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1-29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 神经通路被认为是大脑生理活动的解剖基础。近年来,随着交叉学科的兴起,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大脑语言神经通路的建立是语言学习的最终结果,而神经通路又反作用于语言习得。二语习得过程中语言迁移现象的产生,究其原因也是基于母语和二语有着共同的神经通路。二语学习者借助已经形成的母语通路,对二语的语言现象进行正迁移,从而快速而准确地习得二语;相对地,因为母语和二语的神经通路存在差异,从而导致在二语词汇和句法的习得过程中,产生了阻碍二语习得的语言负迁移现象。
      【关键词】 神经通路;二语习得;语言迁移
      【作者简介】赵妮莎(1988-),女, 重庆人,重庆医科大学,讲师,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神经语言学,二语习得;周寒靖(1995-),女,浙江人,浙江大学,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临床医学、语言病理学。
      【基金项目】重庆市教委人文社科课题(18KGH018);重庆医科大学校级哲学社会科学专项项目(201718)。
      近年来,随着神经科学的发展,神经语言学已成长为语言学的一个分支。国内的神经语言学起步于20世纪90年代,始于沈家煊(1992:10-12)对国外著作的介绍和杨亦鸣等(1997:282-288)基于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理论首次对汉语失语患者进行的语言学实证研究。本文同样立足于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理论,以中国期刊全文库(CNKI)和PUBMED 为文献来源,从神经通路的解剖学角度梳理二语习得中的语言迁移现象。
      一、语言迁移的相关研究
      在过去20年中,大量学者对二语习得的认知神经机制进行了研究,特别是对二语的神经机制是否有别于母语这个论题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探讨,但尚无定论。Steinhauer(2014:393-417)总结了二语习得过程的三大假设:多样性假设、类比假设和趋同假说。多样性假设提出,二语的加工机制与母语存在着根本性差异;类比假设表明,二语的加工机制与母语相同;而Clahsen(2006:107-126)提出的趋同假说则认为,二语学习者在学习之初的二语神经机制不同于母语,但随着语言水平的提高,二语学习者的二语习得机制与母语习得逐渐趋同。国内学者张辉(2017:10-17)也提出,在二语习得的初级阶段,由于学习者的二语水平很低,二语习得的过程主要是一个受控的过程,需要大量的工作记忆;而随着二语水平的逐步提高,语言技能会转化为自动处理,而对工作记忆的依赖也会逐步减少。
      在二语习得的过程中,语言迁移现象备受研究者关注,从20世纪初期至今,对于语言迁移现象的研究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这个阶段的研究主要与当时的行为主义理论紧密相关,主要成果包括美国结构主义语言学家Charles Fries(1963:91)提出的对比分析假设。对比分析假设理论强调母语与二语结构的不同,认为语言的差异是学习的难点,却忽视了学习者自身的因素,导致语言主体与客体的分离。第二阶段存在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基于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理論,大量学者对对比分析假设产生了质疑,二语习得研究的重心也逐步从研究语言这个客体因素转变为研究学习者本身这个主体因素。这个阶段,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显得更加密切,但有关主体与客体互动关系的研究尚未启动。自20世纪80年代末期起,对于语言迁移的研究步入概念转移假说时期,研究者认为语言与学习者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人们学习语言,相应地,语言也影响着人们的思维和认知。在学习过程中,母语、二语及学习者本身是密不可分的。
      二、二语习得的神经通路
      神经通路被认为是所有大脑活动的解剖学基础。随着神经语言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发现,神经通路的激活和语言习得之间有着紧密联系。
      1. 解剖学角度下的语言神经通路。人类语言的形成是由神经元和突触连接形成的神经网络有序活动的结果。这些活动表现为一个复杂的神经传递过程。多年研究证实,大脑中存在四个语言功能分区:布洛卡区,被称为运动性语言中枢;韦尼克区的一部分,被认为是听觉性语言中枢;额中回后部,被认为是书写性语言中枢;韦尼克区的另一部分和位于其上方的角回,被认为是视觉性语言中枢。这些语言中枢与其他具有语言特征的脑区(如弧形束、枕颞交界区、颞顶叶交界区、第三枕叶交界区等区域)协同处理语言信息。在处理信息时,神经冲动的传递(又称人脑生物波),其强度和形式随着语言内容的不同表现也不同。而新的语言信息需要在神经网络中寻找新的神经通路,随着神经通路的激活,它们共同的活动区使人类表现出兴奋,使得新的语言信息得到强化。
      2. 二语习得的神经通路。几乎所有的语言习得都遵循着一个共同的过程:信息输入-信息处理(在大脑语言中枢进行)-信息输出。而神经通路的建立则是语言习得的基础。神经通路的建立需要三个阶段,即初始阶段、强化阶段和稳定阶段。初始阶段是神经冲动的搜索阶段,相关神经元被新信息的刺激激活,为新信息的获取做好准备。强化阶段是指在相同或相似的信息刺激下,进一步使用同一神经通路,导致此神经通路得到进一步强化。稳定阶段是指重复使用相同的神经通路,当同样的信息被用来刺激神经网络时,神经冲动可以自动进入相应的神经通路。根据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理论,普遍语法是由所有人类语言共有的原则、条件和规则构成的系统,是人类语言的本质。人类大脑天生具有一套语言神经网络处理系统,遗传自父母,与种族无关。在母语习得的过程中,通过以上三个阶段使它们稳定下来,,这也被称为母语神经通路。
      如上文提到的母语习得过程一样,二语习得也同样经历这三个阶段,但二语习得的区别在于,学习者的大脑会从以下两个方面处理输入语言:一方面,一部分输入的语言信息会被导入并存储在人脑的临时存储器中,作为二语的临时神经通路,这些语言信息一般表现为学习过程中新的或难以理解的知识;另一方面,一部分输入的第二语言信息会被长期保存,作为二语知识储存的一部分。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神经网络将逐步获得处理第二语言的经验,最终形成第二语言神经通路(叶家泉,2005:61-64)。虽然母语和二语都是由一个共享的神经网络来处理的,但这个网络中的各种分布式激活模式,包括左枕叶的早期视觉处理,都随着不同的语言归属而有所区别(Oganian Y., et. al., 2015:2197-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