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19-07-23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范家丽 么文浩
      【摘要】幽默是国外影视作品中十分常见的艺术手段,它既体现了人物的性格又能带给观众轻松愉悦的感觉。影视作品的幽默主要体现在幽默的表演和幽默的语言中,幽默的表演通过滑稽的肢体动作来达到效果,而幽默的语言则反映在影视对白之中,是一种智慧的体现。本文将针对影视作品中语言的幽默所采用的常用的修辞手段,分析这些修辞手段所表达的幽默效果,并通过翻译批评挖掘和总结影视字幕英汉翻译中幽默语言的翻译方法。
      【关键词】影视翻译;幽默;修辞
      引言
      影视作品里常常有幽默的成分,为观众带来轻松愉快的感受。影视作品的幽默主要体现在幽默表演和幽默语言。其中,幽默的表演体现在演员的夸张的动作神情以及荒诞的剧情本身;幽默的语言则反映在影视对白所包含的语言智慧中。根据奈达的翻译理论,影视字幕翻译中,在翻译幽默的对白语言时,不仅需要译文含义准确,更要让观众体会到语言的幽默的效果和魅力。试想,在观看一部有背景笑声不断提示笑点的外国情景喜剧时,观众虽然理解字幕译文的含义但却无法理解笑点在哪,这样的观赏体验想必是观众们不愿享有的,也自然会引起观众对翻译的质疑。所以,欣赏字幕译文所传递的原作幽默语言的智慧也是一种必须的观赏体验。研究影视字幕语言幽默的原理和效果以及翻译方法对于影视作品的传播效果十分重要。然而关于影视字幕翻译的幽默的研究却不多。在CNKI期刊数据库中检索发现,截至2019年前,以“影视翻译/字幕翻译”和“幽默”为主题词的核心论文一共只有12篇,且大多均从宏观的跨文化角度出发探讨字幕对白中的幽默效果和相应的翻译(陈靖,汪颖,2012;邓宏春,2014;吴全生,2018)。
      而从微观来看,翻译活动的直接对象就是语言,而语言的幽默或语言的智慧就体现在语言的修辞之中。国内第一部也是目前唯一一部专门研究研究情景喜剧的幽默翻译的专著《情景喜剧的幽默翻译研究》虽有从修辞角度专门讨论了文字游戏类言语幽默的汉译(董海雅,2011:97-119),然而讨论的修辞手段大多为音律修辞,例如,首音互换、字词拆分、别字、双关、谐音、押韵等。而所讨论的这些修辞手段大多又均和一语双关的语言智慧相关,导致概念和举例的实质逻辑略有模糊和重叠。对于影视对白语言本身的幽默效果实现所采用的各类修辞手段和对应的翻译策略,仍有继续描写和深入研究的空间和需要。本文将重点讨论影视字幕英汉翻译中幽默语言所采用的常见的几类修辞手段,结合案例进行基于影视声画的多模态视角分析,并据此提出影视字幕英汉翻译中幽默语言的翻译策略。
      一、双关语
      双关语(punning)是一种玩味词汇形式和含义的修辞手段,通过异字谐/近音或同字多义达到一种风趣、幽默的效果(冯翠华,2004:235),是影视对白语言实现幽默效果最常见一种的修辞手段。這种修辞手段通过有意地使语句具有双重意义,达到一种言在此意在彼的效果,使幽默表达更含蓄,加深观众印象。具体来看,影视对白的幽默语言所采用的双关语修辞手段可分为谐音双关和语义双关。其中,谐音双关是使用音同或音近的词语或句子语义来实现双关,而语义双关是在特定语境中利用词语或句子的多义性来达到双关效果。下面将分别进行讨论。
      1.音同双关。谐音双关在影视对白中很常见,特别是英文中又有许多发音相近的词,这就为制造双关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基础,并且能巧妙的使用双关也是体现了人物的“智慧”。
      例如在美剧美剧《破产姐妹》第一季第5集中,有一段发生在麦克斯和奥列格间的对话。剧中,泼辣的餐馆服务员麦克斯为了赚钱举办了一次复古风的90年代主题的骑马派对,正在招呼络绎不绝的客人时,看到了同在一个餐馆打工的厨师奥列格闷闷不乐地站在一旁。麦克斯上前就问“What’s up, Oleg? Not enjoying the ‘90s horse party’?”,结果奥列格回答道“I thought you said ‘90 whores party’”。原来,因为在英文中“horse”与“whores”发音相同,奥列格误解为是一次可以和各种风骚女子搭讪的派对。听起来两人说的是一回事,但是实际意义却未然,观众心中就此产生了反差,达成了幽默效果。
      在翻译的时候,,如果将“90 whores party”直接译为“九零年代妓女派对”,不仅过于露骨和不雅(“whore”可以表示男性对风骚女子的蔑称,不一定非是实际的从业者)。且与本身这种含蓄的幽默效果不符。网络版的字幕中将两句分别处理为“奥列格 怎么了 不喜欢九零年代与马共舞派对吗”和“我以为九零年代与‘马子’共舞派对呢”。可以看到,字幕译文将“whores”翻译成“马子”,不仅与之前的“与马共舞”中的马实现了双关的呼应,又能表达出剧中奥列格的猥琐,突出这段的笑点,可谓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翻译。
      2.音近双关。谐音双关还包括相近发音的两个词,通过含义上的强烈反差所形成的语言智慧的“回味”,来实现幽默的效果。
      例如,在美剧《破产姐妹》第四季第17集中,有一段发生在卡洛琳和纳西特的对话。剧中卡洛琳曾是富家女,然而一夜破产,生活困窘,在小餐馆做服务员,和贫民出身的麦克斯是同事。有一天,一个叫纳西特的帅哥来到店里,假借捡到卡洛琳手机的借口,欲搭讪她的同事麦克斯。明知道手机不是自己的,只是帅哥搭讪别人的借口,嫉妒且羞愤的卡洛琳说“I don’t have an iPhone 6. I have an iPhone sick”。而且“sick”在发音时重读了词首和元音,轻读了词尾辅音,于是听起来和“6(six)”十分接近,构成了双关。“sick”谐音“six”,本身有“恶心”的含义,生动地体现了从富人沦为穷人的卡洛琳的嫉妒的小情绪。这种强烈的反差让观众回味于对白语言的智慧和幽默,不由会心一笑。
      然而,如果将“iPhone sick”处理为“iPhone 恶心”之类的,无法将这样的语言智慧和幽默体现出来。在网络版的字幕译文将这句处理为“我没有iPhone 6 我只有一部iPhone瘤”。这样的见招拆招,通过从“6”(liu)的近音字中选了一个最让人不舒服的词“瘤”来翻译“sick”,生动地再现了卡洛琳的反感情绪。这样,既达到了谐音双关的特点,也能体现原英文对白想要表达的信息,可谓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