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15-09-04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生态翻译学(Eco-translatology)由中国学者胡庚申提出,指一种生态学途径的翻译研究,抑或生态学视角的翻译研究。Translatology是一个合成词,大多数英语词典里并没有收录该词。根据Translation Studies(翻译学)所产生的学术背景,我们建议把生态翻译学英译成Eco-Translation Studies,这更有利于新学科-生态翻译学的构建和发展。 
      【关键词】生态翻译学 Eco-translatology Eco-Translation Studies 
      一、问题的缘起 
      2006年,中国学者胡庚申在翻译全球文化国际研讨会上宣读了Understanding Eco-translatology,诠释了生态翻译学研究的基础、内容和方向。特别是,他于2008年在《中国翻译》上发表的“生态翻译学解读”一文,明确指出了生态翻译学的基本内涵,其中包括生态翻译学的英译名(Eco-translatology)。自此,生态翻译学的研究拉开了序幕。 
      虽然国内外专家逐渐认可并发展生态翻译学的这一事实摆在面前,可是笔者想到“翻译学”在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之初,也经历了英译名定位的问题。起初学者也用诸如Translatology,Translation Theory,Translation Studies和Translation Science等英译名来命名“翻译学”这门学科。由此,生态翻译学是不是需要从翻译学学科建设背景中,吸取借鉴它的翻译方法呢? 
      二、Translatology,Translation Studies的译学背景 
      我们先考察一下translatology一词究竟有何译学背景。实际上,translatology是一个合成词,大多数英语词典里无法找到这个词。那么,将生态翻译学译为Eco-translatology是否难于被外国学者理解甚至沿用?有学者考证translatology已基本成了我们翻译学一词的英语对应词,譬如学科名称玄翻译学(Metra-translatology)、译介学(Medio-translatology)、生态翻译学(Eco-translatology)等。穆雷(1996)指出,我国首部以翻译学命名的专著是1988年问世的,这是一部47万字的英文大作《翻译学》(Translatology)。由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教授凯伊·道勒拉普担任主编,中国学者王宁担任中文主编的书名Perspectives: Studies in Translatology中译文的名称是《视角:翻译学研究》。进一步证明在中英文学科名称、书名的翻译中,翻译学和translatology成为互用的对应关系。 
      尽管国内外的学者都试图用translatology这个合成词表示翻译学的概念,但是这个词的使用情况却不见好甚至被认为是多余的。陈学斌等(2005)就指出:“在西方,人们曾建议用该词来指称现在普遍认为的‘翻译学’,但它只在德国、加拿大、丹麦等国使用,而并未得到主要英语国家的普遍承认。Holmes和Pym认为它是一个‘多余的生造词’,主张用不那么有‘科学味’的Translation Studies代替之。由此可见,translatology在主要英语国家译学界并未取得‘合法地位’。”在考证两词的内涵之后,王宏(2006)认为,translation studies的外延比translatology更为广泛,建议使用前者称呼翻译学。在这种情况下,用translatology对应翻译学是不妥的,难以被西方学界认同。这也是我们为何重新考量生态翻译学英译的本意。 
      20世纪80年代,James Holmes在The Name and Nature of Translation Studies中指出,除了缺乏适合的交往渠道之外,还有“另外两个阻碍学科乌托邦发展的问题,其中首先是该研究领域的名称问题。”(谢天振,2008:205)。他认为,Translatology,Troductology,Translation Theory,the Theory of Translating,Translation Science和the Science of Translation均不适合作为翻译学这门学科的正式名称,因为他们均存有缺陷。例如,Translation Theory涵盖力不够大,不足以包含翻译学科里所有的研究内容,,有许多对翻译进行的研究并未纳入翻译理论框架中。为了更好地涵盖学科的研究范围和领域,他提议用Translation Studies作为翻译学的最终名称。自此以后,“这个提议已经被西方学界所普遍接受,并广泛沿用。”(谢天振,2008:3)。既然起源于国外的Translation Studies”早已被公认为是建立翻译学学科的名称,那么中国学者在提出新的颇有建树的生态翻译学理论时为什么不基于这一事实呢? 
      三、结语 
      翻译的原创理论基本上是源于国外,作为中国本土的生态翻译学在这种大背景下,能够开创并保持本土特色,且在国内外引起反响,这已为构建生态翻译学学科建设起到了良好的铺垫作用。 
      生态翻译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要想取得长足的发展,必须重视学科名称英译规范问题。我们建议将之译为Eco-Translation Studies。本研究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加深对生态翻译学学科建设的认识,也可以引导其它一些新兴的学科在此基础上更好地构建和发展。 
      参考文献: 
      [1]陈学斌,刘彤.Translation Studies的名与实——再议“Translation Studies”一词的汉译[J].南昌大学学报(人社版), 2005(6):159-161. 
      [2]胡庚申.生态翻译学解读[J].中国翻译,2008(6):11-15. 
      [3]穆雷.“中国科技翻译学”的提法是否合适[J].上海科技翻译,1996(1):36. 
      [4]王宏.Translation Studies能否一词两译[J].上海翻译,2006(4): 64-65. 
      [5]谢天振.当代国外翻译理论[M].南开大学出版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