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19-07-2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李小妮
      【摘要】约束理论不能解释汉语“自己”的长距离约束、阻断效应、主语倾向性,因此,本文试图从动词的语义指向角度来分析“自己”的性质,得出动词的语义指向是影响“自己”性质的重要因素。
      【关键词】约束理论;自己;动词;语义指向
      一、引言
      乔姆斯基提出的约束理论A原则规定照应语在其管辖语域内必须受到约束。根据约束理论(Binding Theory)对NP的分类,汉语中的“自己”应该属于照应语,受约束理论A原则的约束,但“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长距离约束、主语倾向性及阻隔效应是A 原则解释不了的,因此,“自己”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关注,本文拟探讨动词语义指向对“自己”照应关系的影响。
      二、“自己”的特性
      针对“自己”的特殊性质,学者们从词汇、句法、语义语用等范围进行了分析研究。
      程工(1994)认为“自己”并不是单纯的反身代词,而具有非常浓厚的代词性特征,程工(1999)又提出“自己”是由反身代词“自”和泛指代词“己”构成的复合体。
      从句法角度分析的学者认为“自己”就是反身代词。提出的照应指代词分析法(Wang&Stillings 1984; Mohanan 1982)将“自己”分析为PRO的有形对应词,认为应该提出一个D原则来解释“自己”的约束性,让其在根句主语所支配的整个语域中受约束。参数化分析法(Manzini&Wexler 1987,Yang 1983)将管辖语域的概念参数化,认为英语反身代词的管辖语域和汉语“自己”的管辖语域是由不同的参数决定的。逻辑式移位分析法(Lebeaux 1983,Chomsky 1986, Pica 1985,1987)认为“自己”的长距离约束是“自己”在逻辑层面进行的隐性层级移位(overt cyclic movement)的结果。相对化主语分析法(Progovac 1991,1992,Progovac&Frank 1992) 认为“自己”受约束于近距离的AGR,而这一AGR在照应方面与处于高层结构的另一AGR连接在一起,“自己”就将远距离的主语当做先行语。
      从语义语用的角度分析“自己”的有自我归属理论(Pan 1997),话者指向性解释(Huang&Liu 2001),转换索引词及话者指示词解释理论(Anand 2006)。
      1.长距离约束。“自己”的长距离约束是指“自己”可以在其管辖范围之外受约束,如:
      张三i认为李四j害了自己i/j。
      张三i说李四j知道王五k喜欢自己i/j/k。
      例(1)和(2)中,“自己”既可以在管辖语域内分别受到“李四”和“王五”的约束,也可以在管辖语域外受到“张三”或“王五”的约束。“自己”受到其管辖语域之外的先行词约束的现象称为长距离约束。
      2.主语倾向性。黄正德(1982)等认为主语倾向性是指“自己”在寻找先行词时倾向于根句主语,如:
      (3)老王i送给小李j自己i/*j的书。
      (4) 老王i还给小李j自己*i/j的书。
      例(3)和(4)中,“自己”只能与“孩子”和“总统”共指,而不能与“父母”和“我”共指,这表现了“自己”的主语倾向性。
      3.阻隔效应。Huang(1984)和Tang(1989)提出阻隔效应的定义:在含有“自己”做照应语的句子里,所有主语在人称特征上应保持一致,否则只能在小句中受约束,即阻隔效应是因为根句主语与小句主语人称不一致造成的,如:
      张三i认为我j害了自己*i/j。
      他们i觉得我j对自己*i/j期望太高了。
      例(5)和(6)中,“自己”只能受局部主语“我”约束,而不能受到长距离约束。
      三、动词对“自己”照应功能的制约作用
      金钟镐(2003)认为约束域内的动词对处于宾语位置的“自己”有制约作用,他将及物动词分为可对人动词和不可对人动词,又将可对人动词分为可反身动词和不可反身动词,他提出“如果域内动词是不可反身动词,“自己”绝不能域内约束,如果域内动词是可反身动词,“自己”可以在域内或域外寻找自己的先行语”。
      但是,金钟镐的这种分析法仍有不完善之處。首先,他对可反身动词和不可反身动词的定义不够完善,他定义的不可反身动词是指“不允许动词的动作行为回指动词自身的主体,如剽窃、告诉等”。
      小李去年剽窃过那个人。
      小李去年剽窃过自己。
      从例(7)和(8)中,金钟镐得出“剽窃”是不可反身动词,但是我们可以说
      (9)小李告诉小王那个人去年剽窃过自己。
      也可以说:
      (10)我告诉自己要坚强。
      那么,“剽窃”到底可反身动词还是不可反身动词呢?
      另外,金钟镐(2003)提出的“自己”与域内主语形成照应的原则不够明确,他只指出“域内可反身动词允许‘自己’与域内或域外主语共指”,但未详细说明什么情况下“自己”可与域内主语共指,什么时候可与域外主语共指。并且,此方法没有解释“自己”的主语倾向性。
      郑众&刘振前(2011)将及物动词的语义指向分为长指向(+SO)、近指向(-SO)和多指向(?SO)。他们提出的长指向动词是指在动词语义影响下能够使“自己”发生长距离约束的动词,与长指向动词对应的则为近指向动词,多指向动词则指动词的语义不能使“自己”选择唯一NP作为先行语的动词。
      本文认为,“自己”的长距离约束是“自己”主语倾向性的结果,其照应特性受动词语义指向的影响,,下面从主句动词语义指向的角度解释“自己”的特性。
      1.主语倾向性。
      (11)张三i告诉李四j说自己i/*j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