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0-10-04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治愈系”是20世纪末出现的新名词,最早指日本流行的节奏舒缓、放松心情的音乐门类,随后范围逐渐扩大,以柔情、温暖和充满希望为主题的文学作品也被归为“治愈系文学”。本文试以美国女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发表于1868年的文学作品《小妇人》为例,浅谈作品中的治愈主题。
      【关键词】小妇人;治愈系文学
      【作者简介】陈佩,西安工程大学。
      随着经济飞速发展,高强度的工作和社会生活使人们越来越焦虑,20世纪末出现的“治愈系”文化,通过具有治愈疗效的文学、影视和动漫等方式帮助人们重新构建精神世界。其中,美国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所写的具有自传性质的小说《小妇人》以朴素亲切的语言讲述温情,以真实温暖的内容打动读者,因而被广大读者纳入治愈系文学一类。
      一、用感情表达治愈
      对于阅读奥尔科特《小妇人》的受众来说,他们会与作品中亲情、友情、爱情这些具有生活化主题引起共鸣,这也正是《小妇人》能治愈创伤的原因。情感是治愈系文学中不可或缺的因素,《小妇人》之所以能够吸引大量读者,就在于作品中的情感基调能够满足读者的情感诉求。
      1.在亲情中感悟幸福。《小妇人》为读者树立起了一对坚强勇毅、相互扶持的马奇夫妻,他们在四姐妹的成长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马奇先生是一位性格温和、为人勤勉、智慧过人、闵爱众人的绅士,他喜欢阅读书籍并充满智慧;马奇太太是一位知书达理、深谙言传身教的优秀母亲,小说一开始,她带领女儿们将自己的食物转赠给一户穷苦人家,让女儿们感受到帮助他人的快乐。正是这样一对优秀的父母,才能培养出四位优秀的女儿。在孩子们做错事或遭遇困难时,以亲身经历和感悟作为教育范例,耐心开导。小说中,梅格正烦恼于参加舞会时听到的流言蜚语。马奇太太通过真挚的语言向女儿们讲道,她希望女儿们美丽善良,多受人爱慕、受人敬重,希望女儿们重视感情超过金钱,能够被好男人爱上并选为妻子,感受女人一生最大的幸福。
      同时,四姐妹之间相互帮助的和谐氛围也对她们的成长大有裨益。作为一家之主的马奇先生上前线后,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马奇太太和四姐妹身上。对她们来说,生活是艰辛的,团结友爱共渡难关才是最为重要的。梅格和乔分别担任两个妹妹的守护者和知己。乔努力撰写文稿以换取稿费,为妹妹贝思创造舒适的生活。在贝思病重的时候,也正是乔的慷慨解囊使她能有机会到海边去疗养身体。乔尽心尽力地照顾着贝思,在她病逝后,乔按照她的心愿继续照顾其父母。虽然乔和艾米在性格和喜好上大相径庭,甚至两姐妹也有过争执,但这丝毫不妨碍两姐妹之间的感情。艾米周游欧洲时,姊妹俩依然牵挂彼此。
      在小说中,我们看到了一幅幅温馨动人的家庭画面,正是通过良好的家庭氛围和相互扶持的姊妹关系的影响,四姐妹才最终成长为人格完善的小妇人。
      2.在友情中体验幸福。《小妇人》一书中关于友情的描写,主要体现在马奇一家与劳伦斯爷孙俩之间,通过平日生活中的交往让彼此感受到幸福与温情。乔和劳里的友情始于一场舞会,不爱社交的劳里遇到裙子坏掉的乔,两人在舞会外的走廊上自在随性地共舞,随后两人建立起深厚的友谊;而老劳伦斯先生与贝思之间跨越年龄的友谊更显得弥足珍贵:老劳伦斯先生邀请贝思来家里彈琴,贝思做了一双鞋送给老劳伦斯先生表示感谢,老劳伦斯先生回赠了一架去世的孙女用过的一架钢琴。正是因为两家之间的友谊,,既让马奇太太和四姐妹得到来自邻居的照顾,更让原本关系紧张的劳伦斯爷孙俩逐渐了解彼此,消除了隔阂。
      3.在爱情中寻找幸福。(1)梅格与约翰。作为马奇家长相出众的长女,梅格主要在家承担家务活儿,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年轻的梅格曾爱慕虚荣,想要进入上流社会。参加舞会时,她将自己努力打扮成有钱人的样子,以满足虚荣心和掩饰自身的贫穷。但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梅格迅速成长起来,甚至为自己的爱情而放弃了继承巨额财产的权利,她和约翰靠一份微薄但自食其力的收入生活。婚后的梅格并没有完全成为一位隶属于丈夫的家庭主妇,她和约翰两人相互尊重、相互帮忙,共同完成家务劳动,例如准备食物来招待客人、照顾孩子。夫妻俩虽然依旧延续着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但并非完全明确分工,而是共同承担起家庭责任,实现了两人的共同成长。
      (2)艾米与劳里。艾米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位有钱人的太太,她到欧洲后,与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有钱有门第的费雷德·沃恩再次建立联系。经过相处,费雷德甚至打算向她求婚。可在此时,艾米又一次遇到了劳里,这位相识多年的邻居让她对自己与费雷德之间这种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感情产生了怀疑。最终,艾米遵循自己的内心,选择了与自己患难与共的劳里,两人拥有了温馨美满的家庭。
      二、用女性主义表达治愈
      《小妇人》反映了当时美国社会中女性意识的现状和发展趋势,特别是自由女性主义。小说中性格迥异的四姐妹身上,都表现出女性尊重自我的意识。
      1.男性角色的弱化。19世纪的美国社会,男权主义依旧盛行,男性作为家庭的支柱和主体,妻子大多数时候仍旧属于附属品。在《小妇人》中,通过弱化父亲角色的话语,对女性意识复苏进行治愈。
      小说伊始,马奇先生前往战场,用马奇太太的话说,就是“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献给我心爱的国家”,马奇先生往往是以书信的方式出现,到后来他回家后,也是常常将自己关在书房里。这种人物设置在四姐妹成长的过程中,母亲起到了无可替代的重要地位,马奇太太既要扮演缺位的父亲角色,又要展示作为母亲的柔情,因此她拥有一切高尚可贵的品质,这样一位完美的母亲在孩子成长中所起的主导地位,正是作者想要表达的女性觉悟的苏醒。
      此外,由于马奇太太和四姐妹均为女性,小说中女性掌握话语权和经济权得以实现。在父权社会,发声的往往是男性角色,掌握经济的往往也是男性,《小妇人》中女性掌握这两种权利,从而使女性在男权主义社会中实现自我价值:男性角色的缺位让马奇家中发声的都是女性,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女性可以自由、随意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极大地扩大了女性的话语权,使女性可以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并且不被男权主义的声音所压制;同时,四姐妹都需要靠自己的努力来获取经济独立,梅格担任家庭教师,乔以写作来赚取酬金,艾米照顾马奇婶婶,贝思从事缝缝补补的工作,女性通过工作获得了经济独立,为争取社会地位奠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