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2-03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本文旨在调查和分析上海海关学院大学生利用手机App进行英语学习的情况,探索建立基于移动学习终端的《大学英语》课程综合实训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教师通过微信平台发送学习视频、讨论任务、课前背景知识等资料给学生,起到学习促进者的作用;学生通过微信发送口语作业进行汇报和分享;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利用英语APP进行学习。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发现,学生对微信和英语APP对英语学习的促进作用持认可态度,但也存在一些问题,急需进一步反思与整改。
      【关键词】移动学习;APP;实训模式
      【作者简介】初春玲,上海海关学院海关外语系。
      经过多年的英语教学信息化建设,上海海關学院已经拥有雅信达、蓝鸽等基于PC终端的英语自主学习平台,但信息技术革命导致学生的学习习惯也随之改变,蓝鸽与雅信达英语学科平台访问量呈下降趋势,我院学生现在更多使用手机APP进行英语学习、训练和交流。本项目拟对我院大学生利用手机APP进行英语学习的习惯和效果进行研究,并尝试构建以移动学习终端为介质的《大学英语》课程综合实训模式。
      一、移动学习简介
      移动学习指通过虚拟媒体(例如个人电子产品、社交互动和内容)学习的需求和能力。可以用于移动学习的设备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数字笔记本。移动学习着重于学习者的行动自由及其与技术的互动,它的一个显著功能就是为学习者提供便利。无论学习者身在何处,都可以在无须更改时间表或不影响其他重要活动的情况下进行学习。此外,移动学习支持即时共享和传输学习内容,也支持即时反馈系统。反馈是学习过程中的重要环节,可以通过迅速评估来鼓励有效学习。移动学习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将小工具用于教学。在现代信息社会,每个人都有很多机会阅读和学习使用数字设备,而不是阅读纸质书,这正是移动学习所要考虑的。通过数字小工具进行学习可以使学习者有更多的空间去探索和提出问题。移动学习的历史并不很长,主要经历了以下几个标志性事件:1968年,艾伦·凯(Alan Kay)及其学习研究小组的同事开发了Dynabook,这是一种用于教育的书籍大小的计算机。1975年,IBM 5000成为第一台可用的便携式计算机,为移动教育奠定了基础。1996年,,Palm发行了PalmOS,可以访问手机设备上的学习和组织软件。2001年,欧盟委员会资助启动了“移动学习项目”,以探索移动教育。
      二、项目研究过程
      1. 基于移动学习终端的《大学英语》课程综合实训模式的构建。首先,项目研究者在课前通过微信群向实验班学生推送与综合实训内容相关的阅读材料、单词拓展等视频。阅读材料一般选自外媒,力求让学生接触到原汁原味的英语和热词手账。比如在教学“ Smart Car ”这一单元之前,教师通过微信推送了一篇有关车展的新闻报道,以便学生了解各种车型、品牌、汽车新科技的英文表达。微信群还推送了两段智能汽车的视频,并提出两个预热问题:“What is your conception of smart cars?” “Which do you prefer, smart cars or traditional cars? Why?” 单词拓展方面则采用新的形式,以视频推送实训重点单词在各个语境中的用法,学生看后进行词义总结、听读、翻译等热身训练。热身训练可以因地制宜,既可以独立进行,也可以在社交平台以小组合作的方式开展。需要指出的是,在这个综合实训预热阶段,教师不仅要完成资源推送,还要提前布置课堂讨论话题和预习任务。课堂综合实训则突出成果输出、巩固、拓展、答疑。经过多维度的评价,表现好的学生或小组会在期末评分时得到较好的平时成绩。在课堂阅读、听说、翻译等综合实训项目结束后,学生利用微信平台发送实训项目成果给教师。成果采用视频口语作业的形式。教师对学生的视频作业进行点评、反馈,并在微信群分享优秀成果,学生进行交流、讨论,并根据教师及同学提出的建议,把再次录制的修改过的口语作业分享在群里,作为自己形成性评估的重要考核部分。
      2. 问卷调查。针对基于移动学习终端的《大学英语》课程综合实训模式的效果,项目研究者对两个班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共回收 82 份有效问卷。 问卷共14个问题,对应学习APP的种类、使用方式、APP学习内容等进行调查。问卷重点考察了英语移动学习的促进作用。
      三、数据分析
      1. 英语移动学习方式及需求分析。对于 Q1“是否愿意使用英语 APP 进行学习”,54.9%的学生表示愿意,40.2%的学生表示看情况而定,4.9%的学生不愿意。对于 Q2“最喜欢的英语 APP 的种类”,30.5%的学生选择“ 字典类”,18.3% 的学生选择“单词记忆类”,17.1% 的学生“阅读类”,12.2% 的学生“听说训练类等”, 8.5%的学生偏向“网络教程类”,13.4%的学生选择“影视歌曲类”。对于 Q3“用手机学习英语的时长”, 57.3%的学生在一小时以内,14.6%的学生选择一至三小时之间,3.7%的学生每天三小时以上, 24.4%的学生“不确定”。对于 Q4 “使用 APP 的时间安排”,54.9%的学生选择“无计划、零碎时间”,42.7%的学生“既有零碎时间也有计划时间”,只有 2.4%的学生选择“计划好的整块时间”。对于Q5“用英语 APP 学习是否有学习目标和计划”,11.0%的学生“有明确的学习目标和计划并能执行完成”,39.0%的学生“有明确的学习目标和计划但有时不能完成,20.7%的学生有学习目标和计划但经常不能完成,29.3%的学生“没有学习目标和计划,有时间就看看”。
      2. 基于移动学习终端的《大学英语》课程综合实训模式的效果分析。对于 Q6“英语学习 APP 对英语听说能力提高的作用”,4.9%的学生选择“明显提高”, “79.3%”的学生选择“有一定提高”,15.9%选择“效果不明显”。对于Q7“使用英语 APP 对提高读写能力的作用”,3.7%的学生认为有“明显提高”,75.6%的学生“有一定提高”,20.7%的学生表示“效果不明显”。对于 Q8 “教师通过微信平台推送学习内容”,8.5%的学生认为帮助很大,73.1%的学生认为有一定帮助,18.3%学生“效果不明显”。对于Q9“教师通过微信平台评改视频作业”,11.0%的学生认为帮助很大,64.6%的学生选择“有一定帮助”,24.4%的学生选择“效果不明显”。对于Q10“教师在微信平台分享同学作业”,3.7%的学生认为有很大帮助,35.4%的学生认为有帮助,37.8%的学生选择有一定帮助,23.2%的学生选择“不确定”。Q11“教师加强对移动学习终端的指导”,6.1%的学生认为很有必要,65.9%的学生认为有必要,14.6%的学生认为没必要,13.4%的学生不确定。对于Q12“利用移动终端学习英语能提高学习兴趣和动力吗”,7.3%的学生认为有很强的促进作用,81.7%的学生认为有一定促进作用,11.0%的学生认为效果不明显。对于Q13“列出最喜欢的三个 APP”,学生的回答较分化,英语流利说、百词斩、有道词典排名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