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物属性
  • 刊物名称:校园英语
  • 国内刊号:CN 13-1298/G4
  • 国际刊号:ISSN 1009-6426
  • 邮发代号: 18-116
  • 数据库收录:中国知网
  • 投稿邮箱:
      tougao@xiaoyuanyingyu.com
  • 时间:2021-06-22 来源:校园英语杂志社

      【摘要】本文以Lawrence Venuti(1995)的“归化”与“异化”翻译方法为理论基础,以语料库工具Tree Tagger和AntConc为研究工具,通过词表差异定量分析《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John Turner和许渊冲译本,试图总结中外翻译家在进行古诗汉译英时翻译手法的区别。通过观察并对比两个英译版本中各类词性的频率和占比大小、情态动词使用频率以及动词时态多样性,本文得出结论:许渊冲译本相对更倾向于“异化”,,即保留原诗语言文化表达习惯,而John Turner译本更加“归化”,更方便英语母语者理解。
      【关键词】归化;异化;古诗汉译英;定量分析
      【作者简介】颜宇琛(2000.04-),男,汉族,山东济宁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本科在读,研究方向:英汉翻译对比。
      一、 引入与简介
      近些年来,作为中华文化的瑰宝,苏轼诗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英译版本为中华文化的海外传播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许多大翻译家,如林语堂、许渊冲以及外国学者John Turner和Burton Watson都曾翻译过这首诗歌。
      学界对于该诗歌汉译英版本的对比分析已有不少。康顺理(2012)曾将Turner和许渊冲的译本进行对比,认为许译更能理解原作者的创作情感。江晓宇(2015)使用语料库研究方法对四种译本进行了“定量化”对比分析。包镝(2018)又一次对这两个译本进行了对比,认为许译更胜一筹。陈贤德和王帅(2020)则采用许渊冲的“三美论”为理论基础进行了分析。
      然而,虽然相关研究较多,但至今仍未有研究将Turner和许渊冲译本进行“定量化”的对比分析,因此本文决定将语料库研究方法引入翻译对比研究,将“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进行结合,以“归化”和“异化”为理论基础,总结中外翻译家在进行古诗汉译英时翻译手法的区别。
      Venuti于1995年第一次提出“归化”和“异化”的翻译理论。通常,“归化”更多采取目的语的写作手法和习惯,这要求译者完全理解原文并译出方便读者理解的文字。与之相反,“异化”则是要接受目的语和源语的区别,要求译者尽可能地在译本中保留源语的表达习惯,为读者提供一个通过译本探索源语文化的机会。
      Venuti(1995)认为,“归化”是为了方便读者阅读和理解,而“异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文化交流”,而这也渐渐成了译者选择翻译方法的指导纲领。但无论如何,这两种方法都无法独立于彼此而存在,而对于译本的研究,也仅仅局限于分析其更倾向于“异化”或“归化”。
      本文将试图解决两个研究问题:第一,此两译本是否有很大的区别,谁更倾向于“异化”,谁更倾向于“归化”?第二,这些区别是如何体现的?为了解决以上两个问题,本文将以Tree Tagger和AntConc为研究工具,通过词性标注和词性频率汇总,观察一些较为明显的区别,以更好地从语言学角度对比两个译本。
      二、 讨论与分析
      本文对比了词性标注后由AntConc生成的两个词表。通过观察,本文发现两个译本中有三处明显的区别:各类词性(以Tree Tagger分类为准)的频率和占比大小、情态动词使用频率以及动词时态多样性。
      1. 各类词性占比对比。Turner译本含168个词,由27个不同的词性组成,而许渊冲译本中有157个词和24个不同的词性出现。安桂芹和马玲(2009)曾指出,英语更强调逻辑连结性和客观性,而中文更注重“直觉性”。这一思维模式的区别也导致了两种语言用词倾向的不同:中文更多使用动词,而英文更多使用名词。这在两个译本中也有所体现:Turner译本中名词占比最高(26.19%),随后是动词(16.67%);许渊冲的译本中动词占比最高(23.57%),而名词仅占19.11%。
      例一:
      原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Turner译本:As men have their weal and woe, their parting and meeting, it seems / The moon has her dark and light, her phases of fulling and waning.
      许渊冲译本:Men have sorrow and joy; they part and meet again; / The moon is bright or dim and she may wax or wane.
      在Turner译本中,“离合”这一意象是由“parting”和“meeting”来表达的,同时“圆缺”也是由“phases of fullness”和“[phases of] waning”来表达的。与此相对,许渊冲在翻译时使用了四个动词:“part”“meet”“wax”和“wane”。同样的意象,在译本中使用的词性却不同,这也体现了两位翻译家采用翻译方法的区别。
      2. 情态动词频率对比。除了动词和名词的使用倾向外,汉语和英语也在“准确性”上有所差别。中文的理解更多依赖于语境,即不把信息给全,而是让读者拥有自己的理解;英文更多使用在“低语境”社会,倾向于将所要传达的信息一五一十地用文字表达出来,相对更加“准确”。情态动詞具有“模糊性”,因此更多情态动词的使用会影响文本表达的“准确性”。
      这首诗歌两英译版本的对比,也同样体现了这一区别:Turner的译本中只有三个情态动词,占所有动词的10.71%,而许渊冲译本中有九个情态动词,占比24.32%,由此可见两译本在情态动词的使用上差别很大。
      例二:
      原文: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Turner译本:Yet would I crave one solitary boon: / Long be we linked with light of the fair moon. / Over large leagues of distance, thou and I.