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2-27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本研究以本科《跨文化交际》课程的翻转课堂教学为例,从教学法、认知目标和人性化关系三个维度探究翻转课堂的设计要素和实践价值。研究显示,对话教学、知识联通思维和人性化的师生及学生间关系对翻转课堂教学有着积极作用;同时,营造自组织学习共同体是传统教学思维和架构实现优化,并与翻转教学理念对接的必要环节。
      【关键词】教学法;认知目标;人性化关系
      【作者简介】杨昊(1981.11-),男,汉族,江苏无锡人,江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二语习得。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5年教育部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繁荣计划项目“联通和对话视域下的翻转课堂实证研究——以高校跨文化交际课程为例”(项目编号:15YJC880106)和2013年江苏省“博士集聚计划”的阶段性研究成果;2020年江南大学自建在线课程项目(项目编号:2020ZJ24)以及2013年江苏省“博士集聚计划”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传统课堂面临着三对难以兼顾的权衡因素:标准化的知识讲授和个性化的互动式教学之间的范式选择;教师单一的授课模式和学生多元的思维类型及学习需求之间的矛盾;应试教育和精熟学习之间的目标取舍。这三对权衡因素的存在使传统课堂模式的边际产出持续递减,并在很大程度上阻碍着学校跟上信息化社会变化的步伐。久居象牙塔内的传统教学模式已愈发感受到这股推力及其带来的明确无误的信号:要么顺势而行跟上信息化潮流,要么停滞不前被市场颠覆。但好消息是,这股推力同时也带来了实现教学变革急需的思想和技术两大要素。翻转课堂便是思想和技术这两股力量共同作用下萌发出的教学模式结构性创新,为课堂教学不再受制于上述三对结构性权衡因素提供了有益的解决方案。本研究以英语和日语专业《跨文化交际》课程的教学为例,从教学法、认知目标和人性化关系三个维度探讨翻转课堂的设计要素和实践价值。
      一、翻转课堂设计的三个维度
      1. 教学法是内核。Jonathan Bergmann和Aaron Sams把翻转课堂的实践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传统翻转课堂,以实现教学程序上的翻转为标志——课前传授+课堂内化,同时遵循课堂时间价值优化原则——即从课前到课堂的认知层次呈递增趋势;第二阶段为“翻转课堂2.0”,即在传统翻转课堂架构的基础上,教师根据具体的学科特点和教学目标设计核心教学法。Robert Talbert认为,翻转课堂模式是一个操作系统,,而诸如基于项目、问题或探究等的积极学习策略则是APP,可以根据教学内容、教学目标以及学习者的特点优化组合。Bergmann和Sams认为,实施翻转课堂最好的方法是设计多重教学模态, 即在每一个认知层次的目标上设计多个活动项目供学生选择,包括评估模式,因为没有哪一种学习方法适合所有的学生。
      2. 人性化的关系是纽带。Bergmann和Sams认为,人性化的课堂和师生关系是任何成功教育模式的关键。在翻转课堂里,Bergmann对师生关系的定义是教练和运动员的关系;而Sams则喜欢“一头扎进学生堆里,和他们一起鼓捣,弄得乱糟糟、脏兮兮的”。此外,学生之间的思维互动和知识构建也是学习过程的必要的组成部分,因为高效的学习大多发生于集体之中,而学生个体间的合作则是知识增长的重要来源。构建师生协作互惠的学习共同体是在翻转教学中有效实施任何教学法的重要保障。
      3. 高阶思维能力是目标。随着翻转课堂的兴起,教育界对Benjamin Bloom的认知领域教育目标分类进行了重新审视,人们尤其关注它在教育信息化新语境中的应用价值。Lorin W. Anderson和David R. Krathohl将认知领域和知识类型两个维度整合成一个矩阵图。每个知识维度和认知领域的交汇点都可以对应一个相应的教学活动和学习目标。这对于教师,或者师生共同设计翻转课堂的多重教学模态是一个有益的工具。
      哈佛大学的Eric Mazur通过实验发现,将课堂时间用于小组讨论和同伴教学比教师直接讲授更容易促进学生对概念的掌握,因为学生间的交流有利于从学习者的角度发现思维障碍或误区并进行排解。人文类学科的高阶思维同样指向专业能力的培养。Bergmann和Sams描述了密歇根州一位名叫David Fouch的社会学教师如何训练修学大学先修历史课程的学生用历史学家的思维进行写作。在此过程中,他甚至要求学生改变英语课中养成的一些固有习惯。
      二、研究设计
      1. 教学模式。2018-2019春季学期的《跨文化交际》课程选取了三个较有代表性的主题——人性、关系和教育,每个专题的探讨为期三周,在此期间教师需要有意识地将讨论的深度逐步推进。九周的翻转课堂结束后,学生有两周的时间以小组为单位完成期末作业。《跨文化交际》是学院面向日语系大一和英语系大二共225名学生开设的必修课。本课程英语系分为三个大班教学,共150名学生,日语系分为一个50人的大班和一个25人的小班教学。两位任课教师都来自英语系。由于大班教学总会或多或少限制老师深入参与学生的小组活动,两位教师决定时常互访以扩大课堂内师生互动的覆盖面。为了建立学生在课堂活动中的团队协作感,两位教师在学期之初就让学生自发分成3-5人的固定小组。因此,从课堂讨论到课后小结再到期末作业,每个小组必须形成稳定的团队协作完成任务。另外,每个教学班还建立了QQ群,用来发布课前学习资源的链接、课堂讨论的小结以及开展后续的同步或異步的讨论。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翻转课堂的设计充分考虑到了不同学生对于学习资源和评估形式的偏好,在不同的认知领域提供了多个选择(如表2所示)。
      事实和概念性知识的理解(课前) 事实和概念性知识的应用(课堂-课后-课堂) 事实和概念性知识的整合(synthesis) (期末作业)
      活动1 观看教学视频并做摘录 课堂小组讨论、师生互动;课后以小组为单位将讨论的文字记录汇总至讨论群并展开小组间对话;二次课堂的小组展示和集体讨论 以小组为单位绘制概念图并辅以小论文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