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07-23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郑纯 陈龙
      【摘要】培养大学生跨文化沟通能力已成为大学英语的重点教学目标之一。在众多教学模式探索中,翻转课堂以其颠覆传统教学流程的教学设计,引起了大学英语教师的广泛关注。本文阐述了基于翻转课堂理念的大学英语跨文化沟通教学的三次教学设计尝试。
      【关键词】跨文化沟通;大学英语;教学设计
      【作者简介】郑纯,陈龙,河北经贸大学外语教学部。
      【基金项目】河北省高等学校英语教学改革与实践,课题名称:以思辨能力培养为导向的跨文化沟通课程建设2017YYJG22。
      《大学英语教学指南》明确指出大学英语要使学生“增强跨文化交际意识和交际能力”(王守仁,2016),为此,广大教育工作者积极开展各种教学尝试。
      传统的学习方式受到了互联网发展的冲击,学生不再依赖教室获取知识。而文化作为跨文化沟通的要素之一,内涵极为丰富,传统以知识讲授为主的课堂教学不仅只能窥其一角,还可能由于信息不全面导致学生产生思维定势,甚至形成刻板印象。同时,文化具有习得性特征,是一个人随着自身的社会化,在特定的社会文化环境中通过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学习而获得的(陈国明,2009);学生与教师同为文化的载体,学生本身所具备的文化知识、文化意识不应被忽视,教师则应成为学生学习的激发者、引导者和合作者,不能只单纯自上而下进行知识的灌输。翻转课堂的教学流程不同于传统教学流程,教师对学生知识的传授借由教师所提供的学习资料被提前到课前进行,而学生知识的内化则由课后完成作业转变为课堂中师生、生生之间的探讨(赵兴龙,2013),这种以学生为中心,颠覆传统教学流程和师生关系的教学模式可能会对跨文化沟通教学有所启示,对此,本文进行了三个阶段的尝试。
      第一阶段以What-Why-How 为核心的中西文化比较
      由于“跨文化沟通”的“跨”本身隐含文化对比之意(Sammovar, Porter & Stefani,2000), 且学生在英语课堂中感触最深的就是中国文化与以英语国家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的异同,因此,此次课程设计决定从学生的直观感受入手,选择以中西文化比较的方式加深学生对文化认识,提升学生的跨文化意识和跨文化敏感度,同时通过翻转课堂培养学生的思辨、合作及课堂展示能力。
      此轮课程以每两个教学周为单位讨论一个文化主题,如教育、艺术、节日等。前三周先由教师演示,并将学生分为分析组与评价组,每讨论一个主题轮换一次。教师在每次新主题教学前先向学生发放视频、文本等学习资料,要求学生自学并进行拓展阅读。第一周课堂中,教师引导学生对学习资料提出问题、开展课堂讨论;课后,教师为学生提供与该主题相关的影视或文学作品选段,由分析组以What-Why-How为思维工具,分析其中的中西文化异同点,解释原因,并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随后,分析组将讨论结果以表格的形式交给评价组,由评价组依据教师所提供的评价指南进行评价。第二周课上,评价组轮流展示讨论结果,再由教师引导全班讨论并点评,课后发放下一主题的资料包。
      第二阶段在中西对比基础上适量引入跨文化沟通理论
      第一轮尝试,许多学生在随堂反思中对新教学模式给予了较高评价,表示课程形式新颖有趣,拓展思路,然而也有同学表示,感觉课程形式大于内容,一学期下来没有学到多少东西。分析这一现象的原因:首先,教学流程烦琐,教师顾此失彼,将很多精力投放在体系的运行上,而且时间紧、任务重给学生造成了压力,使一些学生选择敷衍了事;其次,课前评价、课上汇报,再进行评价的評价这一环节过于复杂,反而影响了学生的兴趣和课堂专注力;最后,由于缺少理论指导,学生对于中西文化异同的讨论大多缺乏深度,仅停留在文化现象层面,选取的佐证材料也学术性不足。
      针对上述问题,第二轮尝试我们对教学流程进行了简化,第一周课前教师发放学习资料包,发布学习任务,要求学生以小组为单位分析指定影视或文本材料中的中西文化异同;课上,教师随机指定小组进行汇报,并要求其他学生依据手中的自查表进行同伴互评,组织课堂讨论,同时简单引入本节课所涉及的跨文化沟通知识点,在课后发放相应的学习资料;学生完成资料学习,并对所学知识提出三个问题,在第二周上课前提交;第二周课上,,教师依据学生所提问题引导学生讨论,帮助学生内化所学理论知识。
      第三阶段由问题导入“理论讲解+案例分析”模式
      祖晓梅(2015)在总结跨文化沟通特点时指出,跨文化沟通是一种动态、双向的相互作用,且讨论跨文化沟通时主体多指个人。这意味着,跨文化沟通的教学除了要关注文化要素,也应强调如何有效沟通,且跨文化沟通课程应具备应用性、实践性及以学生为本的特点,但静态的文化比较经两轮尝试,似乎难以满足这一需求。同时,以文化比较为主线的跨文化沟通理论教学的另一个缺点是知识点过于零散,学生难以形成比较完整的知识体系。
      教师在上一轮的实践中发现,在知识点讲解中使用案例进行教学获得学生较好反响,因此在第三轮尝试中教师对教学模式再一次进行调整,参考庄恩平和Nan M. Sussman(美)所著的《跨文化沟通》(2014)一书所设置的知识体系,将跨文化沟通知识点归为概念、技能和情境三类,以此为主线,每两个教学周为一单元讨论一个知识点。第一周课前发放知识点学习包并配以思考问题,同时要求学生提出自己的问题交给教师;课堂中,教师基于课前问题引导学生发言并组织课堂讨论。第二周课前,教师发放本单元案例,要求学生以小组为单位应用所学知识进行案例分析;课堂中,学生展示分析结果,教师组织学生基于自查表展开课堂讨论。中西文化比较则被揉入各个教学环节之中。
      经三轮尝试后发现,基于案例分析的跨文化沟通翻转课堂教学模式能够产生较好的教学效果。在下一轮尝试中,针对学生提出的课前资料难度较大问题,本文计划以录制微课的形式辅助学生自学。在对案例的选择上,除选用跨文化沟通教材上的经典案例外,也适量增加更贴近学生生活的实例,启发学生反思自身经历。同时,改进该课程的考核体系,以期达到更好地教学效果。
      参考文献:
      [1]潘一禾.超越文化差异:跨文化交流的案例与探讨[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11(1):1.
      [2]王守仁.《大学英语教学指南》要点解读[J].外语界,2016(3):5.
      [3]陈国明.跨文化交际学[M].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6(2): 26.
      [4]赵兴龙.翻转教学的先进性与局限性[J].中国教育学刊,2013.(4):66.
      [5]SAMOVAR. L A, PORTER R E, STEFANI. L A. Communication Between Cultures [M].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0(8):48.
      [6]祖晓梅.跨文化交际[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5. 3(1):4-5.
      [7]庄恩平.(美)萨斯曼(SUSSMAN. N M).跨文化沟通[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