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1-29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语言是人们日常交流的主要形式,也是区分不同国籍的人的重要标准之一。语言创造并培养了人类和文化的产生与发展。英语是由相当大的变体组成的,包括标准英语和非标准英语。例如在澳大利亚,就有英语和土著英语并用的现象。定居、贸易甚至是媒体及义务教育的影响,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语言的形成与发展。语言之间没有对错、好坏之分。但不可忽视的是,,语言障碍和文化障碍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
      【关键词】语言;文化差异;澳大利亚;障碍
      【作者简介】沈茜(1990-),女,汉族,陕西西安人,西安欧亚学院,助教,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英语语言学习与中西方文化差异。
      一、语言被视为文化的象征
      Moore在2004年指出澳大利亚英语是带有独特的口音和词汇的主要英语变体之一,而Butcher(2008)也认为澳大利亚土著英语和标准澳大利亚英语之间存在许多差异。必须承认的是,国家间的差异会导致语言的社会差异。如今一个值得注意的社会现象是经常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融合在一起,特别是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种族问题、地区问题甚至职业因素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语言差异问题。随着赴澳大利亚留学学生数量的增长,为留学生选择合适的教授语言成为必不可少的话题。跨文化语言的教学和学习既要培养对目标语言的理解与认知能力、对熟练程度的提升,也要培养对于文化、语言和个人知识的更深层次的理解,因此在不同的场合下需要用不同的方法来解决语言问题。
      例如,在澳大利亚一些大学的预科学习中,有些留学生是需要学习相关语言课程,而这些留学生因为个体的差异对于英语的理解会明显不同。比如提到英语单词“公寓”,美国人喜欢使用“apartment”,而英国人使用“flat”,我们自然而然会以此来区分说话者的不同身份。但在大学的授课过程中,存在着个体差异的学生不理解澳大利亚的土著文化,身为澳大利亚土著的教授如果在生物学或医学的课堂上使用“mozzi”而不是标准英语中的“mosquito”来描述“蚊子”的话,很容易造成学生们理解上的偏差。
      为学校学生选择合适的语言是教学中甚至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语言教学始终涉及目标语言和学习者语言的使用,但是语言教学中不同的教授方式已经以不同的方式在逐步改变。因此,语言学习是一项对语言、文化、学习讨论和分析更深入、更具有概念性的活动,它是通过使用嵌入式教学的模式,围绕语言本身并通过语言本身进行交流和反思的过程。而概念性和反思性学习要求学习者使用语言来制定、表达和回应复杂的思想,这超出了他们在目标语言中的能力水平(Liddicoat,2007),交际语言教学经常强调只需要学会使用目标语言,因此想要在语言教学中让学生更深入地思考语言和文化差异的,仍然是个难题。
      二、现实生活中的语言障碍和文化障碍
      1.语言可能会导致沟通障碍。文化和语言之间存在差别,因此产生了不同文化间的差异。对于前往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来说,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巨大的环境差异,而这些在简单的如订购食物、购买商品、询问方向等日常生活中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在澳大利亚的餐厅点餐时,如果你说需要“tea”的话,服务员可能就不知道你具体需要的是什么。因为“tea”在英国文化中指的是一种饮料,但在澳大利亚文化中可以用来指晚餐。再如,当你需要购买药品时,澳大利亚人会推荐你去“chemist”,但如果需要购买药品的人是美国人,那他/她可能就会不明白要去哪里,因为 “chemist”在美国英语中通常用来形容某人的职业,而在澳大利亚则指的是药房。这些误会的产生,正是因为不了解文化差异而在不同场合使用了不恰当的词汇造成的。我们需要重视文化差异,尤其是对于把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语言学习者来说,我们需要尊重言语、习俗乃至社交方式上的各种差异。
      2.英语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交流和获取信息的机会。由Hoang(2008)的研究不难发现,英语水平的差异化除了会影响日常交流,英语熟练程度在很大程度上也会造成一定的文化障碍。亚洲女性不愿或羞于表达自己的需求或问题,而这些最终导致这些移徙妇女获得越来越少的机会。这种现象在雅思口试中比较常见。一方面,大多数亚洲文化教导我们做一个含蓄内敛的人,因此在回答问题时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喜欢先铺垫再表达中心思想。因為考试答题时间的限制,西方人倾向的平铺直叙的方式总是让中国学生措手不及。另一方面,面对雅思考官,亚洲学生难免会因为紧张导致表达不清自己的观点或者用词不当而错误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最终影响了自己的口语分数。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就是在西方课堂中,老师和学生们都会很明显地注意到课堂上回答问题的大多数是母语为英语的学生,而亚洲学生尤其是女性学生相对西方学生而言总体上是比较安静的,因为他/她们更愿意在私下里或者以书面形式回答老师的问题。2014年在澳大利亚学习时,我曾经做过一项调查,参与调查的日本女生针对“为什么不敢在课堂上回答老师的问题”的问题,给出的答案是“害怕回答错误,担心会因为答错让自己丢脸,甚至失去同学的尊重和老师的重视”。不可否认的是,绝大多数亚洲学生都有类似的经历和感受,这和亚洲学生从小接受的教育理念和方式是密切相关的,因为从小我们就被要求“给出正确的答案”,因此越来越多的学生不敢回答问题,也因此在课业上积压了更多的问题,最终导致需要承受来自学科和心理的双重压力。
      文化决定交际,文化是交际的基础,交际是联系语言和文化的纽带,人们通过社会交际活动习得语言和文化,交际活动得以通过语言为人们所共享(赵芳,2014:13)。跨文化交际不应只局限于英语语言学习中,应该渗透到各方面。对于新时代背景下的ESL教师来说,首先应先具备一定的文化意识,其次要善于反思并能及时调整教学理念和授课方式;对于学生而言,也应该提高自主学习和探究的能力,加强文化学习意识;在课堂教学实践中,教师可创造不同的机会让学生进行跨文化体验(荣秀秀,2014:28-30)。如果能够有效地将不同的教学理念和方式结合起来并付诸行动,那么将对英语语言学习、培养跨文化意识以及降低学生出国留学生活的不适应性等方面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
      语言主要被视为交流的媒介,但也被视为区分不同国籍的人们的重要标准之一(Menard-Warwick,2008),换句话说,语言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并且渗透到他们的各种文化中。具有跨文化能力对于ESL教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社会中,我们对于文化、习俗或多或少有着共同的看法,因此如果ESL老师在某种程度上能够意识到这些情况,就可以在特定的场合里根据每个学生的独特身份来处理好语言和文化的各种差异问题。
      参考文献:
      [1]Butcher, A. Linguistic aspects of australian aboriginal english[J]. Clinical Linguistics & Phonetics, 2008,22(8):625-642.
      [2]Hoang, H. Language and cultural barriers of Asian migrants in accessing maternal care in Australia[J].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anguage, Society and Culture, 2008,26.
      [3]Liddicoat, A.  Language choices in the intercultural classroom: a discussion paper[J]. 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 2007.
      [4]Moore, B. The Vocabulary of Australian English[J]. Canberra, Australia: Australian National Dictionary Centre, 2004.
      [5]赵芳.“渗透式”跨文化交际能力培养模式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4.
      [6]荣秀秀.中学英语教学中跨文化意识的培养[D].山东师范大学,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