翻译教学中必须重视源语与目的语的文化比较,其语言载体则是跨文化翻译教学需要关注的主要对象。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比较主要是通过透视语言表象挖掘其所蕴含的文化差异。首先,比较源语与目的语的叙事方式。在《翻译和冲突》中,Mona Baker认为“叙事构成了现实世界而非仅仅是反映了现实世界”(2006:5)。说话者的说话意图和文化底蕴决定了语言信息的布局和顺序。试比较:“阿哥得病妹也知,妹知不能来看你。”英译为“When you lay sick,dear lover,what could I do?I knew,but could not come to visit you”。源语将宾语前置,强调“阿哥得病”这件事,第二句则把主语放在首位,强调主语“妹”对这件事的看法。两句话的叙事顺序体现出“妹”对“阿哥得病”事件的关注和焦虑。而在译文中添加了“when”引导的时间状语从句和一个“what”引导的特殊疑问句。通过限定时间来强调说话人在“阿哥得病”这个事件中的参与度,通过特殊疑问句来反映说话人的迷茫与无助。源语强调事件及其对人的影响,译文则强调时间和因果逻辑关系。其次,比较源语和目的语的概念隐喻。隐喻是人类借以认知世界的方式(Lakoff and Johnson,1980)。如“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即见树缠藤”,上下两句形成一个工整的对句,“入山”与“出山”既相互对立又相互呼应,构成一个完整有机的整体,反映了道家阴阳理论。英语文化源于基督教和逻辑实证主义,上句话英译文为“Entering the hills, you see vines clinging to trees;Leaving the hills,you see trees clinging to vines”。译文中添加了主语“you”,强调说话者与听话人之间的互动关系,同时使用动名词形式作状语说明谓语动作发生的时间,这是由于英语文化中没有阴阳的概念,因此源语的隐喻概念被删除。
      2.翻译教学需注重中英文语言表达习惯的比较。首先,引导学生融合语义、语构和语用对中英文词汇进行比较。语义的生成离不开语构和语用,在翻译时需要将三者结合起来思考词汇的使用规律,在教学中可通过案例分析法将中英文对应词汇的使用情况进行比较分析。“妹”这个词在汉语中不仅可表示血缘关系,还可以是男性说话者对其心仪女性的称呼,或者是女性相对于心仪男性的自称,映射了两者之间的爱慕或者暧昧关系,而在英语中却极少使用“sister”一词来对应“妹”,因为“sister”在英语中仅指血缘关系,不能指代两性关系。如果是情侣之间的称呼,,比较常见的用词有“my darling”“you”等,而这些词的使用也分具体情况,“my darling”比“you”更加具体、直接地表达两者之间的亲近关系,而“you”则预设对话场景,包含说话人和听话人或者预设听话人,拉近了说话人和听话人之间的空间距离,但模糊了男女之间的情感关系,因此要通过具体的语境来揣摩“you”的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