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17-10-07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谜语诗谶化是《红楼梦》第二十二章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谜贾政悲谶语》的特点之一,本文着力于比较杨宪益,戴乃迭译本和霍克斯译本在本章灯谜翻译中的不同风格和取向,探讨在翻译过程中包括语篇意识,译者风格和文化负载词等问题,并得出相应的结论。
      【关键词】《红楼梦》 谜语 归化 异化 语篇意识 文化负载词
      谜语主要是指暗射事物或文字等供人猜测的隐语,也可引申为蕴含奥秘的事物。中国谜文化渊源流长,不仅谜面意味深远,而且谜底风趣幽默。好的谜语谜底与谜面之间是辩证关系,“隐”是手段,“显”是目的,“隐”中有“显”,“显”从“隐”出。也就是说要做到“底面扣合”。在我国,谜语多为四句,每句以五,七言居多,形式工整且合辙押韵,朗朗上口。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中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文学著作,也是对世界文学的贡献,多种译本纷纷问世,其中以霍克斯的译本“The Story of the Stone”和杨宪益,戴乃迭夫妇的“A Dream of Red Mansion”最具影响。杨宪益和戴乃迭是一对中英合璧的夫妇,翻译作品达百余种,杨宪益对中国的文化精髓非常了解,其目的是为了向西方读者传播中国文化,因此采用了异化策略。而霍克斯是认真研究《红楼梦》的西方学者,因他学贯东西又以英语为母语,其译文流畅通顺且加了许多文化注释,因此采取了归化的翻译策略。概括来说,杨译重视“信”,即忠实于原文的形式和精神,偏重于直译,霍译重视交际翻译,很多时候采用了意译,译文中有不少增译,活译的地方。本文结合谜语本身的特点就语篇意识,译者风格和一些文化负载词的翻译来分析比较两个译本中的谜语的翻译。
      原文简介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谜贾政悲谶语》中灯谜谶语是本章回重点之一,因为不仅宝钗念的《寄生草》表明了宝钗最终引导宝玉返回大荒山的结果,而且,众人写的灯谜诗也被认为是暗示了他们各自的悲剧命运和结局。所以最后贾政感叹了一声:“并非福寿之辈!”下面我们挑选本章中一些谜语分析比较两种译文的谜语翻译。
      语篇意识
      贾环的“大作”:
      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
      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爱在房上蹲。(打一用物)
      这首谜语的谜底,一个是枕头,一个是房脊上的兽头。贾环是宝玉的同父异母弟弟,因为是庶出,在家中地位不高;加上他形象猥琐,心术不正,行为顽劣,一向被人鄙视。这首谜语正好表现了这位三少爷的草包本色。它首先是语言粗鄙,什么大哥、二哥之类,完全是市井无赖的口吻,毫无读书人的文雅气;二是生拉硬扯,床上的枕头和房上的兽头硬把它们排成兄弟,毫无道理,三是语言不伦不类,有角八个,够多了,他却说只八个,显然很是不通。作者通过这首谜语让贾环这样一个小丑式的人物,又出了一次丑。如何将原谜诗所暗含的贾环这一人物的草包形象译出来是翻译本谜语的重点。
      杨译为:First Brother has eight corners
      Second Brother two horns instead
      Second Brother likes to squat on the roof
      First Brother just sits on the bed
      霍译为:Big brother with eight sits all day on the bed
      Little brother with two sits on the roof’s head
      可以看出杨译忠实于原谜诗,其中二,四行押韵,读起来有几分上口但整首谜诗内容上显得有些幼稚和俗气,体现贾环“童心未泯”,符合其人物形象-草包。枕头的角和兽头的角分别用“corner” 和 “honer”来表达,太过浅显。
      霍克斯将原文的四句翻译为两句,语篇上简洁许多,译文合辙押韵且每句音节数相等,形式工整。内容上低级趣味性更强。译文也表现出不通顺之意,例如,数词two和eight后名词缺失,造成语义上的不通,暗示贾环本人的愚笨,才疏学浅。另外两句话通共12个单词,其中重复了“brother”, “with”, “sit”,“the”,体现贾环语言贫乏,草包本色。
      贾政的谜语:身自端方,体自坚硬。
      虽不能言,有言必应。(打一用物)
      贾政念出这首谜语后,立即把谜底告诉宝玉,暗示宝玉告诉贾母,所以贾母一猜便着:是砚台。这首谜语和贾政的身分相称。从封建阶级的标准说,他还是有德的,恪守忠孝之道,俨然是位道学先生,这就是“身自端方”。在维护封建阶级利益和贵族家庭传统上,他对宝玉的叛逆行为深恶痛绝,严加管教宝玉,够得上“体自坚硬”了。他虽并无才学,还硬撑着一副读书人的架子,仿佛和笔、砚结下多么深的情缘,有沽名钓誉之嫌。这样一个封建家长作这么一首“一本正经”的谜语,读来觉得有些讽刺。同时,一个“砚”暗示了灵验之“验”。后文贾政从灯谜中觉得不祥,此处暗示贾政之语正确。第四句“有言必(笔)应”也暗示了众人的命运将被贾政句句言中。
      杨译为,Its body is square,
      Its substance firm and hard;
      Though it cannot speak,
      It will assuredly record anything said.
      * assuredly(bi) is a homophone for writing brush.
      霍譯为,My body is square,
      Iron hard am I.
      I speak no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