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3-0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随着Web4.0时代的到来,大学生面对海量的信息应当具备思辨能力,能够质疑批判信息,分析论证信息,综合生成信息和反思评估信息,然而在线教学易于忽视思辨能力的培養。从“异步在线讨论”出发,教师在英教学中运用支架式教学,依据思辨能力的要素为“异步在线讨论”全程提供支架,助力“异步在线讨论”的高阶思维培养,达到深层次对话,让学生展现深入的分析和思考,有步骤地促进学生思辨能力的提升。
      【关键词】异步在线讨论;思辨能力;支架式教学;在线教学
      【作者简介】王慧(1981-),女,安徽怀宁人,浙江万里学院,讲师,文学硕士(在读博士),研究方向:教学法、生态翻译学;杨亚楼(1998-),女,宁波工程学院商务英语17级学生。
      【基金项目】宁波市“疫情防控与教育教学”专项课题(项目编号:2020YQZX144)。
      随着互联网的广泛传播,信息急速爆炸,人们需要不断地筛选、分析、求证才能得到最可靠的资讯。但是,面对如此庞大的信息量,我们却似乎失去了判断真假的能力。高等教育实现全面网络化教学,研究网络学习环境中运用“异步在线讨论”培养大学生的思辨能力,有利于培养识别有害、有毒信息的意识和能力,从而明辨真伪、是非、良莠、善恶,避免有害有毒信息带来的不利影响。从长远角度看,培养具有思辨能力的高等人才符合国家长期发展的战略目标。
      一、Web4.0时代提高思辨能力的重要性
      思辨能力(critical thinking)也被译为批判性思维、审辩式思维或审辩思维,其概念内涵受社会、文化、环境等因素影响,不断地丰富与发展。在西方发达国家,培养学生思辨能力已经成为高等教育的重要任务之一。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的许多教育界人士都认为培养思辨能力将是21 世纪教育和研究的新热点(阮全友,2012)。西方学界重视思辨倾向的培养,强调创造思辨的文化和氛围,发展学生的元认知和自主学习力以及培养学生可迁移的思辨能力(Abrami et al., 2015)。国内教育界也注意到了思辨能力的重要性,国内研究者开始日益关注高等教育中的思辨能力研究。
      随着web4.0时代的到来,海量的信息数据产生,出现了一个新词语——infodemic,即information+epidemic,可直译为“信息疫情”。这是指面对信息轰炸,人们难辨真假,不知道通过怎样的方式才能辨别真假,因此而产生一系列心理和行为反应。为了不迷失在“信息疫情”中,当代大学生除了掌握各自学科领域的知识,尤其是懂得外语的大学生,在面对国外多种信息来源,还应具备思辨能力,即质疑批判信息的能力,分析论证信息的能力、综合生成信息和反思评估信息的能力,换言之,能够通过多种可能性的逻辑分析、推理和反思,对海量信息进行甄别。
      二、线上教学的思辨能力培养缺失
      1. 思辨能力培养的活动缺失。随着web4.0时代的悄然到来,高校采用了多种网上教学方式进行远程教育,大量课程也全面转成线上,然而线上课程更加关注知识点的讲解和传授,缺乏思辨能力的培养。实际上,网上教学更应兼顾思辨能力的培养。
      为了提升学生的思辨能力,教师应开展有利于思辨能力提升的思辨活动,创造思辨的文化和氛围,给学生创造情景,运用思辨能力解决各种问题。实证研究(Halpern, 2014)表明,有明确思辨能力培养的思辨活动是培养思辨能力最有效的途径。孙有中(2019)提出,思辨教学不能局限于学科知识和课堂教学,应培养学生真正能应用于各种情境、解决各种问题的能力。因此,思辨能力的培养不应局限于课堂教学,而应运用思辨活动来提升学生的思辨能力。然而,线上教学在课堂活动全无的情况下,更加缺乏思辨能力培养的活动。
      2. 异步在线讨论利用不足。“异步在线讨论”相对于即时交流,是种延时交流,相对于传统的课堂讨论,可协助学生从多种角度进行协商,学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整理思想、查找资料以及分析整合资料,在“异步在线讨论”中提问或发声。
      在线课程中,教师通常根据学生进行“异步在线讨论”的次数来评定分数,主要希望学生能够参与即可,并未进行深度引导。这就造成学生不能参与深层对话并提供深入的分析和反思,在线讨论发帖的比例并不能表明学生进行了批判性思维,对批判性思维的贡献度很低。因此,异步在线讨论作为在线学习中有效的思辨能力培养方式,并未得到充分利用,应有效利用“异步在线讨论”,以提升在线学习的质量。
      三、依托异步在线讨论的思辨能力提升机制
      1. 支架式教学。支架式教学的概念源自维果茨基的辅助学习概念。支架式教学模式是基于维果茨基的最近发展区理论、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和自主学习理论。支架式教学就是教师或更有能力的同伴为帮助学生解决独自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提供帮助、支持的过程。支架式教学可通过搭脚手架策略,促进学习的迁移。
      总的来说,支架式教学以学习者为中心,,培养学生的问题解决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为目标,该教学法可以用于“异步在线讨论”的活动进程,为其提供支架,支撑思辨能力训练。
      2. 思辨能力要素。思辨能力的定义在不断地演变发展,著名的德尔菲项目提出,思辨能力包括阐释、分析、评价、推理、解释、自我调节(Facione,1990)。Halpern (2014) 把思辨能力描述成是有目的的、理性的、目标导向的思维,强调推理、分析、评价、假设检验、问题解决等。尽管国内外不同时期的学者从不同视角阐释了思辨能力的内涵,思辨能力本质上是通过理性论证和反思得出合理结论或解决方案,通过分析多种证据促进科学决策的过程。
      由此可见,虽然思辨能力的定义没有统一,但是从各类定义中,我们可以发现思辨能力的要素还是相对统一的,主要包括质疑批判的能力、分析论证的能力、综合生成的能力和反思评估的能力。
      2. 依托异步在线讨论的思辨能力提升流程。线上教学可以运用异步在线讨论,结合支架式教学,以思辨能力要素为基础,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构建提升思辨能力的培养模式,助力高等教育思辨型人才的培养(见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