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0-03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斯蒂芬·欧文(Stephen Owen,1946—),美籍文学研究领域的奇才,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古典文学和比较诗学。欧文从西方人的视角,以独树一帜的研究方法和对中国古典诗文与众不同的阐释,吸引了国内外越来越多关注者的目光。以“唐诗王国的异乡人”自称的欧文也给自己取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名字——宇文所安。“宇文”是中国少数民族的汉姓,而“所安”则出自《论语》中的“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
      【关键词】唐诗;翻译;杜甫
      【作者简介】王珊,田耀,天津外国语大学。
      一、 宇文所安的学习和研究经历
      宇文所安1946年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随后移居马里兰州,在那里的图书馆,他第一次读到英文版中国诗选,从此与中国古典诗文结下了不解之缘。
      19岁那年,进入耶鲁大学学习的宇文所安自然而然地选择了中国语言和文学专业。字正腔圆、平仄押韵的汉语对于宇文所安这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来说,学习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我初学中国文言文是19岁,当时除我之外没有其他本科生学古汉语。20世纪60年代冷战正酣,美国连学习现代汉语的人都很少。”在汉语学习的基础上,宇文所安开始了对《全唐诗》的学习和研究。他的父亲曾担心他这个研究诗歌的职业难以谋得生计,而他却以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在这个领域闯出了一番天地。
      1972年,宇文所安获得耶鲁大学博士学位,1994年被聘为哈佛大学比较文学讲座教授,1997年被授予詹姆斯·布莱恩特·科南特校级教授。在此期间,宇文所安的各种著作陆续出版,在前人研究积累最为深厚的唐诗领域,给读者带来了耳目一新的解读,包括《初唐诗》《盛唐诗》《中国“中世纪”的终结:中唐文学文化论集》《晚唐:9世纪中叶的中国诗歌》。他的研究领域也由唐诗逐渐扩展到中国古典文学。作为一名西方学者,宇文所安深知自己无法像中国学者那样从中国优秀研究成果中获益的局限,但他也得以从崭新的视角审视与解读唐诗,为唐诗的研究注入了新活力。
      宇文所安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中西方学术界的充分肯定与重视。2005年,他荣获“梅隆基金会杰出成就奖”;2018年,他和斯波义信教授(Yoshinoub Shiba,Japan)一同获得了“唐奖”汉学奖,这是对宇文所安在中国古典文学,尤其是唐诗领域所作贡献的一次极大肯定。
      二、 宇文所安与唐诗的研究与翻译:文化的相遇
      宇文所安認为,对于欧美读者来说“中国古典诗歌非常需要一位代言人”。从《中国文学选集:从先秦到1911》到《杜甫诗集》的出版,从收录先秦到清朝600余首文学作品的杰出译作到厚达3000页的杜诗全译本:将中国古典诗文译介到西方世界一直是宇文所安的工作重心之一。
      唐诗有着多种多样的形式和丰富多彩的内容,但欧美学者普遍倾向于把它们笼统地作为“中国诗”来翻译,“很多不懂中文或中国文化的人觉得,‘中国诗’是一个单一、雷同、死板而概念化的东西”。宇文所安却一直致力于呈现给每位作者不同的声音:“我在翻译时非常努力呈现出唐诗每个时期、每种风格以及每一流派的不同:要让美国人或英国人一看到我的翻译,就立刻知道这是杜甫的,那是苏轼的,而不是其他人的诗。” 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中国读者赞不绝口的古典诗歌也可以得到美国读者的欣赏与认可。
      三、宇文所安与杜诗全译本: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2018年,首部杜甫诗歌的英文全译本——《杜甫诗集》问世。宇文所安花了8年多的时间,最终完成了这本共6卷、3000页,重达9磅的文学巨著,共收录了1400多首杜甫的现存诗歌。
      对于宇文所安来说,第一次读杜甫的诗至少是50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无论是20岁的他还是70岁的他,总能为杜诗所吸引。在宇文所安眼中,杜甫是能和莎翁媲美的伟大文学家,他认为,杜甫这样的诗人并不只代表过去,他诗中的很多东西对当今读者仍有启示意义。“在《醉为马坠,诸公携酒相看》中,杜甫写他醉酒后炫耀马术时坠马,,成为笑柄。‘人生快意多所辱’,这句诗体现的人性真理,其他诗人写不出来。当知道一千多年以前的杜甫就这样自我解嘲,我们就不会对自己的类似经历自怨自伤。”
      在这本杜甫诗歌全译本中,有一些广受好评的诗句,如《月夜》和《春望》,但是宇文所安认为:“当你走出这些著名的诗歌,会发现一个更有趣的诗圣形象。”“杜甫是一位与众不同的诗人。当他和家人搬到成都时,他写了一首诗给那些想要果树和陶器的人,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位诗人写过这种题材的诗。杜甫还有一首写给仆人的诗,他称呼仆人的姓名,赞扬他修好了家里的水管。”这些诗歌读来妙趣横生,让读者看到了诗人杜甫在真实生活中的探索与乐趣,而不仅仅是“诗圣”杜甫纯粹的诗歌世界。但遗憾的是,它们中的大多数没有被选入市面上所流行的杜甫诗选中,这也正是宇文所安以杜甫全集为底本的原因。“杜甫在他的诗中有对战争的广泛探讨,但也有关于豆酱的诗,有抱怨蔬菜不新鲜的诗,还有关于取下葫芦架的诗,杜甫将这项平凡而艰巨的任务比作商朝的灭亡。”“读到杜甫全部的诗,你会立即明白他为什么独一无二。”宇文所安表示,“他活在他的世界里,如同我们活在我们的世界里。不同之处是,他在他的世界里发现了诗。”
      翻译杜诗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它们没有时态,也很少使用代词,有时候很难分辨一个名词的单复数。”而诗歌追求的朦胧美也很难把握。在这种情况下,宇文所安对杜甫作品的解读饱受争议,再加上满满当当的教学和演讲工作安排,宇文所安只能利用闲暇时间和假期进行翻译工作,原计划三年完成的全译本,延长到了八年。
      撇开种种困难不谈,这个项目是宇文所安酝酿已久的梦想。2005年,美国梅隆基金会颁发的杰出成就奖为宇文所安提供了150万美元的奖金,他用这笔钱发起成立了“中华经典文库”丛书翻译委员会,而《杜甫诗集》是这一系列丛书的第一本。“像其他悠久文明一样,中国也应该有像洛布这样的经典英译丛书。”宇文所安表示,“我希望通过翻译杜甫诗歌全集,鼓励出版一套相似的中国文学经典文库。我们陆续要进行的翻译项目,包括李白、李清照、嵇康、阮籍等人的诗歌全集。等有足够的资金后,我们可以筹划更多长期的项目,比如翻译《资治通鉴》。我们希望最终可以上达先秦,下通明清。”
      四、结语
      在哈佛杂志的报道中,同事们称宇文所安有“一种翱翔天际、极富想象力的自由精神”,足以与“诗仙”李白相提而论。从事中国文学研究以来,宇文所安编纂出版了数十本关于中国文化的著作,他的深入品读和独到视角,为中国文学研究提供了新方向,同时也让西方世界领略到中国古典诗文的独特魅力。在宇文所安看来,欣赏古典诗文不只是研究者的事情,他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中国古典诗文走出文学的象牙塔,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参考文献:
      [1]季进,钱锡生著.探寻中国文学的“迷楼”——宇文所安教授访谈录[J].文艺研究,2009,9:63-70.
      [2]崔莹.宇文所安:杜甫在中国文学史上独一无二[OL].载腾讯网,2016,5,17,2019,5.https://cul. qq.com/a/20160517/032233.htm.
      [3]Khadka, Ahilya. Professor First to Translate Chinese Poet’s Complete Works[OL]. The Harvard Crimson. April 21. 2016. April 2019. https://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6/4/21/professor-tra nslates-chinee-po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