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03-1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作者:王永君 王丽钦
      【摘要】二语习得即对母语进行熟练掌握的基础上通过何种方式了解和学习第二种语言的行为。在进行二语习得的过程中通过“以写促学”的方式能够有效的增强学生对于二语的学习与掌握,能够有效的促进二语知识在意义与形式上的发展与创新,“以写促学”也能够较好地加强学生对于语言的理解与产出的紧密结合。本文对二语习得的概念进行了概述,对于二语习得“以写促学”的理据和路径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探究,能够为今后的二语习得“以写促学“提供可靠的理论依据。
      【关键词】二语习得;以写促学;理据;路径
      【作者简介】王永君(1981.03-),男,汉族,山西忻州人,山西大学讲师,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二语习得;王丽钦,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第三中学。
      20世纪后半期,“二语写作”的研究方法、研究对象等逐渐地趋于成熟,相关研究读物也得到了较好的建设和发展,并最终形成了一整套系统完整的研究理论,成了一门独立的研究学科。长期以来对于“二语习得”和“二语写作”的研究一直都是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对于这二者之间的交叉研究和跨学科研究非常少,但是一直以来都有相关学者认为这两者之间是可以进行交叉研究以及跨学科研究的。
      一、“二语习得”与“以写促学”概述
      二语习得理论第一次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是在1967年,Larry Selin Ker(中文译名:克拉申) 在专著《语言迁移》中首次介绍了中介语理论,以此为重要标志,第二语言习得理论正式有了属于自己的研究领域。二语习得是一门综合了语言教育学、社会学等多种学科知识的新学科,自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各家学者对于二语习得研究的侧重点各异,描写、假设、实验等是最常用的几种研究方式。笔者从“以写促学”的角度对于二语习得开展深入的研究,在此研究中最重要的就是研究二语习得的几个发展阶段。
      1.知识的内化阶段。这一阶段是二语习得开展阶段,在这一阶段的学习过程中学习者应当尤其注意建立二语形式与意义上的连接。
      2.知识的重构阶段。在这一阶段中通过持续地对语言进行输入以及反馈,学习者将在第一阶段建立的形式与意义上的连接进行进一步的精簡和提炼。
      3.知识的巩固阶段。学习者在对二语知识的反复不断地提炼与加工中,对知识进行更深层次的巩固,使得知识在运用时能够更加流畅,增加知识运用得广度和深度。
      以上对于二语习得中的内化、重构、巩固等三个阶段的划分相对来说仍然比较宽泛,因此可以将这些发展阶段进行更深层次的细化研究,并且甚至还会出现进行细化后的过程会横跨几个不同的发展阶段的情况。
      二、二语习得“以写促学”的理据
      1.对输入的关注和吸收控制。“输入假说”是克拉申关于二语习得五个假设中最重要的一个假说,“输入假说”最主要的也是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与以往的教学方法完全不同。在以往的英语教学中,他们认为应当采用先让学生熟悉语句结构,然后再让学生进行实际的运用这些句子进行与他人之间的交际,但是克拉申在“输入假说”中认为:真正的语言是在不断地大量输入产生的,因此学习者在二语学习当中进行大量的输入学习。学习者受实际的二语水平的限制,在口语输入以及书面输出当中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漏洞,并且相对于口语输出而言,书面输出时学习者更容易发现在学习当中存在的问题。“重述”是一种特殊的输入方式,学习者可以将自己的书面输出文本与自己在重述之后的文本进行对比,能够帮助学习者及时的发现和解决在交际当中存在的问题。根据以往的研究表明,当语言学习者在将自己的输出文本与和此相关的输入进行对比时能够有效地语言表达,促进语言水平的提高。写作能够有效的促进语言学习者对学习当中的漏洞进行反思以及纠正,对于语言学习能够产生有效地促进作用。这种由重述与书面输出之间产生的冲突对于语言学习产生的积极作用是口语输出所无法达到的。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对写作任务进行重复并不能够有效地得到新的输入,重述仅仅是为语言学习者提提供调整之后的输入而已。
      2.关于二语新知识的创造。关于二语习得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二语输出的过程中是否能够创造出新的知识?笔者根据相关实践研究发现,通过书面输出能够创造出新的知识。写作虽然不能够直接地创造出新的知识,但是通过写作能够有效的促进语言学习者对于语言特征的有针对性的关注,因此写作是创建新知识的有效途径。“语言化”是指语言学习者在协同任务当中将一些隐性的知识进行再加工和再创造。因为,已经有研究表明,协同写作比独立的写作更能够语言学习者自身的语言发展。通过语块的形式,学习者能够将对于语言的认知存储于记忆当中,有利于后续对于这一部分知识的调动。
      显性和隐性是语言知识存在于人的头脑当中的两种最主要的方式,但是,长久以来,对于这两种方式之间是否存在一个明确的界面,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经笔者研究后发现,通过写作能够有效地调动显性知识,而在协同任务当中能够有效的促进自身对于头脑中存在的隐性知识的认识和分析。由此,笔者认为对于隐形和显性知识的界面的争议其实就是有关二语发展的一个中心议题。大多数学者在研究中都发现,在二语学习当中,显性知识能够通过教学转化为隐性知识,并且只有通过语言输出才能够有效地促进这一知识的转变。
      3.兼顾语义和形式。兼顾语义和形式是指学习者在语言学习当中,在包含意义的情况下,将注意力转移到关于语言的编码特征上。在口语输出与书面输出的过程中对于语言的意义与形式的解码需求被称为强制性输出。语言学习者在口语输出与书面输出中加工语言只是为了能够更加有效的理解输入的内容,这种方式无法直接的实现语言习得。经笔者的研究发现,语言学习者只有在学习当中积极的连接语言形式与意义,同时对于句法的编码基于特别的关注,才能够有效地提高语言习得的效果。总而言之,,要想在二语习得中使语义形式得到共同发展,那么就必须要尤其注重对于二语输出的学习。
      一系列的研究表明,相对于口语输出,写作更能够促进语义和形式的发展。其中,写作比说更花费时间,在写作的过程中语言学习者将会把大量的时间放在对于与语言知识的提取与构思当中。以往有关构思对于写作影响的研究大部分都是在“有限注意力模型”(Limited capacity model )下开展的,该框架认为人的大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因此,如果能够将构思的时间进行增加,那么将会能够有效的增加语言学习过程中对于输出的关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