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2022-09-24 所属栏目:优秀论文 点击:

      摘 要:近年来,随着应用语言学对语料库和话语分析的关注,以及教学法从结构教学法向交际语言教学(CLT)和任务型语言教学(TBLT)的转变,发展学习者的交际能力成为核心目标,因此,ELT教材的真实性得到更多关注。本文通过回顾最近对话语、语用和社会语言能力等相关领域的研究,总结真实语料的不同定义,发现ELT 教材的语言与真实语料之间存在一定差距,为教师、教材编者和研究人员提供了可行性建议和策略,以培养学习者的交际能力。
      关键词:真实性;真实语料;ELT教材;交际语言教学法(CLT);任务型语言教学法(TBLT)
      引言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研究学者借助不断增长的语料库语言学体系,进行了大量关于口语语法和话语分析的研究。这一研究趋势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教学法从结构性教学方法向交际语言教学 (CLT) 和任务型语言教学法(TBLT)的转变。 Widdowson指出语言学习中的任务是“专门为学习者设计的”“不必复制甚至模拟正常使用语言时发生的情景”。此外,Gilmore补充说“不真实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然而,由于 TBLT 的核心目标是培养学习者的交际能力,任务应该反映现实世界。在定义任务时,Ellis强调,任务应该导致语言的使用符合“语言在现实世界中的使用方式”。同样,Shehadeh将任务定义为“以反映现实世界语言使用的方式”传达意义的活动。Willis D和 Willis J也主张任务应该 “反映现实世界”。为了培养学习者的交际能力,一个关键问题是在教学实践中应用真实语料。
      一、真实性的定义和来源
      关于真实性的定义范围很广,在表述上略有不同,因此,真实性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也就不足为奇了。Harmer将真实文本定义为“为母语人士设计的文本:它们是‘真正的’文本,不是为语言学习者设计的,而是为语言使用者设计的”。Jordan将真实文本称为“不是为实现语言教学这一目的而编写的文本”。Peacock将真实语料描述为“为满足使用该语言社区内的某些社会需求而产生的语料,而不是为第二语言学习者设计的语料”。然而,这些定义将语言的真实性局限于母语人士,忽略了英语作为通用语的普遍性。Gilmore将真实性定义为“来自真实演讲者/作家的真实语言,为真实受众提供真实信息”。使用这种描述,可以通过参考其话语上下文和交互模式来判断文本是否真实,这符合 Ellis确定的两种真实性,即情景真实性和交互真实性。前者指的是“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情景”,而后者指的是“交互模式与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情景相似”。与真实性相反,编造的语料被描述为“为了实现说明语言的某一特征或规则的教学目的,而专门编造或发明的语言示例”。
      参考上面的定义,相当多的例子都可以归类为真实语料,例如报纸、杂志、歌曲、教师课堂谈话、情景喜剧、随意交谈、短信、母语和非母语者之间的电话交谈。然而,尽管上述例子被认定为是真实的,但它们具有不同的话语特征。其中一些例子天然比其他例子更具可教性,因为其本身语言更容易输入,,同时也能激发更好的语言输出。也就是说,真实语料并不总是比编造文本更好。由于 TBLT 的基本目标是培养具有交际能力的学习者,教师无需为语料是真实的还是编造的而烦恼,应鼓励教师使用任何有利于培养学生交际能力的材料或任务。
      二、真实性与教材的差距
      人们早就认识到教材语言与真实语言的使用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一些探索交际能力不同领域的研究表明:教学实践和真实世界的互动之间仍然存在差距, 是时候对教学大纲和教学材料设计进行改变了。以下是对话语、语用和社会语言能力等相关领域近期研究的回顾。虽然远不够全面和充分,但可以为教学实践提供一些启示。
      (一)话语能力
      随着对语料库语言学和语篇分析的研究日益增长,越来越多的研究关注 ELT 教材中缺乏与语篇特征相关的示例。Gilmore对从七本已出版的ELT教材中选取的七次服务情景对话特征和真实世界对应的情景对话特征进行比较,发现真实世界对话的长度几乎是编造对话的两倍,并且它们在一系列话语特征上都有所不同。他还比较了一些之前的出版物和最近的出版物,發现最近的教材开始包含可在真实语料中识别的话语特征。尽管他的研究样本很小,但可以说明教材编者开始有意识地将真实语料纳入教学材料中,这可能是因为对话语分析和 TBLT的研究越来越多。Cullen 和Kuo通过研究自2000年以来出版的24本通用英语教材,发现这些教材在一定程度上使用了口语语法。同样,他们发现,在过去的20年里,ELT 教材的编者一直试图将真实世界使用的语言特征和各种口语语法现象(归功于日益发展的语料库研究)引入到教材中,但现阶段在教材中的呈现方式有一定局限性:倾向于强调意群、语块,而忽略对话特有的语法结构。
      学习者的话语能力可以通过扩大他们话语特征的词汇和句法库来提高。教授话语特征或口语语法的基础是承认口语与书面语言不同,它们在不同方面拥有同样复杂的话语特征。关于话语特征的可教性,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可以将具有某种话语特征的真实语料适应于不同层次的学习者。一些特征,例如使用话语重复和犹豫技巧,对于初学者来说就很容易学习;还有一些特征,例如如何组织语言结构并将其应用于不同类型的连贯文本中,这一技巧也许只能被高阶学习者掌握。
      考虑到真实语料的来源,很多专家学者主张将语料库纳入课堂教学和活动。John建议教师在教学中使用语料库,让学习者直接面对数据。这种课堂活动通常被称为数据驱动学习法 (DDL),学习者可以“通过指导性任务或通过基于语料库的数据材料(例如讲义上的索引列表),获得使用语料库的实践经验”。为了使教师熟练使用DDL,O'Keeffe和Farr主张将语料库语言学整合到语言教师初级教育和培训计划中,以提高他们的研究和教学技能。在教授话语特征的情况下,剥夺学生体验真实世界自然发生的互动是不公平的。教师无法教学生自己认为正确的内容以及自己认为他们需要的内容。根据学习者的英语水平和教师的教学计划,教师可以为学生精心挑选和调整教学材料,并可以根据真实数据的难度对任务进行分级。

    20220920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