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2-03-25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徐志摩和萧乾都是著名的作家和翻译家,二人都翻译了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关于徐志摩的译文研究有很多,但萧乾关于凯瑟琳·曼斯菲尔德的翻译却还没有学者研究过。本文旨在填补这一空缺。首先,本文分析了徐志摩的译本和萧乾、文洁若和萧荔三人合作的译本是如何按照目的论的目的原则和连贯原则翻译《园会及其他故事》的;其次,本文从词汇、句法、语篇三个层面比较分析了两个译本以及它们给读者带来的不同感受和各自的特点,从而分析两个译本所取得的效果。
      【关键词】曼斯菲尔德;翻译;目的原则;连贯原则;徐志摩;萧乾
      【作者简介】孟星涛(1996- ),女,汉族,河北秦皇岛人,宁波诺丁汉大学,在读研究生,研究方向:英汉翻译。
      一、引言
      凯瑟琳·曼斯菲尔德是著名的英国短篇小说作家。意识流是凯瑟琳作品的主要特征和风格,在时间和空间上也有一些曲折和变化。在凯瑟琳在中国的作品研究方面,方开瑞介绍了曼斯菲尔德的小说在20世纪是如何被翻译和介绍到中国的。刘略昌、幸小梅和李文革、徐华等人都对徐志摩的翻译进行了分析。为了填补这一空白,笔者将分析萧乾的翻译,并与徐志摩的翻译进行比较。
      徐志摩的译文(例中称“徐”)读起来很生动,朗朗上口,像诗一样,他经常使用直译,而萧乾、文洁若和萧荔(三人合作翻译,下文以萧乾代替三人)的译文(例中称“萧”)比较自由,语言也更自然,显得非常通俗。他还把凯瑟琳在原文中强调的斜体字用粗体中文翻译,考虑得十分周到。
      本文的目的是研究这两个译本是如何实现目的论的目的和连贯原则的。首先,目的论的目的原则:正如汉斯·弗米尔在Towards a General Theory of Translational Action Skopos Theory Explained一书中所说的:“翻译行为理论的最高原则是‘目的原则’:任何行为都是由其目的决定的,即它是一种行为目的或目的的功能。”第二,目的论的连贯原则:这一规则包括两个方面:语内连贯和语际连贯。语内连贯是指信息本身具有足够的连贯性,可以根据读者的具体情况进行解释。语际连贯是指源语与目的语之间的连贯。“这种连贯性取决于译者对原文的理解(必要时咨询原文作者后)和翻译目的”下面笔者根据这两条规则来分析这两个译本。
      二、目的原则
      目的论规则是“翻译行为理论的最高规则”。让我们看看徐志摩和萧乾是如何看待译文的目的的:
      例1:
      SUDDENLY – dreadfully – she wakes up.
      徐:忽然间,怪害怕的,她醒了转来。
      萧:她蓦地——惊惧地——醒来了。
      人们通常用破折号来表达转折,虽然用两个逗号对中国读者来说也有点陌生,但通过徐志摩的翻译,读者一读到“忽然”和“害怕”这两个词所描述的情况和人物时就会明白情况,这也为译文增添了一点异国情调。在萧乾的翻译中保留了破折号,并在译文的开头加上了“她”这个主语,这对中国读者来说更容易理解,因为这是故事的开始。汉语中有一个惯例,主语应该在句首,所以萧乾采取了这种改变词序的策略。
      例2:
      ...and the thought came and went through Rosemary's mind, that if people wanted helping they must respond a little, just a little, otherwise it became very difficult indeed.
      徐: ……蔷媚的心里不由得想,一个人要旁人帮忙他自己也得稍微,就要稍微,帮衬一点才好,否则事情就为难了。
      萧: …… 罗斯玛丽的脑子里过这么个念头:人们要是想让别人帮忙,,自个儿也得合作点儿才成,哪怕一点点呢,不然实在太难了。
      英语中有很多插入语。在这句话中,“just a little”是一个插入语,但书面汉语中插入语并不多。中国人倾向于在句末而不是在句中加东西,以免破坏的句子结构。在徐志摩的翻译中,“就要稍微”的位置就是英语中插入语的位置,这意味着中国读者必须要在这里停顿片刻,然后阅读下一部分。它虽然保留了原文的原貌,但会阻碍中国读者的理解。然而,萧乾对译文和原文的目的作了充分的考虑:这里翻译的目的就是描述一种现象或人物,传达一种思想,或者供人们娱乐。因此,读者必须在阅读时感到舒服,然后再思考其深层含义。因此,萧乾在译文的这一部分末尾加上了“哪怕一点点呢”,这对中国读者来说听起来更正常、更容易。
      例3:
      Do stop crying.
      徐:好了,不哭了。
      萧:快别哭了。
      萧乾对这句强调句的翻译很精彩——用粗体字突出重点,尤其是这种短强调句中这一做法十分好用。因为在一般情况下,译者不会把短句翻译成长句,但如果译者在翻译中不加词,在强调句的翻译中就很难表达重点。萧乾在这里的目的是保留强调重点,而不增加其他的词,比如,徐志摩翻译中的“好了”就是增加的词,读起来似乎就不如萧乾的翻译短小精悍,保持了原汁原味。
      三、连贯原则
      目的论的连贯原则是指语内连贯即文本信息本身具有足够的连贯性,并能根据读者的具体情况进行解释。让我们看一些例子来说明这个规则:
      例4:
      She leant over her, saying...
      徐:她靠着她的一边,问她...
      萧:她俯身朝姑娘說……
      文中出现了两位女性:女主角罗斯玛丽和史密斯小姐。徐的翻译更像是逐字逐句的翻译,这种译文对现代读者来说有点陌生。另外,这么短的句子中有三个“她”在汉语中是很不常见的,如果译者没有具体说明哪个“她”是指罗斯玛丽,哪个“她”是指史密斯小姐,那就显得非常混乱。萧乾充分考虑到语篇内部的连贯性,在译文中增加了“姑娘”,使读者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